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51章 现在你欠我一条命

第451章 现在你欠我一条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萧洁洁闭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握着张禹的手,以免张禹的手抖得太厉害。

    她知道大概扎哪里,可等了能有两分钟,也没感觉到张禹下手。这一来,让她很是纳闷,萧洁洁心中琢磨,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地方,有点不敢下手呀?

    有心看看,哪好意思看呀。不过这丫头琢磨了一下,心中暗说,当初他都看过我身上不该看的地方了,现在他是生病,我这属于关心一下。再说了,刚刚也看了一眼,就那么回事呗。以后要是在一起了,还不是得经常看。

    想要这一层,她偷偷地睁开眼睛。只一瞧,张禹的右手拿着针,举在那上面,而左手也上去了,四根手指头压住小伙伴,大母手指头压住森林。

    这倒是很正常,要不然没法下针,可关键在于,张禹的左手同样也在抖,连带着那里的皮肉都在抖。整个都在抖,让张禹如何下针。

    张禹也是着急,越急越疼,越疼身上抖得越厉害。

    豆大的汗珠,从下巴上一滴一滴往下滴,就跟下雨似的。

    在后面撑住张禹的方彤,同样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的眼睛也偷偷地睁开,跟着现了这一幕。她的双颊火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萧洁洁突然一咬牙,说道:“你这也不是个事,我帮你把着吧!”

    说完,她的右手就伸了过去,压在张禹的左手上。

    可张禹的左手还是在抖,哪怕有她的一只手压着,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倒是张禹见到她的手上来,反而更是难为情,“你……这……”

    “什么这那的,自己都快死了,想的还挺多!”萧洁洁直接来了一句,跟着说道:“你把手拿开……我……我帮你压着……”

    说这话的时候,萧洁洁的脸,那叫一个烫,估计都能用来烤红薯了。

    “可……”张禹哪好意思。

    “行了!你救我一命,这次我算还给你了!”萧洁洁朝他一瞪眼,说道:“我欠你的洗澡和擦背,也一并扯直了!”

    她跟着就拉开张禹的手,把自己的小手压了上去。

    她粉嫩的小手上,现在也都是汗,把眼睛一闭,不管那些了。心中暗说,反正这东西以后也是我的!

    方彤看到这个,心中着急,差点就哭了。她不住地暗骂,萧洁洁你真是不要脸,要来也应该我来呀。

    张禹那里自然也没什么反应,除了丹田剧痛就是难为情和感激。

    既然横竖都这样了,张禹还是打起精神,死死地攥着银针,准备一次就给插进去。他的手还在抖,萧洁洁就一只左手握着他的手背,上面也都是汗,根本阻止不了张禹的抖动。

    “嗤”地一针下去,果然刺偏些许,银针直接断了,一滴鲜血淌了出来。

    疼肯定是疼,但跟丹田的疼痛相比,就不算疼了。

    萧洁洁眯着眼一瞧,知道是不成,她赶紧说道:“方彤,你过来帮忙,一起握着他的手。”

    言罢,她拿起毛巾帮张禹擦了一下血迹,重新又给压住。

    方彤也没什么主意,见萧洁洁这么说,也就照做。一只手搂住张禹的肩膀,一只手帮着攥住张禹的手。

    三只手在一起,张禹手上的抖动能够轻一点了。他找准穴位,直接刺了下去。

    这一
火影之黑色羽翼txt下载
次,银针没入曲骨穴。

    “呀!”与此同时,萧洁洁出一声惊叫。

    张禹和方彤,包括萧洁洁自己,一起看了过去。只一瞧,张禹原本沉睡的小兄弟,竟然瞬间崛起。

    三人都是一阵尴尬,张禹明白,曲骨穴是精魄的所在,银针不用自己有什么想法,下面条件反射就会起来。不过张禹现,丹田之内的气运气流此刻正一丝丝地流入生zhi轮,虽然不多,但也是见了成效。丹田内的疼痛,稍微削减,跟没银针刺入丹田时差不多。

    方彤的粉颊瞬间涨的通红,一双贝齿紧紧地咬住双唇,心中暗说,怎么……怎么比梦里的大那么多……这能成么……

    萧洁洁的脸比她还红,心中更为紧张、羞臊。房间内再次寂静无声,这让萧洁洁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

    “你、你瞎想什么呢?生病了……也不老实……”萧洁洁为了掩饰内心中的窘迫,这般埋怨道。

    “这……刺在这上面……就会这样…….”张禹尴尬地说道。

    “算了、算了……接下来呢?”萧洁洁委屈地说道。

    “接下来……”张禹权衡了一下,再次皱眉。

    现在自己的手,还是不怎么好用,接着往脐轮那边针灸,实在是没把握,不知道要扎多少针。而如果继续往下走,去刺海底轮上的会那里是英魄的所在,再分散出去一些气运气流出去,就还会缓和一下。

    只是会的位置,那就更加尴尬了。是在菊花和那个啥之间。

    见张禹又说半截话,萧洁洁急道:“我……我都这样了,你这还能有啥不能说的呀!还有更……的地方吗?”

    “是……那个……在它下面……”张禹说这话的时候,也是脸烫。

    二女闻言,那是羞臊难当,竟然还来呀。但她俩也明白,张禹这不是拿她俩开心,确实是性命攸关。

    萧洁洁一咬牙,那出来一副女汉子、无所谓的样子来,她叫道:“我那儿都碰了,还差再来一下子呀!你给我记住了,现在你欠我一条命!”

    这丫头把心一横,反正都这样了,全当那事提前了。她伸出手去,直接把那个什么丸给抬起来了。

    方彤看到这个,都好急哭了,心中叫骂,臭萧洁洁,你真不要脸,她是我老公……

    萧洁洁的心,眼下是“砰砰砰”的直打鼓,差点就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你赶紧的吧!”萧洁洁大声喊道。

    另一只手抓起根银针,递给张禹。

    “好!”张禹捏住银针,两个丫头捏着他的手,慢慢来到会那里。

    也仗着萧洁洁帮着压着那个,要不然的话,看都不方便。张禹虽然也在抖,好在比刚刚强了点,这次一针下去,银针便没入会海底轮为英魄所在,是各种身体、心智和灵xing渴望的贮藏所,这一次,一条条的气运气流沿着通过精魄流淌到这里。张禹丹田内的疼痛再次减弱。

    人体就是这样,如果扛住了最高压,之后压力稍一减轻,就能大大的松一口气。就如同一个人开始背着2oo斤的砖头,现在拿下去2o斤,马上就会觉得轻松不少。

    萧洁洁都能感觉到张禹手上的颤抖不像先前那么剧烈,她急忙收回来压在那个上面的手,说道:“接下来呢?你说吧,还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