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404章 西洋星相

第404章 西洋星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是……叫我……”听到女人的声音,张禹转过头去。

    “就是叫你呀。”一个三十来多的女人冲着张禹热情地说道。

    女人所在的柜台,是出售内衣、小裤裤的,款式特别多,花样相当齐全。什么比基尼、丁字小裤裤,甚至还有情趣的内衣裤,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你叫我有事……”看到柜台上出售这些东西,都让张禹有点脸热。

    “是给女朋友选内衣吧……”看到张禹难为情的样子,柜台后的女人似乎见怪不怪,笑盈盈地说道。

    “这个……是我妹妹……”张禹尴尬地说道。

    给妹妹买内衣,这话基本上也没什么人信,哪有这样的好哥哥呀。

    女人自然也不信,但还是笑着说道:“你对你妹妹可真好。你妹妹喜欢什么款式的呀?”

    “我、我不太懂……差不多就成吧……要不然,你随便给我拿一条……小裤裤就行……”张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个劲地左右乱瞧。他都觉得边上有好多女人在看着他。

    “哪有光给人买小裤裤的呀,要买都是买一套。”女人看出张禹抹不开脸皮,不过也是,张禹年纪轻轻,估计也是第一次给女生买这种东西。

    “行行行,那你赶紧给我那一套吧。”张禹实在不愿久留,直接说道。

    “好,那大姐就给你选一套,保管你妹妹满意。对了,她是多大呀?”女人热情地问道。

    “24。”张禹说道。

    女人问的这个多大,不是年纪呀,听了张禹的这个回答,女人也是皱眉,哪有24的罩杯。她猜出来张禹是不懂,干脆说道:“那我给你挑个均码的吧。”

    说完,她当即从一大堆款式中,选了一套,递给张禹。她又笑盈盈地说道:“这套绝对适合你妹妹穿,而且一定会夸你有眼光。”

    她拿的是包装盒,盒子上画有内衣的款式,属于均码类型,基本上的身材都能穿。

    张禹看都没看,眼睛故意移到一边,嘴里尴尬地说道:“行行,给我装上吧,多少钱。”

    “2oo。”女人说着,就用口袋将盒子给装上。

    张禹当即付钱,拎着包装袋就跑。

    逃离了内衣专柜,张禹才算松了口气。他立刻离开商场,返回无当斋,当走到商业街的街口时,突然看到这里有一家偌大的门店,店门上的装修摆设很是古怪。

    来的时候走的是另一侧,张禹没有注意,此刻看到,不禁好奇地停下脚步。

    挂门上挂的都是一些星座装饰,有射手座、金牛座等等。若是别人来看,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张禹立刻就能确定,这应该是一个风水阵。

    不过这个风水阵很是特别,不属于太极、两仪、四象、八卦、五行、九宫等范畴。老王头传授他无数的阵法,可张禹却偏偏认不出这个。

    再看门上的招牌,写的是——西洋星相馆。

    “西洋星相……”张禹不由得沉吟一声。

    一直以来,张禹见过的、摆过的,都是东方玄术的风水阵,还从来没见过西洋的风水阵。对于西洋星相,他更是一点不懂。

    最近这几天,张禹除了在店里研究开心眼之外,偶尔也研究一下奇门八法中的阵法。

    战、困、杀、幻、气、星、炼、隔八法之中,困、杀、气、星四法,张禹是懂一些的。困指困阵;杀指杀阵;气指风
书剑长安小说5200
水,扭转气运;星阵则是能够斗转星移,呼风唤雨,追魂夺魄,逆天改命。

    这个星阵,最为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甚至还要跟符印祭法、混元鼎法、医术有很大的联系。之间相辅相成,奥妙无穷。

    正是因为这样,张禹没有领悟多少,甚至还有不少不懂的。眼下突然看到西洋星相,不禁动了进去瞧瞧的念头,看能不能有所借鉴。

    张禹跨步朝星相馆走去,门口站着两个迎宾的女人,身高都是一米七以上。

    看到张禹要进门,一个迎宾礼貌地说道:“先生您好,请出示您的请柬。”

    “请柬?”张禹一愣,问道:“到这看相还得要请柬吗?”

    “不是的,我们星相馆今天是刚刚营业,不接待外客,只准有请柬的宾客进入。如果先生您没有,那只能明天过来了。”迎宾又是礼貌地说道。

    “那好吧。”张禹点了点头,既然人家这么说了,那就改日来吧。

    金都花府,张禹和杨颖的家中。

    杨晓东坐在沙上,显得是无精打采,就连最喜欢lol都不玩了,嘴里叼着烟,大客厅内是烟雾弥漫,也不知抽了多少。

    上次输光之后,杨晓东是彻底傻了眼。他不知道等张禹和杨颖回来,现金饰不见了,自己该怎么解释。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杨晓东过去开门,一见来人正是刘强。他把刘强让了进来,一声不吭地坐回沙上。刘强则是笑着说道:“怎么这两天都没动静了,叫你出来玩,你也不出来。”

    “我没钱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杨晓东苦着脸说道。

    “你就是瞎玩,我昨天跟他们大战一场,赢了二十多万。”刘强故意得意洋洋地说道。

    “赢了这么多?运气这么好……”杨晓东羡慕地说道。

    “这可不是运气的事儿,你看这个……”刘强炫耀似的挽起衣袖,露出一个薄薄的小匣子,看宽度,也就跟一个扑克牌差不多。

    “这是什么东西呀?”杨晓东好奇地问道。

    “这叫换牌器。是我花两万块钱买的,玩上一把,就大赚了一笔。”刘强得意地说道。

    “换牌器,怎么用呀?”杨晓东一下子来了兴趣。

    这个换牌器,属于老式的出千工具,里面有卡簧,一个进口,一个出口,将一张牌塞进去之后,另外一个口里,如果有牌的话,会直接弹出来。

    当然,这也是需要手法的,像刘强这个手法,也是够呛。

    他专门拿出一副扑克来,在杨晓东面前演示,事先藏好一张牌,然后一人三张。刘强面前的牌是两j一个5,等刘强将牌拿起来,假装看了几眼之后,再把牌一掀开,就变成了三个j。

    杨晓东看了之后大喜,但随即担心地说道:“不能让人家看出来呀?”

    “你这不是笨么,咱们玩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床上,四个在床下。床上人看牌的时候,你会特意抬头去看他么?再者说,也不让你没把动用,需要合适牌的时候,杀他一把大的,不就行了。”刘强不屑地说道。

    “那、那扑克都是新开的,上哪弄牌藏里面呀?”

    “这还不明白,咱每人三张牌,当你看了牌,投降不跟的时候,是不是得把牌放到中间的牌堆里呀。你这时候,把一张牌塞进换牌器里,剩下的两张合在一起,往中间的扑克上一扣,那么多牌,谁能注意到你放回去几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