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06章 杰克刘

第406章 杰克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个没有名字的别墅小区,小区的门口都是训练有素的保安站岗,一看这些保安,张禹就觉得不一般。

    潘云的车进到小区内,里面都是一栋栋的二层小楼,小楼的外表一般,不像有钱人家的别墅,显得金碧辉煌。

    但是这里,却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特别是刚刚路过的门禁,只怕是飞只苍蝇进来,也得被查个清楚。

    车子在大院内靠右侧的一栋小楼前停下,楼外就是个小花园,不同于那种大宅大院。在这小楼前,停着一辆迈巴赫,看到这辆车,潘云不禁微微皱眉。

    将车在车位上停到,二人下了车,直接进到院中。按了门铃,有保姆出来开门,打了个招呼,潘云说道:“我妈在哪?”

    “在二楼房间。”保姆礼貌地说道。

    “戚武耀又来了?”潘云皱眉问道。

    “来了,还带了一个人,说是给区长看病的。”保姆说道。

    “没事献殷勤。”潘云嘀咕了一句,便带着张禹上楼。

    张禹一边走,一边顺带着看这里的装修。一楼的大客厅显得是古典、大气,用的一切东西,都是十分的讲究,而且张禹能看得出来,这里应该是布置了一个风水阵,有助于官运。

    上到二楼,直接就是一个小客厅,在这里,一共有三个人。两男一女。

    正中的沙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的皮肤很好,和三十几岁的女人没什么区别。脸型略方,下巴有点尖,这种流线,没有半点违和感,特别的自然。凤眼朱唇,鼻梁笔直,头不长,和潘云差不多。身上一件深蓝色的衬衫,腿上是黑色筒裤,她的表情十分严肃,似乎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女人,给人只有端庄肃穆的形象,又有些不怒自威。

    两个男人坐在她左边的沙上,一个大概能有三十岁,国字脸,一双剑眉,穿的是夹克衫,给人一种踏实、稳重的感觉。

    另外一个,身穿天蓝色西服,年纪不到三十。他显得风度翩翩,头染成金色,还烫着大卷,颇有点外国人的意思。

    在他的手里,拿着一叠金色的纸牌,金灿灿的,好像就是黄金做的。这一叠金牌在他的掌中翻来覆去,可他的一双眸子却一直盯着中年女人的脸。

    “妈,我把大夫找来了。”潘云直接打起招呼,又看了那个国字脸男人一眼,说道:“你来了。”

    张禹也看出中间坐着的是潘云的老妈,于是礼貌地说道:“阿姨好。”

    潘云的母亲名叫温琼,乃是镇东区的副区长。见女儿到来,她微微点头,瞥眼间看到张禹。张禹年纪轻轻,女儿说是大夫,不禁让温琼有点疑惑。

    国字脸男人就是刚刚潘云嘴里的戚武耀,戚武耀马上站了起来,温和地会所的:“小云,你回来了。”

    跟着,他也看到了张禹,不由得一愣,说道:“这位就是你请来的大夫?”

    “是呀。”潘云直截了当地说道。

    “还有这么年轻的大夫……”戚武耀难免不屑,但还是一脸的微笑,说道:“温阿姨并不是生病了,被小人施了邪术。对了,我给你介绍……”

    说到此,戚武耀看向身边坐着的青年人,青年人此刻也站了起来,戚武耀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杰克刘,刚回国不久
极品书虫的世界sodu
,今天他的西洋星相馆刚刚开业,就被我给硬拉过来了。他师从意大利著名大星相师亚历山德罗皮萨诺先生,皮萨诺先生可是很少收徒的,他可以说是皮萨诺先生唯一的东方学生。刘,这位就是我常跟你提起来的潘云小姐,刑警队的警花。”

    杰克刘很是绅士,等戚武耀介绍完,便主动走到潘云身前,跟潘云握手。潘云象征性地跟他握手,客套了两句,就带着张禹到温琼右侧的沙上坐下。

    这一番介绍,基本上没人搭理张禹,而张禹现在却是好奇。戚武耀说潘云的母亲中了邪术,无缘无故的头疼,或许也真有这种可能。最让张禹好奇的,则是那位杰克刘。

    说来还真巧,今天刚看到那星相馆,本想进去瞧瞧,却没进成。结果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自己正好想要见识一下,西洋星相术到底有多厉害,此刻倒是省事了。

    虽然这么想,但张禹还是看向温琼,此刻温琼的印堂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中了一种比较强的煞气。只要确定了是什么煞气,由自己出手,应该不难化解。

    这时,温琼看向杰克刘,说道:“刘先生,我种的这种邪术叫什么?”

    张禹马上看向杰克刘,很想知道对方的说法。

    杰克刘的手,依然不闲着,还是在转动手中的那些张金色纸牌。他嘴里温和地说道:“您中的这个邪术叫作灵魂之种,想要化解并不困难。”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刘先生了。”温琼轻轻点头。

    一听说母亲让那个杰克刘出手,潘云连忙说道:“妈,张禹十分擅长这个,就连我们队里的不少人也知道他的本事,你让他试试呗。”

    温琼微微皱眉,但女儿是关心自己,专门找人来医治,总不能不给面子。

    她跟着点头说道:“那就请麻烦这位大夫了。”

    潘云忙拉了张禹一把,张禹走到温琼的旁边坐下,说道:“阿姨,能把手给我么。”

    “还是中医呢。”温琼将手伸给张禹。

    张禹将手搭在她的脉门上,脉搏一切正常,张禹随即问道:“阿姨的头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疼痛时都有什么症状?”

    “大概能有一个多星期,疼起来的时候,就好像是锥子扎一样。动不动就会疼……”温琼嘴里说着,突然闷哼一声,忙抬起双手,紧紧地箍住头,似乎现在又疼了起来。

    看到这里,张禹明白了,这应该是锥头煞。这种煞气,绝对是有人故意施为,否则的话,天地间不会自动形成这种煞气。

    “张禹,怎么办?”潘云急切地说道。

    “无妨。”张禹立刻说道:“阿姨中的是锥头煞,只是这个位置,吸取煞气稍微慢点,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

    “那你还不赶紧动手。”潘云催促道。

    “好。”张禹答应一声,双手抬了起来,作势就要给温琼按摩头部。

    “等等!”不想,戚武耀抢着说道:“小云,他靠谱吗?我看还是让刘出手吧。”

    “怎么不靠谱呀?”潘云认真地说道。

    “好了好了……”温琼将按在头上的双手放了下来,说道:“你们别争了,说说怎么化解吧……我这个头疼,来得快,去得也快,一天都不知道疼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