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79章 顾此失彼

第479章 顾此失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靠!你们快看,白眉宫住持把自己的法器借给那小子了。”“看来对那小子挺器重的呀。”“那是急眼了好不好。”“我看袁真人就差自己上了,把法器借给门下弟子,估计也是拼了吧。”“可不是么,袁真人要是上,那就是以大欺小了,而且像她这个身份的人物,根本输不起。所以她根本不能上,只能把希望押下这小子身上了。”“原来是这样,我说的么。”......

    下面的人见袁真人把铜钱借给张禹,又是一番议论。

    冯崇绝见张禹的铜钱有了着落,还是住持师姐借给张禹的,便让大伙把自己的铜钱收回去,嘴里不禁有点羡慕地说道:“没想到师姐这么器重他,把贴身的法器都拿出来了。”

    “现在咱们白眉宫,包括整个镇海的道教协会,不都指望这小子了。”贾真人马上说道。

    “师兄,那你觉得他能不能赢呀?”冯崇绝问道。

    “八成。”贾真人认真地说道。

    “八成......”冯崇绝大惊,刚刚师兄可不是这么说的。其实以师兄的身份,说八成胜算,差不多就是赢定了,没想到师兄竟然会有这样的信心。

    冯崇绝又好奇地问道:“师兄,你刚刚想到什么了?怎么就觉得张禹赢定了?”

    “等下你看着就知道了。”贾真人笑了起来,故意卖了个关子。

    冯崇绝不禁撇了撇嘴,说道:“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让我的心先踏实了。”

    台上的张禹,此刻拿着袁真人的铜钱,走回主席台中间。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袁真人的这串铜钱之上,有着丝丝法力,虽然有点比不上自己的那串金钱剑,但也算是一件不错的法器了。

    袁真人的铜钱都五帝钱,很明显,铜钱可以单独拿出来使用,也可以变成金钱剑,也可以用来布阵,用处多多。说实话,显然也是一位高手。

    张禹笑呵呵地看向杰克刘,说道:“咱们现在就点香开始吧。你破我的,我破你的。”

    说完,他就走到双鱼生财阵那里。

    杰克刘轻轻点头,说道:“没问题。”

    虽然这么说,他也是下意识地看了眼大屏幕,想要瞧瞧,张禹会怎么做。

    眼下香点上,张禹将一串铜钱给拆开。他知道双鱼生财阵里面,什么地方能碰,什么地方不能碰。

    但凡是空出来的地方,没有桌椅沙的那些地方,都是没有玫瑰花的,可以触碰,现在贾真人就是在那里摆下的聚煞阵。

    张禹将铜钱一枚枚地摆在那里,按照之数排列。在场的人,也都在盯着大屏幕瞧。

    杰克刘一瞧这个,登时就是一惊,因为张禹的摆法,跟刚刚贾真人的摆放一样。于是,他也顾不得去破张禹的阵了,赶紧飞快地转动手中的纸牌。

    在他看来,只要张禹吐血躺下,自己就算不用破了张禹的阵,也是赢了。再者说,双鱼生财阵可是他本命加持,万万不能让人给破了。

    台上的人,大多数也是懂行的。虽然他们布置不出来聚煞阵,可也能看的出来,张禹的铜钱摆法,好像跟先前贾真人的摆法差不多呀。

    “看来果然是贾真人的徒弟呀,招
燕云志之九子夺嫡笔趣阁
数都一样。”“这招好像不管用啊。”“是呀,怎么还用这招。”......

    白眉宫和阳春观的人,自然也都看出来了。

    阳春观的看向白眉宫这边,其中一个说道:“这招好像是贾真人刚刚用过的呀,怎么还用?”

    另外一个也道:“他的修为还能在贾真人之上,估计是输了。”

    白眉宫这边,也是心中狐疑,用的是和贾真人同样的招数,张禹肯定不会比贾真人的功力强,为什么贾真人会说又八成胜算,显然不太可能吧。

    贾真人也不出声,都不去看大屏幕了,就是一脸自信,面带微笑地看着台上。

    边上的冯崇绝着急呀,低声又道:“师兄,他用的也是你刚刚的聚煞阵......怎么就能赢的呢......”

    “看着就知道了。”贾真人微笑着说道。

    “师父,我看明白点。”这时,上官宁突然来了一句。

    “你看明白了,怎么讲?”冯崇绝赶紧看向徒弟。

    上官宁低声说道:“刚刚师伯不是跟张禹说了么,那个杰克刘是用本命加持在阵法之上。张禹现在这么做,虽然看似跟师伯是同一的招数,可是他另外还布置了一个阵,用来牵制杰克刘。这样一来,杰克刘就要分心去破他的阵,顾不上自己的双鱼生财阵。先前不是说好的么,杰克刘如果破不了张禹的阵,就算他输,张禹如果破了杰克刘的阵,也算他输。杰克刘顾此就要失彼,一炷香的时间,又要守住自己的阵,又要破张禹的阵,这个难度得多大呀。”

    “是呀!”听了徒弟的解释,冯崇绝也是猛地一拍大腿。忍不住激动地说道:“还是这小子狡猾呀!真机智!”

    上官宁的声音很小,只有冯崇绝一个人能够听到。

    旁边的人见她这般,一个个都是莫名其妙,上官宁到底说了啥,让师父这么激动。

    马云玉、邱云机同样也不解,距离最近的阳春观的人,也都听到冯崇绝的声音,一个个纳闷地看了过来。

    贾真人同样也没听到上官宁说的话,但他却微笑地低声说道:“你这徒弟,也好是聪慧,似乎不在张禹之下。我原本在小禹之后,不打算再收临度弟子了,不过对你破例,过上两年,你也拜我为师吧。”

    “多谢师伯。”上官宁听了这话,连忙欣喜地说道。

    “你以为就你徒弟聪明呀。我徒弟也不是笨蛋。”冯崇绝很是得意地说道。

    贾真人微笑点头,跟着有低声说道:“适才我要是能想到小禹这个法子,怎么可能败下阵来。看来修道至于,同样也是需要头脑的。”

    刚刚他要是按照张禹的方法来,在他看来,估计杰克刘必然顾此失彼。可话说回来,以他的身份,要是这么做,其实有点丢人。

    而张禹这么做,却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张禹的年纪,要比杰克刘还小,加上杰克刘先前也说了,可以摆阵,可以破阵。张禹年纪小,作为挑战者,摆一个阵,同样再破杰克刘的阵,一点毛病也没有,任谁说不出二话。

    贾真人说完,又看向邱云机和马云玉,说道:“你们俩以后,也多动动脑子。”

    “是,师父。”“是,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