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63章 符篆的等级

第463章 符篆的等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和贾真人坐着奥迪车离开别墅,贾真人亲自充当司机,今天晚上,把古曼童给解决了,贾真人收到了一千万的善信。而那两口子脸上的煞气,并没有消除,用贾真人的话说,这就是天道,把运气彻底还清了,才会消失。

    车子上道之后,贾真人突然说道:“小禹,你今天表现的不错,获得了一个功德,我这边给你记下来了。”

    “功德……这个功德不知道有什么用?”张禹对这个不太懂。

    “你不是还没授篆么,有了一个功德,才能给你加篆。”贾真人说道。

    “不是说……交了法信就可以得到授篆么?”张禹有些不解地说道。

    用太师叔孙昭奕的话说,只要交钱就行了。

    “交法信得到的篆,叫作戒篆,称上太初真弟子,根本没有资格使用符篆。”贾真人直接说道。

    “啊?”张禹不由得一惊,还以为给了钱就行呢,结果就这个,那有个屁用。他赶紧问道:“那怎么办?”

    “正常来说,成为上太初真弟子之后,再过三年才能升为正一盟威弟子,授正一篆,能够真正的使用符篆术。不过,你现在有了一个功德,应该够资格提前加篆。”贾真人说道。

    “这还好。”张禹终于松了口气。

    “你知道符篆分为几等吗?”贾真人又问道。

    “听我师父说,分为四等。最初是用黄色的符纸,再往后是蓝色、紫色和金色。”张禹答道。

    “四等是没错,但是黄色的符纸中又分七阶,每一阶都是都代表着一个层次。”贾真人说着,从道袍里掏出一张符纸递给张禹,说道:“你看看我用的。”

    张禹接过来一瞧,马上看出来和自己用的不同。他掏出自己的符纸一比对,跟着就现了端倪。贾真人用的符纸是明黄色的,而自己用的符纸则是嫩黄色的。

    “真不一样……”

    贾真人哈哈一笑,说道:“黄色符纸共有七阶,我用的这张,是七阶中威力最大的。你若是能以血画符,加以催动的话,可以尝试一下。”

    没有篆的人,以血画符不是稀奇的事儿,关键是你得有那个修为。

    贾真人自然能看出来,张禹年纪虽然轻,可懂的那么多,以血画符应该不是问题。

    “我试试。”张禹咧嘴一笑,他也知道,贾真人这也算是试探他,但他着实想要感受一下,这明黄色画符纸出来的符,威力到底能有多大。

    他咬破手指,点到符纸之上。才一上去,张禹就感觉到这符纸上面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他用的符纸上面,根本没有吸力,都是自己将真气强加到上面,需要的真气也不多。而这符纸上的吸力,简直是在抽他的真气。

    一张符纸要想产生法力,以血为媒介,以真气为辅助,可不是说谁画都管用的。

    张禹画了一张镇宅符,就觉得自己体内的真气不停地涌出,所需真气,起码是嫩黄色符纸的十几倍。

    不用拿出去试,张禹也能想到这张符纸的威力。肯定是自己以前用的几倍。这一刻,张禹不禁有点后悔,似乎不应该画镇宅符,画张破煞符多好。

    “好小子,你可比我想象中高明多了,竟然还能用血在这张符纸上面画出镇宅符来。知道么,我十年前才能
剑巫纪笔趣阁
画出来。”贾真人不禁佩服起来。

    张禹老着脸皮一笑,说道:“谢谢师父夸奖。那个啥……这个符纸能不能给我几张呀?”

    “这可不是随便给的,是用功德换的。”贾真人认真地说道。

    “这也得用功德换?”张禹这个汗呀。

    “你以为呢,你用的那种符纸,全凭鲜血和真气催动,符纸本身没有任何加持。可向上的每一阶符纸,都需要加持,而会加持符纸的人,白眉宫只有我师姐一个人。而她只能加持到杏黄色的符纸,明黄色以上的符纸,就需要元符万宁宫、大万寿崇真宫和天师府才能加持了。所以,想要得到这些符纸,就必须考功。而且即便你有功德,也得有对应的篆才能给你。如果没有对应的篆,也不可能给你,就算给了你,你照样也得用血来画,用朱砂是画不出来的。”贾真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这、这么麻烦……那得多少个篆呀?”张禹只知道授篆,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

    “也不多,正常来说,就十二个。”贾真人说道。

    “这还好……”张禹松了口气,说道:“那是不是一个功德就能加升一级呀?”

    “你做梦吧。”贾真人说道:“升篆第一要隔上三年,每加升一次,要比上次多一个功德,如果想要越级升授,每一阶还要多加两个功德。”贾真人说道。

    “我的妈呀,这么繁琐。”张禹挠头啊。

    “我修道三十年,累积多少功德,才加到第八个。”贾真人颇为自豪地说道。

    听他这意思,三十年加到这个数,已经算是相当牛x的了。

    “师父,关于功德这个,有没有具体的书……回去之后,我想研究一下。”张禹虚心地说道。

    “这个没问题。我看得出来,你天赋很高,修为同样也不低。你的度师,当初没给你彻底领进门,只是传授了你各种玄术,对于道家的具体情况,你还不了解。不过这些没有关系,我可以指点与你。”贾真人拿出来一副师长的派头。

    “多谢师父。”

    张禹现,跟贾真人在一起,确实能够知道很多事情。

    自己的太师叔,虽然也能指点一些,可终究是个瞎子,也不是正统道教出来的,对于一些繁琐的事情,恐怕也不是那么了解。

    现在要成为一个道士,创立一个道观,以至于日后打响名头,这里面要学的东西似乎很多。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想给你说一下。”贾真人此刻又道。

    “师父请讲。”张禹尊敬地说道。

    “前几天有一个西洋星相馆给我们道教协会了请柬,想要召开一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原本住持师姐是打算拒绝的,可因为政府方面有人出面,不便推辞,只好答应。这个星相馆搞出这么一出儿,无非是想扬名以外,一旦让他赢了,必然大肆鼓吹,对于我们东方玄学在国内的影响着实不小。所以,师姐让我出马,参加这次的交流会。那人的年纪不大,但敢这么做,想来是有所依仗,并非等闲。由我亲自出手的话,却也未免有以大欺小之嫌。你的年纪要比那个人低,修为却不亚于二三十年的老风水师,我想带你前去,届时由你出手,你看怎么样?你放心,这件事,可以给你算一个功德。”贾真人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