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55章 古曼童的反噬

第455章 古曼童的反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别墅响起孩童的哭声,这哭声不大,有点像啼哭,又有点像猛烈的风声。

    听到这个声音,张禹不由得一惊,万没想到,别墅内还会突兀地冒出这般动静。

    沙上坐着的小雅,显然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倒入薛文治的怀中,紧张地说道:“又哭了、又哭了......”

    林女士似乎也很是害怕,紧紧地攥住弟弟的胳膊,不敢撒手。

    王杰乍听到哭声,吓得打了个哆嗦,但他跟着咬牙说道:“何方邪秽,竟敢在本道爷面前作祟!离开,否则休怪本道爷剑下无情!”

    然而,他的恐吓,那是屁用没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似哭声,似风声的声音继续响起,和刚刚一样,不急不缓,不强不弱。

    “叮咚!叮咚!”

    这档口,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王杰吓得打了个哆嗦,其他的人更是惊叫一声,还是那位马道长说道:“是门铃,看你们吓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不屑地看了眼王杰,接着又道:“应该是我师父来了!还是看他老人家的吧,指望你们两个鼠辈,有什么用!”

    这家伙说完,立刻走过去开门。

    很快,一个身穿银白色道袍的五旬长者从外面走了进来。马道士跟在他的后面,邱道士现在也迎了上去,毕恭毕敬地说道:“师父,您来了。”

    薛文治和小雅也都赶紧跑过去,礼敬地说道:“贾真人。”“贾真人。”

    贾真人微微点头,旋即看到了张禹和王杰,他皱了皱眉,说道:“他们两个是哪里来的?”

    “师父,他们两个自称是在家修行的道士,问他们度师是谁,他们也不说,我看八成是街头的骗子。”邱道士马上说道。

    “没你们什么事,出去吧。”贾真人看向王杰,傲慢地说道。

    “怎么没我们的事儿呀,我正在作法驱邪呢!”王杰立刻说道。

    “就凭你?”贾真人摇头说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不就是......闹鬼吗?”王杰大咧咧地叫道。

    “闹鬼......”贾真人不屑地说道:“真乃无知小辈,乃古曼童反噬都不知道。”

    “这......”王杰立马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张禹一听这话,心中更为好奇,古曼童反噬这个词,他是第一次听说。

    以前师父从来没有讲过这种东西,看起来很是玄妙呀。

    “连这个都不知道,还驱邪呢!也不嫌丢人!”邱道士来了精神,得意地说道。

    小雅也是精神大振,看了眼林女士,得意地说道:“看你请的什么人呀,哪能比得上白眉宫的真人!”

    林女士有点尴尬,更多的则是担心。

    “让他们走吧。”贾真人此刻看向王杰。

    在任何人的眼中,王杰应该是做主的,毕竟道袍就比张禹的光鲜,而且年纪也比张禹大。

    “别在这里蒙事了,赶紧走吧。”邱道士说道。

    “赶紧走吧,你们也不懂,在这瞎折腾什么呀。”小雅也跟着说道。

    王杰为难地看向林女士,自己似乎真的是丢人了。

    张禹原本对于这两
我的英灵殿全文阅读
个钱没啥兴趣,就是好奇,眼下听说了新鲜的事物,那是更为好奇。他也看向林女士,说道:“林女士、林先生,这位道长是他们请来的,我和师兄是你请来的,我师兄做法还没结束,要是这么走了,岂不是成了他们自己说的算了。”

    林闯点头,说道:“薛文治,他们可是我姐请来的,如果让他们走的话,咱们的事就有失公允了!让他俩走也成,结束之后,房子一人一半。”

    “你白日做梦!”不用薛文治说话,小雅直接就急了,大声叫道:“由贾真人出马,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呀!现在还想着一人一半,别做梦了!让他俩留下好了,也让他俩见识一下,什么叫高人!”

    那贾真人听的是莫名其妙,不清楚这里面有什么事,倒是那邱道士赶紧在师父身边耳语起来。

    片刻之后,贾真人明白了,他轻轻点头,说道:“那不走也罢,就让无知小辈见识一下我白眉宫的道法。”

    他跟着看向薛文治,说道:“那古曼童现在何处?”

    “扔海里了。”薛文治说道。

    “这?怎么给扔了?”贾真人轻轻皱眉。

    “一到晚上,就有小孩的哭声,我这有点心烦意乱......所以,我白天就给拿出去,扔海里了。只是没想到,这扔了之后,晚上还继续哭,真是邪门了......”薛文治有些无奈地说道。

    “愚蠢......”贾真人摇头说道:“传闻古曼童内住有婴灵,你让它的身躯丢入海中,他岂能与你善罢甘休。”

    “还请真人一定施法救命。”薛文治见他这么说,急忙真切地说道。

    “这你放心,既然贫道一来,就一定能够为你解决麻烦。这样吧,你先说说这古曼童的来历,以及为何连夜啼哭。我了解了详细内情,才好施法。”贾真人正色地说道。

    对于这个,张禹也是十分的好奇,他的耳朵竖了起来,仔细倾听。

    只听薛文治有些沮丧地说道:“四年前,我和林雯做生意赔了钱,还欠下不少外债,林雯还不知是听谁说的,泰国有高僧能够制作古曼童,请回家里之后,就能够财源广进。于是,她就去泰国请了一个回来......”

    还真别说,那古曼童请回家里之后,两口子的运气很快就好转了,生意上扭亏为盈,还越做越大。

    随着生意的做大,两口子也越来越忙,越来越有钱。小雅是给林雯当秘书,自然有机会接触到薛文治,时间久了,就展到床上了。

    然而到了去年,生意突然又扭转了,好运气仿佛不在。当初患难的时候,两口子的感情很好,有了钱、有了小雅,加上生意变差了,两口子就经常闹口角。

    前些天林雯外出谈生意,薛文治就把小雅给领回家了。古曼童就是个泥塑的小孩,小雅以前没见过,薛文治也没跟她说,小雅看到之后,觉得挺有意思,就拿起来瞧瞧,不曾想脱手掉到地上,摔的粉碎。

    薛文治当时也没太当回事,寻思着现在生意也不好,看来这个古曼童也没什么用,碎了就碎了,装到盒子里,扔一边去了。

    谁曾想到了晚上,家里就有小孩的哭声,这把薛文治和小雅差点没吓死。二人开始还以为是幻觉,渐渐确定是真有孩子哭。薛文治意识到有可能是古曼童的邪门,索性趁白天不哭的时候,他壮着胆带到海边给扔海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