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53章 我们可是白眉宫的

第453章 我们可是白眉宫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铃铃铃......”

    这时候,张禹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瞧,是王杰的电话号码。张禹先是一愣,随即猜到,估计是这小子来要钱。不过这才几天呀,太师叔一个女的,一万块钱能吃多少顿呀。

    但他还是将手机放在耳边接听,说了句,“喂,你好。”

    “喂,师叔呀。我是王杰。”电话里响起了王杰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张禹问道。

    “我有个赚钱的机会,想照顾你一下,来不来呀!”王杰大咧咧地说道。

    “照顾我……”张禹上次就了解到王杰的人品了,这家伙有赚钱的机会,能想着他张禹?不太可能吧。但张禹还是开口问道:“怎么赚钱呀?”

    “今天有人找我去给驱邪、看风水,我这边......缺个......帮忙、打下手的。一时间,我这又找不到人,师叔您能不能......过来充个数,保管少不了你的好处......”王杰一本正经地说道。

    “帮忙......打下手......”张禹一听到他的话,脑子是直迷糊。

    “就是......我一个人布置驱邪风水阵,做个法事,有点忙活不过来,又找不到懂的人帮忙。琢磨了半天,这才寻思着找您帮帮忙。”王杰这次十分诚恳地说道。

    对于王杰有什么本事,张禹还真就不太清楚。不过听太师叔说,好像不是那块料。现在说是驱邪风水阵,还做法事,张禹不禁有点好奇,毕竟是自己师叔的孙子,肯定也应该有点本事。张禹也想看看,他到底能布置出一个什么阵法来,于是说道:“好,那我就去给你打个下手。在什么地方呢?”

    “我在南湾道那边,正在准备法器,你现在过来找我,到时候咱们一起出。”王杰说道。

    “那一会见。”张禹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张禹跟杨颖说了一下,要出去给人看个风水,晚上肯定回家。

    杨颖想送张禹过去,张禹寻思着王杰不一定靠谱,就别折腾杨颖了,让杨颖先回家歇着,他独自一个人搭车去了南湾道。

    到了地方,张禹就看到王杰的那辆破货车了,过了一瞧,车上的东西还不少,香案、法器,一应俱全。

    再看驾驶室内,王杰竟然还穿着一身道袍,真有点那个意思,这让张禹颇为意外。

    王杰也看到了他,立刻招呼道:“快快......上车......有俩个小子想抢咱们买卖,必须得抢到前头去。”

    “好。”张禹点头上了车。

    王杰跟着就丢了一个包袱给他,说道:“把这个穿上,去的时候,别说是我师叔,就说是我师弟。”

    张禹打开包袱,是一套半新不旧的道袍,他皱着眉说道:“这算是哪一出儿呀?”

    “你不知道,这是大买卖,雇主给......给两万呢......”王杰使个大劲,伸出俩手指头来,接着又道:“到时候我是主力,你听我的吩咐就行,万一说你是我师叔,你又没那个本事,这不是影响我形象么......我扬名立万,就靠这次了,你放心好了,成了之后分你一万。”

    张禹自然不差他那一万块钱,看这家伙使劲伸出俩手指头的样子,显然雇主给的钱不止两万。

    张禹也没揭穿他
最强小农民全文阅读
,点头说道:“行,师弟就师弟,到时候就看你表演了,反正我也没啥本事。”

    “你这年纪能有多大本事呀,我八岁就跟我爷爷风水玄术,到时候你跟我学学,保管你受用一生。行了,你就在车上把衣服穿上,我先开车了。”王杰口若悬河,一边说着,一边动了他那大货车。

    张禹点了点头,穿上了那套半新不旧的道袍。这道袍想来是王杰以前穿的,那大尺码,道袍就跟个大裙子似的。

    相较之下,王杰身上那套却是崭新的,隐然有点师兄的派头。

    车子开了能有四十分钟,来到了一个别墅区。王杰的车少不得要在门口登记,又给里面的业主打电话,核对无误之后,才把他们放进去。

    未几,来到一个大别墅前,三层的别墅洋楼,那就一个气派。张禹更加可以确定,这胖子纯是满嘴跑火车呀,这种人家找人看风水,能就给两万块钱?

    从车上下来,别墅的院门也自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

    一见面,王杰的脸上就堆满了笑容,“林先生、林女士,我们来了。”

    中年男女冲他点了点头,说道:“王道长,快快里面请。”

    “不着急,我这还带了不少法器来。你们放心好了,肯定帮你们把问题解决了。”王杰嘴里自信地说着,跟着看了眼张禹,说道:“师弟,你上车把香案搬下来。”

    这家伙倒也自觉,师弟俩字叫起来挺顺口。张禹点了点头,心中暗说,你就先折腾,我看你能摆出个什么阵来。

    他跳上货车,上面那香案挺沉,张禹给搬到车边,王杰在下面搭了把手,将香案搬了下来。跟着两人又一起将上面的众多法器全部取下,放到香案之上,搬着走进别墅。

    一进去,就是宽敞、明亮的大客厅,但给张禹的感觉,这里的氛围好像有点不对劲,略显阴郁,这房子里应该是有煞气。

    但是张禹没着急用观气术去看,就是随着王杰。此刻的大客厅内,另外还有四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男人的身边坐着一个二十六七岁,衣着时髦的妙龄女子。女子紧贴着中年男人,活脱脱的一个小三。

    余下两个,也是身穿杏黄色的道袍,看起来是哪里的道士,给张禹的感觉,这两位可要比王杰正规多了。

    这两个道士一看到王杰和张禹,其中一个立刻站了起来,满脸不悦地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既然请了我们白眉宫的人前来,为何还请其他的道派中人?”

    妙龄女子立刻说道:“这俩不是我们请的,是他们请的。”

    “你们不是一家的吗?”站起来的道士不悦地说道。

    “以前是一家的,现在不是了。”妙龄女子说道。

    “乱七八糟!”那道士跟着看向王杰和张禹,嘴里叫道:“我们是白眉宫了,这里没你们的事儿,你们走吧。”

    张禹听了这话,心中暗说,这白眉宫的人挺冲的呀。

    不过想想也是,听太师叔说,白眉宫好像是镇海市最大的道派。

    不想,王杰也不示弱,直接说道:“白眉宫又怎么了?我们也是受雇前来,钱还没到手呢,凭什么你一句话,我就得走呀!”

    道士闻听此言,不禁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是哪个道派的?我们可是白眉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