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68章 信善之争

第468章 信善之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挂断电话,又给温琼按摩了一会,现在按到了脖子和肩膀,温琼那叫一个享受,嘴里时不时地称赞,“好呀......这个力度可真好,手法也好......嗯......当时怎么就没让你给我先按按呢......”

    “你现在知道张禹的厉害了吧。”潘云马上趁机说道。

    “也是当时烦心事太多,脑子不够用了。”温琼说道。

    “这倒是没错,中了锥头煞的人并不会轻易致命,只会让人心烦意乱,在判断上面,受到很大的影响。阿姨中的锥头煞,对方似乎有意手下留情,没有全力以赴,应该是不想置人于死地。”张禹开口说道。

    “他也不敢让我死!”温琼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阿姨知道是谁做的?”张禹诧异。

    “知道又有什么用,对方耍阴招,我也抓不到手脖子。”温琼恨恨地说道。

    听了这话,张禹也就明白,这应该是温琼的对头耍的手段,所以温琼一清二楚。

    有些事情,自己也没必要瞎掺和,要知道,人家温琼可是当官的,看这排场,肯定是比褚臻焕的官大。

    温琼的对头,似乎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根本不能把人家怎么地。这样一来,那就可以确定,对方应该也是当官的,恐怕也不比温琼小。

    张禹继续干活,把温琼体内的煞气移到了肩头和脖子,然后用刚刚买来的罐子给拔上。

    星相馆内。

    现在已经有五个人摆下风水阵。

    杰克刘走了过去,他的手里,还在不停地转动那些金色纸牌。

    他在第一个玻璃缸前停了能有十秒钟,跟着将里面的两个花盆移动了位置,又给还原,就径直朝下一个走去。

    这轻描淡写的一个动作,让在场懂行的人,都出一声惊诧。

    第一个玻璃缸里摆的是一个四象阵,两个花盆分别坐镇青龙白虎。其中白虎位还是阵眼的所在,被杰克刘一眼就给看出来了。他把两个花盆给换了,直接就破了阵眼,放回原位之后,不懂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还以为是原先的风水阵呢。其实这里面,除了能当个摆设之外,已经没有了提升风水的作用。

    来到第二个玻璃缸前,他只停留了五秒钟,将里面老板台后的椅子,移动了一个方位,跟着又把椅子给挪了回来。

    这个椅子是这个风水阵的阵眼所在,正常来说,就算是挪动,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杰克刘移动的位置,正好是这里的煞位。将阵眼故意移动到煞位上,直接就让阵法反转,从生财变为破财。

    台下的众人,通过大屏幕看的清楚,不禁再一次惊诧。简直是太厉害了,西方星相风水,虽然在说法上不叫煞位,可是破法竟然和东方风水差不多。

    杰克刘紧接着又把后面三个都给破了,总共才用了一分钟的时间。

    “你们的风水阵都被我给破了,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吧?”杰克刘得意地说道。

    在场的人没有出声的,已然是默认。

    有些滥竽充数的,见旁人不说话,也没敢乱说。

    杰克刘见没人质疑,接着又得意地说道:“还有谁想要上来破阵,亦或是想要摆下风水阵,请尽管上台。”

    这一次,台下没有乱动的了。杰克刘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乎了不少人的预料。

    这里有
袭魔无弹窗
不少商人,一个心中嘀咕,看来这西方星相风水也好是厉害,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请杰克刘帮忙布置风水。

    蓦地里,一个西装中年人站了起来,他朗声朝台上说道:“刘先生,我是金马科技公司的马金耀,不知道刘先生在风水交流会之后,有没有时间到我们公司,帮我看下风水?”

    “刘先生,我是四一轻工的王德尚,想请刘先生抽空去给我的办公室看一下风水。”又有一个中年人起身说道。

    这些都是大老板,通常越有钱的人,越是信这个。

    在前面的座位那里,白眉宫的人还是按兵不动,打算再瞧瞧。

    此刻见到王德尚站起来说这样的话,贾真人不由得微微皱眉。

    原因很简单,王德尚以前是白眉宫的客户,捐了不少善信,而四一轻工的风水,也给白眉宫给看的,更是由贾真人亲自出手。

    现在王德尚提出来想要找杰克刘给看,显然是打白眉宫的脸呀。

    与贾真人平行的桌子旁,坐着是阳春观的道士,其中一个穿蓝色道袍的道士,笑着说道:“贾道兄,听说四一轻工是你们白眉宫的信士,现在突然要找那个杰克刘看风水,这可真是有趣。”

    这话一是嘲讽,二是在说,你们白眉宫要是不露出点真本事来,客户就让人抢走了。不过到底有没有本事,那就另说了。

    其实连贾真人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这些善信,你说他们真的信道吗?显然不太可能,他们只信钞票。谁的风水厉害,谁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就信谁,就请谁给看风水。

    一旦这次让杰克刘赢了,那对白眉宫的影响不小,难保还有像王德尚这样的,不再找白眉宫看风水,而是来找杰克刘。这都是大客户,丢掉一个,损失都不小呀。

    贾真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不悦不色,边上坐着的邱云机立刻说道:“师父,我上去把他的阵法给破了。”

    “你......有把握吗?”贾真人对这个徒弟实在不放心,自己现在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呢。

    “师父,这没人上去破,您光这么看,也看不出个什么端倪。我就算没啥把握,您是不是也能从中看出点门道。”邱云机倒是挺机智的。

    这半天来,贾真人都在等别人上去趟路,可没想到,确实又上去了两个,手一放进去,就给弹出来,着实邪门的很。

    所以,贾真人也没看出个子午卯酉。

    见徒弟这么说,也算是为自己分忧,贾真人点了点头,说道:“一切留神。”

    “是,师父。”邱云机答应一声,跟着站起来朝台上走去。

    见他上去,坐在中年坤道身边的上官宁低声说道:“师伯、师父,我也想上去试试。虽然我没有把握破阵,可我自认为能布置出来一个难度大一点的风水阵,让他一时无从破起,省的这些人小觑了咱们白眉宫。”

    “行,你上去试试。”中年坤道点头说道。

    “多谢师父。”上官宁也跟着站了起来,走了上去。

    邱云机和上官宁都穿着道袍,又是坐在前面的,后面的人一瞧,就知道是白眉宫的。

    瞬间就有人议论起来,“好戏来了,白眉宫的人出手了。”“怎么是俩年轻的呀,特别是那个女道士,才多大岁数,能成么?”“你懂什么,这叫投石问路。”......

    一点没错,就是投石问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