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58章 从长计议

第458章 从长计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这次前来客串,其实就是少年心性,有点好奇,想要看看王杰有什么本事。不曾想,胡弄人的本事是有点,真没事是根本没有。

    但是张禹记得一件事,那就是当初王杰曾经看出来方彤将有桃花劫,也不知道是真算出来的,还是瞎蒙的。

    眼下生的一切,让张禹并不后悔走这么一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多了解一些邪术,对自己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张禹琢磨起来,应该如何破阵。很明显,柜子上的痛哭的小孩,就是阵眼所在,可只能靠心眼看到,用肉眼根本看不到。

    这个阵法就如同有人在一个房间内布置好了风水阵,然后把里面的东西都给撤了,变成个空房子,可阵法仍在,让人无从琢磨。

    如果想办法强行给破掉,张禹也不是没有办法,奈何这里面有个值不值得的问题。

    古曼童针对的就是这两口子,所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什么问题。这个世上有一种借运的风水阵,说白了就是借走别人的运气,用来提升自己的气运。这种风水阵,都是损人利已,天道有循环,借走别人的运气,那是要还的,除非那个人死了,或者是你用借运赚来的钱去做善事。

    张禹分析,所谓的古曼童,其实就是牺牲了这个孩子,用这个孩子一生的气运,来成就一个人几年的气运。另外,还得是这个孩子人生的气运不错,一生的气运才能让人在算时间内赚取大量的财富。

    这样一来,张禹就彻底明白了,其实这个孩子现在就是来讨债的,找借走他运气的人要债。古曼童死的惨,骨灰之中必有怨念,外面加持了阵法,或许不是那么容易反噬,可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有人把它摆到了煞位上。怨气与煞位相结合,估计才让这两口子的运气转差,摔毁之后,里面的怨念彻底释放,加上煞位持续慢慢出来的煞气,改变了整个阵法的气场,从原先的借运,变成了讨债。

    只要把债务还上,阵法也就自行消失了。张禹认为,自己根本没有理由帮助欠债的灭了债主呀。

    特别是这两口子,人品好像也不怎么样,赚了这么多钱,没说干点好事,男的还找小三,甚至忘了两口子创业之艰辛。这都算是什么人呀?

    “天罡地煞,为我所有!妖魔邪祟,受死!”房间内的贾真人突然大喝一声。

    他的声音,马上吸引了张禹的目光,看来这个天罡地煞驱邪宁宅符咒术已经准备好,开始功了。

    然而,啥问题也没解决,该啥样还是啥样。

    “天罡地煞,为我所有!妖魔邪祟,受死!”贾真人又是大喝一声,效果依然如此,风平浪静的,连个动静都没有。

    “这……”贾真人不由得一愣,随即有点尴尬,事实证明,这里确实没有什么脏东西,否则的话,成不成的,也得有个动静。

    “看来只是区区煞气,算不得什么了!”贾真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说道:“你们俩把符纸收了。”

    张禹见他这么说,觉得这位贾真人还算是靠谱,起码知道是有煞气,比我这个师侄强多了。

    既然这样,那就接着瞧瞧,如果贾真人能够强行把这里的煞气破了,那这修为肯定是绝对的强悍。因为张禹自认为,凭自己的本事,在不去破阵的情况下,想要强行破掉这里的煞气,几乎没有可能。
大唐地主婆帖吧


    这时候,两个徒弟将1o8张镇宅符给收了。就见贾真人从怀里掏出来一面八卦镜,他跟着将一张破煞符贴到镜子背面,嘴里振振有词念了两句,猛地朝柜子上的煞位照去。

    旁人根本看不到,但是张禹看的真切,一道金光从八卦镜中射了出去。张禹现在没有用心眼去看,所以看不到那个小孩,然就在这一刻,原本的那平稳的哭声,突然变的极为凄厉起来,“嗷嗷嗷……嗷嗷嗷……”

    好似一个孩子的哀嚎。

    原本这里的煞气和怨念,并不攻向其他人,可是现在,张禹又清楚地看到一团裹着血红色的煞气朝贾真人的身上扑去。

    贾真人向后一个趔趄,贴在八卦镜后面的破煞符一下子自燃起来,瞬间化为灰烬。贾真人不由得一惊,嘴里叫道:“有些邪门!”

    说完,便快步走了出来。

    从这一点,张禹看的出来,这位贾真人的修为不弱,着实有些本事。可以肯定,如果是去年的张禹,他敢拿镜子和破煞符强行去破这里的煞气,当场就得重伤,落个煞气攻心都没准。

    看贾真人的样子,最多是受点小的内伤,无伤大雅。

    即便是这样,贾真人出来的时候,也有点灰头土脸,估计觉得丢人了。刚刚夸下海口,竟然没成,反而受了点轻伤,中了点轻微的煞气。

    两个徒弟也看出来不对,脸色有点尴尬。

    “没破了吧。”王杰这时候来了一句。

    “我师父都破不了,你能破!”邱道士直接没好气地来了一句。

    “怎么破不了!由我师弟出手,都是易如反掌,更别说是我了。”王杰竟然还能厚着脸皮说出这话,也算是一个极品了。

    “师兄,不好意思。我能看明白,但是我破不了,还是你来吧。”张禹直接把皮球反踢给王杰。

    王杰的口才和脸皮确实在那摆着,不愧是摆摊的,他当即说道:“废话,我也能看出来,但也没有把握。要不然,咱们回去从长计议。”

    张禹暗道一个“服”字,这话都让你说了。

    “我说这年头的牛怎么那么少,都被吹跑了。”小雅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

    张禹也没接茬,王杰全当没听到。

    对于小雅来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她只要不留在这里,根本听不到孩子的哭声。

    而薛文治和林雯不由得皱眉,这两边人都解决不了,那岂不是又得听一宿孩子的哭声。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时候,贾真人突然看向张禹,正色地说道:“你……确定这是一个风水阵?”

    “确定。”张禹淡定地说道。

    “可我怎么没看出来呢?我精研风水玄术多年,要是这里有风水阵,我不可能看不出来呀?”贾真人颇感诧异地说道。

    “你能这么问我,那说明你也开始认定是风水阵了吧?”张禹反问了一句。

    “你怎么看出来的?”贾真人好奇地问道。

    “这里没有脏东西,不然的话,以你的天罡地煞驱邪宁宅符咒术,就算是摆平不了,起码也能听个响吧。而那煞气也不是普通煞气,我看你的八卦镜也是个好东西,若是一般的煞气,以你的修为画出来的破煞符,再加上这个八卦镜,横竖也给打散了。”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