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515章 偷入小楼

第515章 偷入小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后来的潘家呢?”张禹又提出来一个这样的问题。

    “潘家的生意也莫名其妙的开始衰落,特别是在潘重海心灰意懒,将位置传给三弟潘重河之后,潘家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很多人都希望潘重海重新复出,可惜潘重海一直也没有这个打算。”温琼在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是落寞。

    自己当初在嫁到潘家的时候,真是一肚子委屈,后来自己一心扑在事业上,本以为能够得到潘家的帮助,结果可好,潘家是一天不如一天。

    她这次来扫墓,一是为了拉拢戚武耀,二来也是希望能够劝说潘重海重新出山,掌舵潘家。

    结果不仅潘重海不答应出山,反而还把女儿给搭进去了。

    张禹知道,其实潘重海就算出山也没有用,就潘家祖坟这个样子,霉气这么重,子孙后代根本无法翻身。只能越来越差。

    迟疑了一下,张禹又道:“照你这么说,跟潘昌俊有深仇大恨的人,只有这个来英明了?可潘云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就算对谁下手,也不应该跟自己的亲生女儿过不去呀。”

    “到底会不会是来英明,我哪知道......而且,潘云是他骨血的事情,想来他也不知道。”温琼伤感地说道。

    “如果他真是那个毁了潘家的高手,那他一定能够算出来。对了,你知道来英明的生辰八字么?”张禹又问道。

    “他的生日都被我忘了,更不要说,什么八字了。”温琼无力地摇头。

    张禹看了看潘家祖坟的方向,又看了看那个山洞。现在的情况,远要比自己想象中复杂。如果排除了是同一个人所为,那在山洞中的布局的高手又会是谁?

    “阿姨,咱们去看看昨天救的那个潘明吧。”张禹突然说道。

    现在线索实在太少,想要找到潘云的中枢魄,犹如大海捞针,张禹不能放过没一个线索。

    “嗯。”温琼轻轻点头,转身向后走去。

    因为想到以往的伤心事,她有些魂不守舍,这一转身,脚下竟是一个踉跄,就势向旁边摔了过去。张禹一步抢上,忙将她扶住。

    “阿姨,你没事吧。”

    “还好,就是觉得有点累。”温琼擦了擦润湿的眼睛,说道:“你扶着我下去吧,我有点走不动了。”

    “好。”

    张禹扶着她走过前面的树林,小霞一直在那里等着,汇合之后,又一同下山。

    潘家村的人彼此都认识,想要找到找到潘明家并不难。

    车子刚到潘明家的院子外,就见潘重海从院子里走了出来。老爷子自然认识这车,但没有出声,只是一个默默地离开。

    张禹三人下车,在院子里还站着潘明的老妈,打了招呼,说是来探望潘明,被请了进去。

    潘明正躺在炕头上,人已经醒了,能看的出来,脸色有点青。得知是张禹昨天背他下山,潘明连声道谢。

    张禹客气地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们这次来,一来是探望,二来是想跟你打听一下,昨天咬你的是什么东西?”

    “是野狗。”潘明马上说道。

    “野狗?”张禹没想到潘明会这么说。

    他仔细地打量了潘明两眼,说道:“你确定是野狗。”

    “这有什么不能确定的......就是野狗......”潘明说道。

    “那就当它是野狗吧。”张禹淡淡一笑,看向温琼,又道:“阿姨,咱们走。”

    张禹三人出了潘
慕南枝小说5200
明家,上车之后,温琼就好奇地说道:“昨天小霞说他是被人咬的,我想应该没错。可他为什么会一口咬定,是野狗咬了呢?”

    “我想......他之所以这么说,一定是有人指使,而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潘重海。”张禹微笑着说道。

    “潘重海指使他说假话......这又是什么目的?”温琼不解地说道。

    “如果能进到他的别墅里看看,或许我能猜出个大概。”张禹说道。

    “他这个人现在很怪,根本不可能让人进到他的别墅里。”温琼皱眉地说道。

    “可不进去的话,根本查不出来这里面的猫腻。”张禹认真地说道。

    “你一定要进到别墅里吗?”这时,在前面开车的小霞突然开口。

    “你有办法?”张禹马上问道。

    “窗上的护栏,用手就能给掰开,里面的窗户虽然是反锁的,但是我也有把握给打开。”小霞又是这般说道。

    “那咱们回去之后,你就帮我将窗户打开,我进去瞧瞧。”张禹说道。

    小霞没有回答,倒是温琼淡淡地说道:“既然这样,你就把他将窗户打开。”

    回到潘重海的大院子,温琼故意问了一句,老爷子有没有回来,得到的答案是,老爷子没回来。

    张禹和小霞假装在院子里转悠,不是看看那两头鹿,就是到院墙边瞧瞧。

    一会功夫,就摸到了别墅的后面。

    他俩准备找个准备打开的窗户,将护栏给掰开,不曾想,竟然看到一个护栏是已经掰开的。

    “你瞧?”张禹指了指那个护栏。

    小霞也已经看到,低声说道:“这还真是巧了,竟然有现成的。会是谁给掰开的呢?”

    “我也纳闷呢?”张禹也是好奇。

    “我把窗户打开,你自己进去。我给你放风,一旦那老头回来,就给你打电话。”小霞说道。

    说完,她上去抓住护栏,先是试探地拉了下窗户,没有拉开。她跟着掏出一根很细的小铁棍来,在拉窗中间的位置轻轻一别,张禹都没看明白是怎么做的,小霞就已经再次动手拉窗,将窗户给拉开了。

    她跳了下来,张禹随即上去,穿过护栏,进到房中。

    这是一间花室,养着各种各样的花卉,有的话在开春之后就已经盛开,散着淡淡的幽香。

    花室能有二十多平,看不出来什么异常,张禹进而向前,来到门口,伸手将门拉开。

    紧跟着,竟然是一个相连的房间。这个房间很小,不过是七八平的样子,只有右侧摆了一个柜子,其他再什么也没有。

    “嗯?”

    张禹只停顿了两秒钟,有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的六识敏锐,顺着微笑,很快来到那个柜子旁边。他使劲嗅了嗅,血腥味是在柜子下面出来的。

    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个柜子,柜子不大,里面好像也没装什么东西。紧接着,他就现,在柜子旁边的大理石地面上,有被拖动的痕迹。

    这是大理石的地面,能留下这样的痕迹,只是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柜子经常被拖动。张禹马上拖动柜子,很容易就让柜子拖到一边,再看原先柜子的下面,竟然露出来一条能够容纳一个人下去的洞。

    在洞的下面,有淡淡的光亮,张禹能够看到旁边有一条梯子,能够方便上下。不过这个深度,对于张禹来说,根本用不着梯子,他小心戒备,身子向下一纵,就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