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59章 好处原来是这个

第459章 好处原来是这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他这话虽然不是恭维,但对贾真人的修为,着实是有几分佩服。

    可贾真人听在耳朵里,却很是受用,本道爷靠的是实力,绝对不是混事的。

    贾真人的脸色不再是那般傲慢,因为他看出来,张禹也是有些本事的。于是,他用长辈和缓的语气说道:“你是哪个道派的?尊师高姓大名?”

    以他的修为,能说出“尊师”两个字来,已经算是把张禹的师父当成同档次的高手了。毕竟自己那两个徒弟,这眼界似乎明显赶不上张禹。

    眼界这东西,不是靠吹出来的,得正了八经能看出来。

    自己露出的这两手,以及自己的猜测,都被张禹给说出来了,怎不叫人刮目相看。

    有的人是人前傲慢,那也得分人。比方说西毒欧阳锋,在跟沙通天、侯通海说话的时候,那叫一个不客气,把对方当孙子看。可遇到洪七公,他是不是得叫一声七兄呀。

    这个世上,大多数有真本事的人都傲慢,当他遇到实力差不多的对手时,就会收去傲慢之心,认真的对待,把对方当作同一个水平线上的。

    “家师没有道派,就是一个普通云游之士,他传了我一些本事,人就云游去了。”张禹见对方客气,也就如实说道。

    他说的也不假,无当道观都被取缔了,哪还有这个道派呀。至于老王头是生是死,张禹也不清楚,只能认为是云游去了。

    “看来尊师还是一位隐世高人。”贾真人轻轻点头,温和地说道:“你在外闯荡,其实也不容易,我观你是可造之才,若只是独自修炼,恐难悟道。不如拜到我的门下如何?”

    他的话说的很有诚意。

    邱道士和马道士一听师父这么说,都不由得一愣,想要贾真人门下的人有的是,可师父已经不收了。现在怎么就突然看中这小子了。

    张禹也没想到,贾真人能这么说,看对方态度诚恳,不像是开玩笑。

    张禹现在正打算找保举师呢,但不能找度师。他略一迟疑,也是真挚地说道:“道长,我已经有度师了,我的师父就是,可是我还没有授篆,但是不打算另拜度师,只想找一位保举师。”

    “你这话倒也诚恳……”贾真人哈哈一笑,说道:“贫道这一生,除了我的度师之外,还有六位师父。他们都是我的临度师。”

    太师叔跟张禹说过,不可以找度师,却可以找临度师。一个道士,一辈子很少一个师父,哪怕是一些道派宗师,一辈子也有好几个临度师。

    眼下这位贾真人,且不说年纪,就说刚刚展露出来的本事,也绝对是一号人物。

    想要得到度牒,就得有保举师,找谁帮忙不得说点好听的。现在人家主动收徒弟,要是不识抬举的话,岂不是失去了一个机会。

    张禹随即躬身说道:“弟子张禹拜见师父。”

    贾真人双手相搀,笑呵呵地说道:“快快免礼,这里不是施礼的地方,明日到白眉宫,咱们再行见礼。”

    “多谢师父。”张禹马上说道。

    边上的邱道士立即说道:“师弟,你这运气可真是不错,咱们师父可是白眉宫的高功……”

    不等他的话说完,贾真人就斜了他一眼,严肃地说道:“多嘴!”

    邱道士不敢多言,赶紧低下头去。马道士好似幸灾乐祸,朝邱道士一笑。

    王杰一听说贾真人是高功,当下来了精神,咧着
王者荣耀附身系统sodu
嘴说道:“真人……您能不能把我也给收了……”

    “贫道暂时没想过多收弟子,张禹或许是我最后一个传人,你嘛……另寻名师吧……”贾真人如此说道。

    看得出来,这老家伙眼睛还挺毒的,谁有本事,谁没本事,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这胖子满嘴跑火车,一看就不靠谱。

    王杰讨了个没趣,也不觉得尴尬,咧着嘴一笑,说道:“那、那就是咱们没缘分了……”

    贾真人收了张禹为徒,现在很是高兴,转头看了眼薛文治,说道:“薛信士,你家里的事情,我暂时无法化解,恐怕要从长计议。这样,我们先回去商量一下,明日再见。”

    薛文治也没办法,人家都这么说了,显然是破不了。他只好礼貌地说道:“那、那好……咱们明天见。”

    林雯就更加没法说了,张禹都拜贾真人为师了,那就只能再说了。

    随后,贾真人、张禹、王杰等五人告辞离开。贾真人告诉张禹,明天早上十点前来一趟白眉宫,按照道教规矩,临度师也是师父,必须行拜师礼的。

    现在道派也是很有档次的,贾真人是坐着奥迪来的,张禹坐上王杰的大货车离开。

    出了别墅区,王杰咧着嘴说道:“师叔,我说的没错吧。”

    “你说的什么没错呀?”张禹诧异呀。

    “我说你这次来,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呀,这不是找了一个临度师么。”王杰颇为得意地说道。

    “这也算呀!”张禹实在想不到,这位老兄的脸皮如此之厚,甚至忍不住说道:“难道这是你算出来的?”

    “那是必须的么,没有我的话,你上哪找这么一位临度师呀?我跟你说,你建道观的事儿,基本上就着落在这位身上了。”王杰大咧咧地说道。

    “那、那多谢师侄了。”张禹颇为服气地说道。

    实在想不到呀,这也能被王杰说成功劳。

    “师叔,我知道你觉得我不靠谱,可你要知道,你现在拜的临度师可是一位高功呀。”王杰一本正经说道。

    “高功……怎么讲?”张禹对这个还不太清楚。

    “你师父怎么连这个都没告诉你呢。”王杰故意皱眉说道:“这么说吧,白眉宫是镇海市最大的道派,天下九宗之一,门下的道士几千,高功恐怕不到十个。这些高功,很少当临度师的,一般都是亲传弟子,就算是这样,也不随便收徒。你这真算是捡到大便宜了,以后要是授纂,你也能占大便宜。”

    “原来是这么回事。”张禹点了点头,怪不得那个邱道士说他的运气不错。

    “师叔,那个啥……咱们都是自家人,原本这是打算,带您一起来赚点钱,结果钱没赚到,反而是成就了您,找了位名师。可是我这……我媳妇快生了……正缺奶粉钱呢,估计这买卖,也没我什么事了……这奶粉钱,您也知道,小孩子能吃呀……”王杰马上苦哈哈地说道。

    张禹心说,这脸皮果然够厚的,赤果果的要钱。不过今天拜了个高功为临度师,起码什么麻烦都解决了,估计自己得到授篆,也是早晚的事儿。人逢喜事精神爽,自己在船上又赢了那么多的钱,也就不差几个小钱了。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万块钱,放到前面,说道:“你孩子出生,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这点钱,给孩子买点好的奶粉。”

    “那我替我儿多谢师叔了。”王杰的脸上瞬间笑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