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64章 无当斋居士

第464章 无当斋居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说的是杰克刘的星相馆吧,这件事我知道。  师父既然这么说了,弟子自然从命。”张禹没有二话,自己本来就打算去参加的,同样也想跟那个杰克刘切磋一下。

    “你怎么知道的?对了,你有一家无当斋,他是不是也给你下请柬了。”贾真人笑着说道。

    关于无当斋的事儿,张禹自然得告诉人家,办理度牒的时候,手续虽然简单,但是所有的资料、履历,也得拿出来登记。在家修炼,也得靠点谱呀,起码得有个地方。

    “我那无当斋,哪有什么名气,就是碰巧,他给我下了一张。”张禹谦逊地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这次如果你赢了,同样也能名声大噪。虽然你是我的弟子,可终究不属于我们白眉宫的人,弟子归弟子,门派归门派。咱们道家,分的很清楚。我看这样,你就以我的弟子,无当斋居士的名义出席。”贾真人笑着说道。

    “无当斋居士……这名头是不是有点大……”张禹第一次被这么称呼。

    “我贾崇阳的弟子,挂上一个居士的名头,不是太正常不过了。以你的实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无当斋居士的名号,将会极为响亮。”贾真人颇为得意地说道。

    道家在这方面很有讲究的,哪怕是贾真人的入室弟子,也可以去拜别的师父。同样,徒弟高过师父的,也不是没有。张禹一旦成名,他贾崇阳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脸上有光。

    而且道家不同于武林门派,道都是一样的,信奉的都是三清,就看谁能悟道。

    就好像是武当派的三丰祖师,点化他的度师是全真教的邱真人,令他得道的是火龙真人,后来师承华山睡仙陈抟老祖。但不管武当派有多大,在道家的说法是,武当派就是全真教的子孙庙。

    张禹修行的正一道的道法,所以贾真人的眼中,张禹不管日后有多大的能耐,就算是有本事开宗立派的都无所谓,那也是正一教的子孙庙。见到他贾真人也得叫一声好听的。

    何况,开宗立派哪有那么容易呀。

    当天晚上,张禹没有跟着回白眉宫,得回家陪小阿姨。等第二天早上,赶早来到白眉宫,从贾真人那里拿了关于积功德的详细说明。另外贾真人还给了他几本经书,让他回家背一背。作为一个道士,要是一本经也不会念,实在是很丢人的。

    他是贾真人的临度弟子,又是在家道士,所以也不用总在白眉宫,可以在自己的无当斋坐馆。

    用贾真人的说法,你是我的临度弟子,在外面有什么事,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找师门帮忙。同样,师门有什么事,或许也会找你。但是找你办的事情,都是算功德的。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人好事,最好也汇报一下,因为算功德。

    离开了白眉宫,张禹打算好好研究一下这些功德和授篆的问题,至于念经,先不着急。

    一转眼,就到了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日子。

    区领导住宅大院。

    温琼的二层小楼内,她正和女儿潘云一起吃早饭。因为是周末,潘云被母亲喊过来住,虽然在工作上跟母亲有些隔阂,可终究是自己的母亲。

    
最强武神图录最新章节
“铃铃铃……”

    这时候,温琼的手机响了,她放在耳边接听。

    “喂,武耀呀……不用来接我,等下我就跟小云一起过去……好的,等会见……”

    挂断电话,温琼看向女儿,说道:“你今天休息,也没什么事,不如跟我一起去出席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武耀也在那里。”

    “我不去,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你也是的了,没事管这种闲事干什么。”潘云摇着头说道。

    “那个杰克刘终究救过我的命,自从他上次给我……施法之后,我的头就再没疼过。”温琼说道。

    “那你自己去吧,别把我拉上,我对那个没兴趣。”潘云直接说道。

    “你这孩子……”温琼刚要数落女儿两句,可话刚到嘴边,她就感到脑仁一阵剧痛,就好似被锥子猛戳一下,疼得她惨叫一声,“啊……”

    身子跟着摔倒在地。

    “妈,你怎么了?”见到母亲这般,潘云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搀扶温琼。

    温琼的惨叫声也惊动了保姆,保姆赶紧冲进来,紧张地叫道:“怎么了?”

    “疼……我头疼……”温琼蜷缩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捏住脑袋,脑门子上是冷汗直流。

    “这、这……我去叫医生……”保姆已然手足无措。

    倒是温琼咬着牙说道:“找、找戚武耀……让他……带杰克刘来……”

    “妈,找他干什么呀?肯定是像张禹说的那样,他的那招不管用。我看还是找张禹吧。”潘云急切地说道。

    也是温琼的话提醒了她,料想是上次杰克刘施法没成功。潘云对戚武耀没啥好印象,当然也不希望杰克刘来给母亲治病。

    她马上掏出手机,直接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温琼就算有心给戚武耀打电话,眼下也是有心无力。温琼死死地捏着头,嘴里叫道:“他能行吗?啊……”

    “肯定能行!”

    潘云说着,那边的张禹接了电话,跟着手机里响起张禹的声音,“喂,潘云吗?”

    “张禹呀,你快来我妈这一趟!我妈出事了,突然头疼的厉害……”潘云急切地叫道。

    “阿姨出事了!”张禹不由得一惊,随即想起上次杰克刘给温琼化解煞气的事。杰克刘说这是灵魂之种,还用项链给温琼布置了一个阵法,以便强行压制锥头煞。

    当时张禹就觉得不一定靠谱,因为硬碰硬的话,一旦失败,很容易出现问题。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张禹随即说道:“我这就过去。”

    他现在本来已经出门,准备前往星相馆参加交流会。此刻一听说这事,哪能不管。自己有什么事,给潘云打个电话,人家马上就办,人家遇到了麻烦,自己自然也是义不容辞。

    张禹让出租车司机赶紧前往那个别墅大院,到了地方,就见保姆在别墅门口等着。这个大院,原本出租车根本不可能进来,但是现在,保姆也坐上了车,门卫是直接放行,让他们进去。

    进到二层小楼,温琼现在还躺在餐厅里呢,倒不是潘云和保姆不扶她,而是她实在疼的厉害,根本不让人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