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505章 优点

第505章 优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口子打官司,突然撤诉不打了,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少见。俗话说,两口子打架,床头吵完床尾和。哪天一冲动,就吵着离婚,过两天缓过味来,一后悔也许就不离了。

    冷凌雪回到更衣室,真有点气疯了,眼瞧着就能打赢官司,赢了鲍佳音,结果官司取消了。

    鲍诚美两口子和张禹、鲍佳音、夏月婵一起出了法院。

    刚出法院大门,就看到一个中年女人急三火四的往这边赶。

    鲍佳音立刻认出来人,喊道:“妈,你怎么来了?”

    “你姑妈打官司,你爸又不在家,我能不来看看么!”来人正是牛艳玲。

    “大嫂。”“大嫂。”“牛阿姨。”“牛阿姨。”鲍诚美夫妻和张禹、夏月婵一起打招呼。

    牛艳玲此刻也看到众人,她不由得一愣,好奇地问道:“不是还没到开庭时间么,怎么这么快就打完了,赢了输了?”

    “大嫂,对不起,让您操心了。我和诚美……决定不离婚了……”中年男人带着歉意地说道。

    鲍诚美则是来到牛艳玲的身边,扶住牛艳玲的胳膊,说道:“大嫂,我们不离了。先前是我们两口子生点误会,主要也是我的错,对他不信任,让人跟踪他,才产生隔阂。他和他同学并不是像我想的那样,现在一切都说开了,我们俩继续回家过日子。”

    “这好呀……我就说么,好端端的,离什么婚。”牛艳玲也跟着高兴。

    “主要还是靠着小张帮忙,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样呢。”鲍诚美说着,感激地看向张禹。

    牛艳玲也跟着看向张禹,张禹赶紧微笑点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举手之劳……”

    过年的时候,鲍佳音没在家里过,说是跟张禹回乡下老家了。等回来的时候,鲍佳音表示张禹的父母没看上她。理由是,张禹家里的饭菜不好吃,她耍了点小性子,另外也没收拾碗筷什么的,反正是人家闲她大小姐脾气。

    牛艳玲一听说因为这个,自然自然老大不愿意,就算乡下的饭菜不好吃,你凑合吃两口,回来再改善呗。第一次去人家过年,装相都不会么,就不能勤快点。

    鲍佳音的说法那是更简单,我在自己家里都不干活,凭什么去别人家里干。给牛艳玲怼的是直迷糊。

    眼下看到张禹也在,牛艳玲认为张禹肯定还是喜欢鲍佳音的,对鲍佳音有想法,要不然的话,这都分手了,来帮什么忙。

    不过,牛艳玲也好奇,这人家离婚的事儿,张禹是怎么帮上忙的。她露出一脸和蔼的微笑,说道:“小张,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这天天想辙,也没想出什么办法,你怎么一下子就给他们说合了。”

    鲍佳音皱眉,老妈估计说着说着,就得说到过年去张禹家里的事儿。张禹编瞎话的水平肯定是不行,可别露出什么破绽。

    她不等张禹回答,就抢着说道:“妈,这好在法院门口,着什么急说这些。那个啥,今天是好日子,姑妈和姑父破镜重圆,咱们赶紧回家,好好庆祝一下,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这也是,那等回去再说。”牛艳玲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

    鲍诚美也笑着说道:“对对对,都去我家,好好庆祝一下。小张,你喜欢吃什么?”

    “什么都行,不挑食。”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赶紧上车出了,你们一辆车,我们一辆车。”鲍佳音说着,拉着张禹和夏
龙血圣帝吧
月婵就跑。

    上了鲍佳音的车,鲍佳音是立刻动,直接上了道。

    她开的挺快,看似是前往鲍诚美的家,可在半路上便拐了弯。

    确定没被跟踪,她在路旁停车,紧张地说道:“张禹,你快撤,我妈要是问起来,我就说你有事先走了。现在就不多说了,回头再联系。”

    张禹自然也知道她什么意思,那是怕牛艳玲提起来过年的事儿,张禹点头说道:“好,那我走了。”

    他拉开车门,当即下了车。

    夏月婵好奇,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张禹和鲍佳音相亲的事儿,鲍佳音始终没告诉夏月婵。毕竟二人可不是普通朋友的关系,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呢?就好似一个男人都已经有女朋友了,家里人不知道,又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你还不好意思马上拒绝,只能先凑合处两天。对于这种事,哪个男人能傻乎乎的告诉自己的女朋友呢?

    夏月婵的心向来很细,她哪能看不出来,鲍佳音是不敢让张禹和牛艳玲多说话。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的问题不小。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并没有多问。

    张禹下车之后,鲍佳音开车直奔东海明珠小区,这里是夏月婵的家。她把夏月婵送到楼下,说道:“小婵,你到家了。”

    夏月婵心中暗说,我这也没想回家,你怎么就给我送回家了。

    但是很显然,鲍佳音也不想让她见牛艳玲。夏月婵轻轻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回家了,回头联系。”

    她当即下车,鲍佳音跟着开车就赶往姑妈家。

    眼瞧着鲍佳音急三火四的样子,夏月婵更加狐疑,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又不让张禹见她妈,又不让我见。

    鲍佳音心中明白,等会见了老妈,肯定得说起张禹的事情,让夏月婵听到可不好。所以,她把俩人都给打走了。

    来到姑妈家,姑妈和姑父一起下厨房呢,开门的牛艳玲。牛艳玲一看到门外只有鲍佳音一个人,登时一惊,跟着问道:“张禹呢?”

    “张禹说有事,先走了。”鲍佳音煞有其事地说道。

    “怎么这么巧就有事呀?”牛艳玲皱着眉说道:“在车上的时候,你姑妈已经把张禹帮忙看风水的事儿说了,没想到这孩子的本事这么大。你姑父也要感谢他,都在厨房忙活,这……现在算什么事呀?”

    “那他说有事,我也拦不住啊。”鲍佳音是一本正经地撒谎。

    “你……你……真是让你气死了……”牛艳玲是真生气呀,伸手指着闺女,手都哆嗦。

    “他要走,那也不该我的事啊……”鲍佳音满是委屈地说道:“你让不让我进屋了。”

    “进来吧、进来吧……”牛艳玲没好气地把她让了进来。

    鲍佳音换了鞋,才跟老妈进去,鲍诚美就从厨房里匆匆出来了,她直接说道:“小张来了吗?”

    “你问她!”牛艳玲瞪向女儿。

    鲍佳音又是委屈地说道:“他说他有事,先走了。”

    “你……”鲍诚美不由得皱眉,甚至还跺了下脚,说道:“佳音啊,不是姑妈说你,小张多好个孩子啊……又有本事,又是热心肠,人还体贴周到,心还特别细……昨天他看我身体不太好,还专门给我熬了药,这样的丈夫,你上哪找去呀?这、这你要是不抓紧,以后还不得后悔……”

    她可好,一下子指出张禹好几个优点了,仿佛鲍佳音不嫁给张禹,那就是一种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