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96章 二人世界

第496章 二人世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彪哥果然是轻车熟路,张禹都隐隐意识到,就这种地方,应该都留有他的足迹。

    一到黄金海岸,彪哥就马上找了个女导游,这里的价格倒是挺亲民的,二十四小时才五千块,比海上娱乐城便宜多了。

    不过素质方面,确实要比海上娱乐城那位差些,骨子里透着风骚。

    选好了导游,彪哥直接说道:“兄弟,我先洗澡去了,这一路舟车劳顿,累死我了。你去吃你的饭吧,我就不管你了,咱们各玩各的。”

    说完,他就搂着女导游走了。

    张禹心中暗说,你这也不饿呀,来了就去洗澡。

    他掏出手机,拨了夏月婵的号码,很快接通,里面响起夏月婵的声音,“喂,张禹你到了。”

    “到了,你在哪呢?”张禹问道。

    “你到温泉堡来找我好么。”夏月婵声音温柔,又带着商量的口吻。

    “其实我有点饿了,那先去找你吧。”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张禹只好答应。他心中暗说,这个点还在洗澡呢。

    “你饿了呀,那咱们就先吃饭。你到温泉堡等我,然后咱俩一起去吃饭好么。”夏月婵又是带着商量的口吻,柔声说道。

    “好……”张禹点头答应。

    一路来到温泉堡,大彪哥走在他前头,他都有点担心进去的时候,遇到大彪哥,那就真有点说不清楚了。所以,他没进门,就在门外等着。

    谁曾想,怕什么来什么,温泉堡的门突然开了,彪哥那个妩媚的小导游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禹登时一愣,彪哥也是一愣,随心会心地笑道:“兄弟,你也过来洗澡呀?”

    “我、我……我等我朋友,我不上去洗,就是一起去吃饭……”张禹赶紧解释。

    “都是男人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呀……”彪哥咧着嘴说道。

    张禹知道,跟他解释不清楚了。张禹随即问道:“你怎么还出来了呢?不洗了?”

    “我突然寻思着,空腹影响挥,就打算先吃完了再洗。”彪哥又是大咧咧地说道。

    张禹心说,我是服了,你早干什么去了,到了之后,才想起来饿呀。

    正这当口,温泉堡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身穿白色比基尼的女人,她身材高挑,瓜子脸,鼻梁笔直,樱桃小嘴,一头秀还带着水汽,洒在肩头。白璧无瑕,好似出水芙蓉,那叫一个漂亮。除此之外,浑身上下还散着高贵、时尚、慵懒的女人味。

    彪哥听到开门声,下意识地转头观瞧,一看到这个女人,眼珠子登时就直了,差点没掉出来,太漂亮了。

    “张禹,让你久等了。”女人正是夏月婵,她声音温柔,径直走到张禹的面前。

    彪哥的眼珠子随着夏月婵的身子移动,见夏月婵到了张禹面前,不由得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无误之后,心中暗说,没搞错吧,这就是约我兄弟的女人?

    他先前还以为是方彤和萧洁洁之中的哪一个呢,方彤长得小巧可爱,萧洁洁身材火爆,特别是萧洁洁,简直可以称之为极品尤物。

    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更好的约张禹!这个女人散出来的女人味,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就算是胸脯不太大,但已经不差这个了。

    张禹则是一愣,说道:“天都黑了,这么晚穿这么点,你不冷呀?”

    “你不说,我还没感觉出
末日轮盘sodu
来,确实有点冷。”夏月婵说着,双手轻轻地抱住肩头。

    “我衣服给你穿吧。”张禹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了夏月婵。

    夏月婵嘴角上翘,温柔一笑,“这么给女人衣服,是很不绅士的。”

    “成。”张禹只好走到夏月婵的身边,将外套披到夏月婵的身上。

    彪哥这个羡慕呀,看看人家的风范,跟家里的母老虎确实不一样啊。若说能和这样女人相提并论的,还得是海上娱乐城找的导游,可终究是身份地位不一样。

    “谢谢。”夏月婵轻轻点头,举手投足间确实都有着一股名媛的气质。她跟着说道:“咱们走吧。”

    “好。”张禹点了点头,看向彪哥,说道:“彪哥,我和朋友吃饭去了,你忙你的。”

    “你走吧。”彪哥朝他挥手。

    张禹现在穿的不错,浑身上下都是名牌,毕竟有钱了。可是他的举止之间,还是缺少一股气质,就是那种出入于上流社会的气质。

    彪哥看着二人的背影,嘴里嘀咕道:“这个女人绝对是总出入大场合的……我兄弟这么有本事,其实和这样的女人最合适。不过,他还是最喜欢他小阿姨。”

    张禹走路的姿态也很正,但好像是缺了点什么,而夏月婵走路的姿态,却特别的怡人。所过之处,但凡有男人,目光都被夏月婵所吸引,对张禹那是羡慕嫉妒恨。

    他俩边走边聊,夏月婵告诉他,自己一个人过来度假,突然想到还欠张禹一顿饭,就请他过来。

    没一会功夫,二人来到不远处的晨光酒店。夏月婵住在7o2套房,7o3套房正好已经空出来了,张禹干脆就先把这个房间定了。横竖晚上也不用回去了,总不能睡夏月婵的房间吧。

    夏月婵在楼下点了十个菜,请张禹进到她的房间,套房内有卧室,大客厅和小餐厅。

    “谢谢你的衣服。”她款款地张禹的外套脱下,放到一边挂好,跟着又道:“我进去穿件衣服,你少坐片刻。”

    张禹等了一会,就有服务员将饭菜送来,另外还有一瓶红酒。

    看来任何女人换衣服的时间都比较长,又过一会,才见夏月婵穿着一套白色的晚礼服出来。这让张禹特别的诧异,这女人出门游玩,连这种衣服也准备着。

    夏月婵现在显得高贵典雅,二人一起在小餐厅落座,她满脸柔情地看向张禹,“通常男人都要给女人倒酒的。”

    张禹对她今天的表现很是好奇,无缘无故的,请自己到这里来吃饭,是有事呀,还是没事呀。

    抓起酒瓶子,张禹给她倒了半杯,给自己也倒了半杯。夏月婵托起酒杯,与张禹轻轻一碰,小口品尝。张禹有过和杨颖喝红酒的经验,这次一口喝的不多。

    不过吃饭的时候,那就另当别论了,夏月婵点的都是西餐,张禹也是真饿了,中午去看“风水”,还没吃饭呢。那叫一个风卷残云。夏月婵抿着嘴,看着张禹吃,她之所以在楼下点十个菜,那是见识过张禹的饭量。在她家吃饭的时候,一碗都不够。

    吃饱之后,二人又随便聊了一会。

    张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今天找我来,不会就是请我吃饭吧,有没有别的事?”

    “有。”夏月婵微笑着说道。

    “什么事?现在我吃饱了,你可以说了吧。”

    “我想让你给我吹曲子听。”夏月婵扬起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