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99章 对手

第499章 对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凌雪,过来度假呀。”夏月婵看到来人,微笑着打起招呼。

    鲍佳音则是不冷不热地说道:“谁说不是么,在哪都能碰到。”

    一点没错,这个女人便是冷凌雪,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号,叫作国色枭姬。

    冷凌雪满面吹风地说道:“是呀,昨天在官司上刚赢一阵,给自己放松一下,吹吹海风,泡个温泉。不像某些人,心可真大,就算是输了,也能有心情过来度假。”

    “明天还得继续上庭,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鲍佳音马上正色地说道。

    “我就喜欢看你嘴硬的样子,上学的时候,你每次都是这样。不过这次,我可不会让你。”冷凌雪笑盈盈地说道。

    “我需要你来让我,明天咱俩就在法庭上分个高下!”鲍佳音毫不示弱地说道。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对了月婵,你明天有时间么,来法院给我们做个公证,等我赢了之后,请你们吃大餐。”冷凌雪微笑着看向夏月婵。

    夏月婵哪能看不出来,冷凌雪应该是胜券在握,鲍佳音是输定了。

    她哪能去看鲍佳音输呀,不曾想就在这档口,后面响起了一个大咧咧的声音,“哎呀,这不是我兄弟的……好朋友么!”

    三女听到声音,转头一瞧,就酒店门内走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彪哥。

    张禹和彪哥联袂而行,他也看到了鲍佳音和夏月婵,转身就想回去,不想彪哥直接来了一嗓子,硬是让他转了一半的身子,僵在原地。

    说句实在话,昨天晚上过去碰到那事,张禹也觉得尴尬。这要是白天见到,说点什么呀?怎么打招呼呀?

    嗨,昨天晚上玩的挺好。

    实在不知道说点啥。所以张禹早上醒了之后,就寻思着赶紧走得了,奈何不是自己来的,他给彪哥打电话,不曾想,彪哥可真是五千块钱不能白花了,竟然驰骋了一宿。通电话的时候,还能听到那个女人的咿咿呀呀的声音。

    张禹一听这动静,干脆咱们还是中午走吧,在房间内吃了午饭,跟彪哥汇合,寻思着这个点应该不能碰到二女,结果是一瞧,一出门就遇到了。

    彪哥这嘴也是真快,上来就打招呼。

    夏月婵和鲍佳音看到彪哥之后,跟着就看到转了一半身子的张禹,二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饶是鲍佳音性格也挺大咧,可当个好几个人的面,又碰到张禹,也难免难为情。夏月婵就更不用说了,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先躲一躲。

    这一点缓冲的时间都不给,直接就碰到了,让人实在有点承受不来。

    气氛也是瞬间僵住,彪哥看的是莫名其妙,昨天还和夏月婵一起走的呢,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冷凌雪也有点迷糊,鲍佳音和夏月婵听到人家打招呼之后,怎么突然就定版了,不会动了。她瞧了眼二女的脸色,两个女人的都有点红,这更加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还是彪哥反应的快,看到二女双颊羞红,旋即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十有又是双飞了,现在碰到,难免尴尬。女孩子脸皮薄,还有朋友在边上,肯定害羞呀。

    他哪里知道,是人家两个在那飞,张禹光是看了个眼,没捞到上去开车。

    彪哥心中羡慕,这好白菜都让我兄弟给拱了,还是两个两个的来,这女的也不吃醋呀。要不然,我下次来的时候,找三个导
都市超级金手指吧
游。

    心里那么想,彪哥还是赶紧打起圆场,“那个,吃饭了没,一起吃饭去呀?”

    “我们吃过了……谢谢…….”夏月婵硬着头皮说道:“早上好……”

    这都中午了,还早上好呢。

    鲍佳音也赶紧跟着说道:“对对,不用客气,我们吃过了。早上好……”

    人家都打招呼,张禹知道不能继续这么转着身子,他扭过身子,尴尬地笑道:“早上好……都吃了哈……”

    冷凌雪心中暗说,这都是啥毛病呀,几点了,还早上好呢。

    她淡淡地说道:“这都中午了,我现在去温泉堡,你们两个一起来么?”

    “不了。”夏月婵连忙说道。

    “我们要回去了,咱们明天见。”鲍佳音一听到她的声音,才会恢复点意识。

    “好呀,明天见。”冷凌雪淡淡一笑,昂起头来,径直朝前走去,直奔温泉堡方向。

    看着冷凌雪离去,彪哥的眼睛也跟着走了,说实话,冷凌雪的姿色,丝毫不在夏月婵之下,而且别有一番味道。她的身材实在太好,特别会穿衣服,举手投足间,都显得张弛,充满活力。

    这点与潘云的英姿飒爽不同,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这女的挺傲的呀。”彪哥咂了咂嘴巴。

    彪哥的声音不大,但是边上的几个人都听的清楚,张禹心中暗说,怎么都有你的事呀。

    张禹随后看向二女,一脸的尴尬,也不知道说点啥,没话找话地说道:“她、她是你们的朋友?”

    “我可没这样的朋友。”鲍佳音寒着脸说道。

    夏月婵也不敢去看张禹,只是说道:“你也别这么说,就是一点误会,用得着这样吗?”

    “她这是往绝路上逼我,我姑妈就是个离婚的案子,现在可好,让她这一搅合,工作都快丢了!”鲍佳音愤愤地说道。

    一听这话,张禹心中好奇,这是怎么回事?

    他见过鲍佳音姑妈,于是问道:“是我见过的那个吗?”

    “就是你见过的那个。”鲍佳音皱眉点头。

    “好端端的,怎么又离婚,又要丢工作,你跟我说说呗。”张禹忙说道。

    上次的事情,鲍佳音的姑妈鲍诚美也算是帮我张禹一个忙,这个人情,张禹是领的。现在人家突然闹离婚,又要丢工作,不知道也就算了,眼下知道了,能帮上的话,怎么也得帮上一把。

    一听到姑妈离婚的事情,鲍佳音暂时忘掉了昨晚尴尬的事,皱眉说道:“我姑妈和我姑父的感情本来很好,不想元旦过后,就总是吵架。我姑妈怀疑我姑父好像有外遇,就理由工作的便利,找人跟踪我姑父,不想真的拍到我姑父经常和一个女人一起吃饭什么的。那个女人是我姑父的初中同学,好像当时我姑父还暗恋人家,因为那女人离婚了……于是,我姑父就……真是气死人了!”

    说到最后,鲍佳音狠狠地一跺脚,没好气地叫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这不能以偏概全,我怎么了?”张禹见把自己也给捎上了,赶紧委屈地说道。

    彪哥也舔着脸说道:“可不是么,鲍律师你不能这么说,男人中,起码我和我兄弟都是很正直的。”

    张禹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说,你说这话亏不亏心,昨晚都干了点啥,自己不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