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72章 本命

第472章 本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杰克刘连败众多玄门中人,破了冯崇绝的法器,连贾真人都给逼出来了。戚武耀一直在旁边看着,显然是胜券在握了。

    先前他给温琼打了电话,结果是潘云接的电话,说的是老妈有事,不能出席了。具体是什么事,潘云也没说,并没告诉他母亲头疼。

    此刻眼瞧着杰克刘就要大获全胜,戚武耀琢磨着是不是应该给温琼打个电话,看看温琼是否有空,过来颁奖。毕竟是政府出面,出来收个尾也不错,新闻媒体宣传之后,杰克刘也得领温琼一个人情。给温琼家里布置一个大风水阵,那是毫无问题。

    再者说了,杰克刘都连败白眉宫的高手,更别说杰克刘的老师亚历山德罗皮萨诺了。如果说由皮萨诺出手,估计能横扫国内道派了吧。

    于是,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温琼的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戚武耀礼貌地说道:“阿姨,您的是忙完了么......这边的交流会差不多结束了,不知道您有没有过来坐一会,帮忙收个尾......这、这......其实也不用宣布什么胜负,毕竟就是个交流,说圆满结束不就好了......那您尽量......等这场比完之后,我再给您打电话......好、好......”

    电话另一端的温琼,现在已经是神清气爽,张禹的手段确实高明,让她特别的满意,就差聘张禹当私人按摩师了。

    她还躺在床上,刚刚电话是潘云递给她的,自然知道是戚武耀打过来的。

    见母亲挂了电话,潘云说道:“他又有什么事呀?”

    “让说那个星相风水交流会快要结束了,让我去瞧瞧,宣布一下圆满结束。我跟他说,看看在说,就不过去了。”温琼说道。

    “这才对么,搭理他干什么。”潘云直接说道。

    张禹就在边上,一听说快结束了,当即急道:“这就要完事了,我还得去参观一下呢。”

    自己光顾着给温琼治病,刚刚还多按摩了一会,竟然没注意到时间。自己还答应了贾真人到场,这要是不去,简直是失信于人啊。

    “你要去呀?”潘云看向他。

    “可不是么,我答应了我师父,要跟那个杰克刘比试一下。阿姨,我不能留在这了,这就走。”张禹说着就要走。

    潘云一听说要跟杰克刘较量,不禁来了兴致,说道:“我送你去。”

    温琼哪能看不出女儿的心思,说道:“算了算了,那就一起去吧。我简单的收拾一下,然后给戚武耀打个电话,就说咱们在路上。”

    当然,她考虑的问题可不像女儿那么单纯。自己人情已经送给戚武耀了,现在就差自己出面说句话了。总不能人情送到一半就卡住了,刚刚她主要是为突然头疼的事儿不高兴,现在回过味来,这个人情送了,那就要送到底。顺便也得看看,那个杰克刘到底有多大本事。

    再说主席台上,贾真人掏出来一串铜钱。

    铜钱作为法器并不算稀奇,除了有金钱剑之外,另外还有五帝钱什么的。

    大五帝钱,贾真人肯定是没有,那是秦始皇的皇半两,汉武帝的五铢钱,唐太宗的开元通宝,宋太祖的宋元通宝,以及明成祖的永乐通宝。

    贾真人这里都是
冒牌圣人sodu
小五帝钱,为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靖通宝。

    他将这些铜钱按照之势摆开,另加真气与其中,以便尽快催生煞气。

    阵法落成,贾真人就在边上瞧着。在场中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电视屏幕上,那叫一个目不转睛。这其中难免有高手能够看出来,贾真人用的是聚煞阵,以这个阵法来强行破掉双鱼生财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杰克刘的手中拿着十二张金色的纸牌,又开始不停地转动,上下倒来倒去。

    也只是过了一分多钟,杰克刘的脑袋上便淌下汗水。先前的他,一点汗都没出,可是现在,颇有点汗如雨下的意思。

    贾真人距离他最近,瞥眼间就看到了这一幕。

    “嗯?”贾真人心中暗自纳闷,杰克刘这是怎么回事,汗怎么淌的这么多。

    “有古怪,肯定有古怪......莫不是......”贾真人那可是老油条呀,很快就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个风水局,恐怕不单单是后来加持的了,一来应该是跟杰克刘手中的这些金色纸牌有关系,二来应该是用他的本命加持在阵上。

    现在自己的聚煞阵给双鱼生财阵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是以也感染到了杰克刘,否则的话,杰克刘绝不可能出这么多的汗。

    用本命加持在阵法上,那绝对是风水阵的大忌,属于玩命。这种阵法,只能摆一个,再同时摆第二个,根本摆不出来,因为命就一条。

    更为重要的是,一旦阵法被破,摆阵者重则丧命,轻则元气大伤。

    同样,用本命摆阵,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阵法的威力自然也大。

    贾真人算是彻底看出来了,怪不得杰克刘整这么大的阵仗,原来也是玩命了。看来这小子野心不小,真是打算在镇海市拔一块肉走呀。

    正想到这里,贾真人突然觉得胸口一滞,有点难受。紧接着就见,摆在玻璃缸中的全部铜钱一下子全都飞了出来,“啪啪啪......当当当......”

    铜钱不是落到地上,就是砸到贾真人的身上,贾真人向后一个踉跄,险些一屁股坐地上。

    “哇”地一声,一口鲜血便从嘴里喷了出来。

    “师弟!”台上的袁真人看的最清楚,她立时就站了起来,大喊一声。

    台下的白眉宫中人,也都紧张地站了起来,一个个出声惊呼,“师父!”“师兄!”“师伯!”......

    上官宁和马云玉、邱云机反应的都快,赶紧朝上面跑去,来到贾真人的身边,将贾真人扶住。

    一旁的杰克刘并没有去扶贾真人,他是重重地松了口气,抬起胳膊,干脆直接用西服袖子在头顶擦了一把,汗水那是哗哗的,立时就把袖子给浸湿了。

    他心中暗道好险,这个贾真人果然有一套,仗着自己的阵法略胜一筹,否则的话,自己要比贾真人还惨呀。

    杰克刘又喘了一口气,才故作关切地问道:“贾真人,您没事吧?”

    “没事......多谢关心......”贾真人咬了咬牙,跟着说道:“咱们下去。”

    “好,师父。”......两个徒弟搀着贾真人,上官宁掏出手绢,给师伯擦了嘴上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