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511章 坟头钉

第511章 坟头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座坟前,有好些青松,青松微微轻摆,这个季节的山上,难免有个风吹草动。可如此浓烈的凉风,显然是不成正比的。

    张禹转头看向温琼,温琼也觉得有些凉,用手将大衣的领口系上。

    张禹故意问道:“这里是谁的坟,风挺大呀?”

    来的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姓潘,这座坟的主人也不例外,名字叫作“潘昌俊”。

    “是我的丈夫,这里的风确实挺大的,好像是风口吧。”温琼说道。

    在一般人的眼中,都因为风大的地方很有可能是风口。除了这么解释,也没有别的理由。

    但是他们往往不会留意到周边的风吹草动与风的强弱有些不成正比。

    “你的丈夫......那就是潘云的父亲了?”张禹问了一句废话。

    “是的。”温琼很自然地点头。

    张禹心中纳闷,自己曾经给潘云算过命,潘云的父亲尚在人世,这坟如果是潘云父亲的,那是自己算错了,还是里面躺着的人有什么问题。

    他自然不会明说,而是向前两步,仔细打量起这座坟来。

    坟冢很大,周边都砌的大理石,虽然经历过岁月的洗礼,却是那样的整齐、厚重。

    坟包之上,特意种有青草,春暖花开之时,更是绿油油的。

    张禹认为这里很有问题,他跨步走上台阶,来到墓碑之前,整个山上,虽然多数的坟冢都有坟头风,但没有说哪个有这么重。

    风水影响了气运,令阴宅不宁,起了坟头风,可风绝不应该这么大,这里面必然另有文章。

    张禹曾经去过沈煜父亲段克扬的坟,当时也有坟头风,说明是阴宅不宁。果不其然,陪葬的东西被偷走,里面还来了个不之客。

    可这里的坟头风可要比段克扬那里的坟头风强悍多了。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阴宅不宁。

    张禹并不怀疑下面会是空的,因为要是空的,不可能有坟头风。都没有主人,还闹腾个屁。而且,也不可能是盗墓造成的,所以张禹最先观看不是后面,乃是坟头之上。

    他分开上面的青草,仔细的查看。

    这一举动,让温琼很是不解,好奇地问道:“你在找什么?”

    “随便看看。”张禹嘴里说着,已然用心眼开始感受这里的一切。

    除了强烈的坟头风之外,在坟头之上,还有一个阵法。

    没错,是个九宫阵。

    “有刀什么的吗?”张禹突然看向那个小霞。

    小霞没有出声,而是看向一旁的温琼,温琼直接说道:“有就给他。”

    “是。”小霞马上从身上掏出来一把匕,上前递给张禹。

    张禹早就看出来,小霞看似是女流之辈,但却是练家子,身上搞不好就带着刀。

    他从小霞的手里接过匕,小霞很是自觉地退下。

    张禹拿着匕,按照九宫的方位挖了起来,很快,他就从泥土之中挖出来一根能有二十公分长的钢钉。

    一看到这个,张禹轻轻点头,跟他想的一点也没错。

    温琼则是一惊,诧异地问道:“这是什么?”

    “坟头钉。”张禹直接说道。

    “坟头钉?”温琼明显不解,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坟上会有这种东西,做什么用的?”

    “一根坟头钉能让死者九泉不安。三根坟头钉能让死者的
制作人笔趣阁
子孙后代永不翻身。九根坟头钉能让坟下之人断子绝孙。”张禹嘴里说着,又用匕继续挖,跟着又挖出来一个同样长短的钢钉。

    “这、这......”听了张禹的解释,温琼已然是大惊失色。

    她亲眼瞧着,张禹从草丛里先后挖出来九根钢钉。

    这九根坟头钉一出来,坟头风明显变小,不再是那么的阴凉。

    “为什么会是这样?会是谁做的?”温琼惊骇地说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阿姨,你可知道有什么人会跟你丈夫有这样的深仇大恨?”张禹拿着坟头钉走回温琼的面前,顺手将匕还给小霞。

    温琼皱眉摇头,说道:“我丈夫生前只是做生意的,就算是生意场上跟人有过节,应该也不能算是很大的仇怨吧......”

    张禹轻轻点头,说道:“其实就算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也得懂得坟头钉的厉害,方能做出这种事情。”

    他也就是随口一说,不想温琼的脸上突然变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张禹一眼看了出来,随即问道:“阿姨,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人了?”

    “没有。”温琼马上摇头。

    就这档口,下面响起了脚步声,好像是有人上来。

    小霞果然是训练有素,洞察敏锐,率先转回身子,开口问道:“什么人?”

    温琼闻言,立刻转身,张禹也朝下面看出。

    只见一位能有七十岁的老人正拄着拐杖慢慢上来,老人的身材魁梧,看起来并非腿脚不利索,只是担心上山的时候滑到。老人听到喊声,抬起头来,反问了一句,“谁呀?”

    “大伯,您怎么来了?”温琼现在看清来了,向前迎了几步,礼貌地说道。

    看到温琼,老人愣了一下,说道:“你们不是前天刚回去么,怎么又回来了。”

    “我昨晚做梦梦到了昌俊,心中挂念,就又过来看看。”温琼平和地说道。

    “哦。”老人轻轻点头,说道:“昌俊能找到你这样的媳妇,也算是几辈子修来的了。”

    “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温琼说道。

    张禹看的出来,这老头应该不是等闲之辈。其实想想也是,这里是温琼的婆家,温琼是什么人物,她嫁的丈夫能差了么。

    他对老头的身份,并没有多少好奇,心中更多则是在想,到底会是什么人能在潘昌俊的坟头插九根坟头钉。

    在自己刚刚说话的时候,温琼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肯定是想到了什么。

    张禹心中嘀咕,“我刚刚说了句什么,让她的反应这么大......就算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想到这里,张禹不自觉地又转过头,看向潘昌俊的分钟。

    “啊......”也就转头的时候,远处突然响起了一声惊叫。

    听声音,很是凄厉,距离这里并不近。张禹听到声音,马上说道:“我过去瞧瞧。”

    说完,他拔腿就朝叫声所在的方向跑去。

    张禹跑的度很快,即便不用神行马甲,也要比常人快多了。小时候经常上山,对于山路也不在乎,就跟在大马路上差不多。

    没一会功夫,他就来到了一片菜地。只见在菜地旁边,躺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后生,再没有他人。几步来到后生的身边,低头一瞧,让他登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