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87章 无当斋的第一单生意

第487章 无当斋的第一单生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看少妇的面相,应该是丧偶,现在根本没丈夫。虽说城里的关系比较乱,睡在一张床上的不一定是两口子,可丈夫也不是乱叫的。

    就好像小阿姨,顶多也就是在激情澎湃的时候,喊张禹两声“老公”,回头就不认账。

    张禹心下犯嘀咕,但还是问道:“你丈夫多大年纪,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今年35,是做石材生意的。咱们现在可以去瞧瞧么。”少妇显得有点着急。

    一听年纪,加上又是做生意的,张禹琢磨着,这少妇丧偶之后,会不会是给人做小三了。张禹就算会相面,奈何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的时候不好说呀。不是两口子,天天做两口子的事儿,算命也没法按照这个算。

    “没有问题,你家在哪?”张禹平和地问道。

    这平常没人上门,自己在无当斋研究阵法也就算了,现在好不容易有生意上面,一单生意也不接,实在说不过去。

    “在龙湾别墅区。”少妇答道。

    张禹一听这名,就觉得挺熟,随即想了起来,自己曾经去过,那里有个黑龙脉,金钱剑也是从那里得来的。

    他收拾了两件普通的法器,出去做生意,好歹像个样子。

    出了无当斋,少妇的座驾是一辆奔驰,她扫了眼无当斋外面,就一辆宝驴,顺口问道:“张先生,您开车吗?”

    “我不会。”张禹直接说道。

    “那、那您怎么回来?”少妇又来了一句。

    “你请我去看风水......还不负责送回来吗?”张禹反问了一句。

    “送、送......”少妇赶紧说道:“请上车。”

    见对方问自己的车,张禹觉得哪里不对,心中暗说,得先加个小心,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自己得罪的人也不少。

    他坐进少妇的奔驰,少妇直接开车。

    张禹坐在副驾驶,车内有淡淡的清香,看少妇的品味,还是不错的。张禹很是随意地问道:“你是听谁说我会风水的。”

    “听一个朋友说的。”少妇答道。

    “你那朋友认识我?”张禹又问。

    “他也听别人传的,张先生应该不认识。”少妇说道。

    她要是说,从昨天的星相风水交流会那里听说的,张禹真就不会有丝毫的怀疑。毕竟自己昨天很是拉风,当时有那么多人。

    可若是说,你朋友也是听别人传的,然后再告诉你,你今天就找到无当斋了,那应该不是昨天的事。

    在昨天之前,知道自己本事大的人不多。即便是在中介也给人看风水,但开无当斋的事儿,并非谁都知道。如果通过中介找来的,那也没有问题。

    张禹心中暗自嘀咕,这女人的古怪果然不小,说的都是模棱两可的话,等看到你丈夫之后,估计一切就能见分晓。

    他也不去点破,也不在刨根问底,就如老僧入定,静静地坐在副驾驶。

    然而没过十分钟,张禹的电话就响了,不看他都知道是谁打过来的,果不其然,正是方彤。

    一接电话,就听里面响起方彤的声音,“你上哪去了?”

    “我去给人看风水!”

    “那怎么不带我去?”

    “你不是吃饭去了么,我就没敢打扰,你慢慢吃,我忙完就回来。”

    “你你你.....
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笔趣阁
.”方丫头好悬没被张禹给气死,点的都是张禹喜欢吃的,结果这小子是说没影就没影了。

    张禹自然不能带这丫头果然,眼下还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看风水呢。

    龙湾别墅区。

    一到地方,张禹就确定无误,是自己当初来的那个别墅区。

    进到别墅区内,少妇所走的方向是当初夏月婵那别墅的反方向。

    这是一栋两层的别墅小楼,跟夏月婵那个差不多,车子开入院中,少妇领着张禹走了进去。

    一楼有大客厅、厨房、餐厅、佣人房、杂物室什么的,装修清雅,十分的整洁。上到二楼,旋即进到一个房间,这是间卧室,里面躺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正在睡觉。

    “他是你丈夫?”张禹低声问道。

    “是的。”

    “怎么中午睡觉?”

    “他晚上睡觉总做恶梦,所以不敢睡,总是熬到天亮才睡。就算这样,也动不动就被吓醒。”少妇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正这当口,床上的男人猛地惊呼一声,“啊!”

    声音落定,人跟着弹坐起来,嘴里不住地念叨,“鬼、鬼......”

    “老公,你没事吧。”少妇紧张地冲到床边,抱住男人的胳膊,柔声说道:“又做恶梦了?”

    “我梦到自己去了坟地,那里有扇门,有个白衣服的女鬼招呼我,让我过去。我好像身不由己的就过去了,然后她就对我张开獠牙......吓死我了......”男人心有余悸地说道。

    “你别害怕,我把张先生请来了。”少妇说着,转头看向张禹,急切地说道:“张先生,你帮着看看是怎么回事,我丈夫天天都做恶梦。”

    男人也看向张禹,一见张禹二十出头的年纪,不禁有点意外,又微微皱眉,显然是觉得有点不靠谱,但没好意思说。

    “没问题,我帮着瞧瞧,看是不是风水出了问题。”张禹淡定地说道。

    他四下看了一眼,房间内没有什么异常,如果是有煞气什么的,就算不用观气术,张禹也应该能够感觉到一些。

    可以说,进到别墅里的时候,张禹就没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有问题的房子,自己去过的多了,基本上一进门,便能现问题。

    他跟着又看向男人的面相,从面相上看,男人应该是未婚,35岁还没结婚,和这个少妇算是姘居,亦或是啥呀?

    见张禹看来看去,男人问道:“张先生,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张禹轻轻摇头,说道:“没看出来。”

    “啊......”男人露出失望之色,皱眉说道:“这、这可怎么办呀?要不然,再找别人试试。”

    “你别着急,让先生再想想办法,不都说张先生本事大,现在看不出来,也许过一会就能想出办法。”少妇连忙宽慰。

    “二位不要着急,我虽然暂时看不出来,但一定能够帮你们解决问题。对了,可否将胳膊给我。”张禹来到床边,微笑着说道。

    “做什么呀?”男人将胳膊伸给张禹。

    “我给你把把脉。”张禹说着,将手搭在男人的脉门之上。

    “你还会把脉?”女人好奇地说道。

    “略通一二。”张禹谦逊地说道。

    很快,他就现男人的脉搏正常,没有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