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66章 麻衣神相

第466章 麻衣神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听杰克刘的口气,他现在仿佛已经是胜券在握。没有人能够破得了他的双鱼生财阵,也没有人摆出的风水阵能难得住他。

    下面坐着的国人,无不义愤填膺,真是好大的口气,简直是不把人放在眼里。

    不过,倒也没有几个妄动的,都想着让别人上去破阵,从中累积一点经验。

    虽然玻璃缸放在主席台上,远处的人根本看不到,可是杰克刘的准备倒也齐全,专门安装了几个大屏幕,让远处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玻璃缸中的一切。

    蓦地里,后面终于响起了一个声音,“我来试试!”

    这个声音,马上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不晓得是哪里的玄门高手。

    很快,就从后面走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直奔主席台。才一上去,就有迎宾小姐送上麦克风,礼貌地问道:“先生您好。”

    “你好。”汉子大咧咧地说道。

    “请问您是哪个道派,或是哪个周易馆的?高姓大名?”迎宾小姐礼貌地问道。

    汉子一听说还得自报家门,边上又有媒体记者在拍照、录像,是立刻来了精神,他接过麦克风,有点激动地说道:“我叫麻十八,乃是麻衣神相的十六代传人,精通周易相面、奇门遁甲。我的麻衣道场是在盛兴街苏丁电器正门,前走十五米就是。在场的朋友,如果有兴致的话,改日可以前去交流。”

    杰克刘是从国外回来的,对麻十八说的地点,自然不太清楚,但是麻衣神相的大名,他是听说过的。

    他心中暗说,这次来的高手可真多,藏龙卧虎,没想到连麻衣神相的人都给惊动了。不过这样也好,就让我在世人面前展示一下厉害,什么道派、麻衣神相,通通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然而,在场以本地人居多,杰克刘不知道麻十八的“麻衣道场”在哪,其他的人却是能大概辨明方位的。

    旋即,在后面就有一个人喊道:“盛兴街苏丁电器正门往前,那不是天桥么。”

    紧接着,又有一个说道:“没错,是天桥呀。不会是天桥底下算命的吧!”

    好家伙,会场登时热闹起来,“是天桥没错。”“这星相风水交流会,怎么什么人都请呀?”“是呀,天桥底下算命的也能来?”“太不正规了吧。”......

    杰克刘听了这话,脑门子上都冒汗呀,他心中暗说,这都是谁的请柬,是人就给么?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杰克刘,当初他给道教协会下请柬,人家根本不搭理他。他担心交流会太过冷清,所以让人给本地所有的周易馆、算命看风水的人下请柬,必须要搞的有声有色,这种大的场面,不怕人多。

    可那些出去下请柬的人中,难免有勤快、有懒的,请柬的时候,也不看看对象,遇到那算命看风水的,直接就给了一张,反正来不来是你的事,请柬是出去了。

    台上的麻十八,此刻有些不高兴了,他认真地说道:“什么天桥底下算命的呀,我们麻衣神相一向秉承艰苦朴素,服务于民,不图暴利,只求善缘。”

    “行了行了,别扯那些了。”“就是,有本事的话,你赶紧把他的阵给破了。”......台上的人,那素质也真是没话说了,参差不齐。有些人,纯粹就是来看热闹的,先前的气氛有点紧张,也不便喧哗。此刻冒出来这么一位,马上就热闹起来。

    这麻十八不会是
雷武sodu
街头算命的,着实有些脸皮,他随即说道:“你们放心好了,我就这把他的阵给破了,用那五百万捐助失学儿童!”

    “好!”“好!”......

    他这一句话,更是点燃了现场的气氛,不少人对他按竖大拇指,一个天桥算命的,还想着捐助失学儿童呢。

    杰克刘这个皱眉呀,心中暗说,你是破阵的,还是上台演小品的。

    他赶紧正色地说道:“麻十八先生,这边请。”

    “好。”麻十八是挺胸昂头,来到玻璃缸前。

    朝玻璃缸里看了一眼,刚刚他也上来观摩了,这里的风水局很快,看似没什么特别,可是那两条鱼的虚影,只有用肉眼对着玻璃缸里看一会,才能看到。另外在大屏幕上,却是看不到的。

    杰克刘一向是金色的纸牌不离手,此刻他也是这般,纸牌在手里转来转去,等着麻十八破阵。

    这麻十八也就看了几眼,那蒲扇大的手,就直接伸进了玻璃缸,去抓里面摆放的一个老板台。

    可是才一触碰,他就是触电一般,手直接弹了出来,嘴里叫了声,“啊!”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都是一惊,麻十八更是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上面还有电,纯心不让人动呀?”

    下面的人一听这话,特别那些乱七八糟看眼的,立刻也都出质疑,“怎么回事呀?”“还把人给电到了!”“这算什么呀?”......

    杰克刘却是露出一脸的得意,说道:“麻先生,我这玻璃缸内的一切物品,全都是用绝缘体制成,如何会导电,而且这里也没有任何电源。”

    “那为什么我会被电打了一下?”麻十八兀自不服。

    “那是因为你的心术,你一心想要破掉这里的风水,所以才会触电。”杰克刘说道。

    “真的假的。咱们布局风水,特别是办公室风水,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你不能说担心被人家破阵,就到处都有电,那你让进来的人在哪坐呀?我明白,你这算是以小见大。”麻十八咧着嘴说道。

    “我不是说了么,只要不是纯心来搞破坏,阵法就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伤害。”

    杰克刘说着,招呼了一个礼仪小姐过来,又道:“你把这里的两个沙换个位置。”

    “是。”礼仪小姐立刻答应,但是终究也有点紧张。

    她把玻璃缸内的两个小型沙对换了一个位置,却是一点事情也没有。

    “看到没,她就是没有想要破阵的心思,所以阵法对她构不成半点伤害。”杰克刘洋洋自得地说道。

    “那、那我也看看......我也不破阵......”麻十八嘴里说着,又把手伸了进去。

    但是旋即又是“啪”地一声,他的手弹了出来,因为这次有准备,倒是没叫出声来。

    “怎么还有电?”麻十八怒道。

    “自然是你心口不一,嘴里说着不想破阵,心中却是想要破阵的。”杰克刘淡淡地说道。

    “那你废话,到这里来的人,不都是破阵的。”麻十八叫道。

    “那就得看诸位的真本事了。”杰克刘说到此,对麻十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麻先生,我看你恐怕也没这个本事破阵,还是暂且先去,换别人上来吧。”

    见人家这么说,麻十八只能愤愤地下台。不过他的上去,倒是让台下的人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双鱼生财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