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93章 突发心脏病{第七更}

第393章 突发心脏病{第七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如此一块赌石,如果里面都是玻璃种翡翠,那基本上就达了。

    以现在翡翠的价格,一块好的玻璃种翡翠加工出来的饰品,随便一个手镯都要上百万。这块赌石,如果用来加工手镯的话,不知道能加工多少。

    当然,整块的冰种翡翠,倘若就是用来做小件,其实是有点浪费的。

    龙华池、龙华蓉拍下的赌石,接连几次出了意外。一边观看的张禹,心中可以确定,刚刚龙华池头顶的金光射出来之后,他的财运已经没有了。

    但是这块赌石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外,张禹是不清楚的。因为他先前也摸过这块赌石,里面大部分都有清凉的生气,看来这块赌石的人不在少数,而龙华池也是有极高的价格才将这里赌石给拿下。

    大家伙的目光都盯着赌石台上的赌石,看着切石工人顺着露出的翡翠切面,一点点地将表皮片开。

    然而,只蹭开两公分,意外就生了。这块玻璃种翡翠的厚薄竟然只有一公分,后面的竟然是石层。

    工人很是熟练地沿着石层将翡翠先给剖了出来,是一块厚度只有一公分的玻璃种翡翠。看透明度着实不错,但体积太小,跟龙华池的出价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了。

    “怎么这么小?”“确实是玻璃种。”“种老水足,就是太小了。”......

    边上的人小声议论,龙华池和龙华蓉都有些急了。

    龙华蓉叫道:“你沿着石层再切一刀。看看里面还有没有!”

    工人马上答应,用金刚砂轮继续切割赌石的表层。一层表皮下来,里面再次露出绿色。

    “见绿了!”“见绿了!”“看来里面还有!”......围观的众人都叫了起来。

    龙华池和龙华蓉的眼睛一亮,龙华蓉立刻话,让工人将里面的翡翠给剖出来。

    剖出来的翡翠不小,跟张禹摸出来的大小差不多。

    可仔细一瞧,哪里还是什么玻璃种的翡翠,分明就是一块干青种的翡翠。

    “干青种的!”“差距也太大了吧。”“怎么还有这种事?”“不新鲜呀,我还见过赌石里面开出来两三种翡翠的时候呢。”“这下又赌垮了。”......

    翡翠矿区里抓出来的赌石,石头里到底有什么样的翡翠,没有人会知道,也没有能从石层外看出里面有没有翡翠。

    一般来说,一块赌石里面,大多是一种翡翠。不过偶尔也会出现生成两种翡翠的情况。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出现那种色彩斑斓的翡翠。

    翡翠世界里,无奇不有,玄妙不已。

    有时这块赌石看起来,肯定是赌垮了,结果最后偏偏是涨了。有时看起来赌涨了,最后却意外的赌垮了。

    这种事情,久在赌石行当里混的人,早就不以为奇。

    “我、我......怎么会......”望着后面剖出来的一块干青种翡翠,龙华池使劲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生的一切。

    龙华蓉的那张大脸现在煞白,一脸血色都没有,完全是懵了。

    “哎呦呦......怎么变成干青种了呀......”叶蓉一直被龙华蓉压制的很惨。现在看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小说5200
到龙华蓉看出来一块这样的翡翠,瞬间一扫阴霾,她故意挖苦道:“看来人的好运不可能一直延续,上午赚了那么多,竟然还不收手,刚刚又这么拍,真是不想让我们过了。只是可惜,现在运气已经不站在你那边了......三个亿呀,就剖出来一块干青种,啧啧......”

    “啊......”听了这话,龙华蓉再也支撑不住,刚刚就已经大脑缺氧的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块能开出玻璃种翡翠的赌石上面。

    眼下开出来的翡翠都不值一千万,让人哪里承受得了,身子一软,登时坐倒在地。

    要不说么,人太胖了,对身体不是很好,上不得肝火。

    “姐、姐......”见龙华蓉摔倒,龙华池大急,立刻大叫起来。

    好在龙门石市一切齐全,还专门有医疗人员,当下有人出来维持秩序,让大伙后退,医疗人员跟着入场。

    龙华蓉其实就是突性心脏病,只要救治及时,根本没有问题。这种病,张禹自然也能治,奈何龙华蓉先前的嘴太损了,还敢骂他心爱的小阿姨,张禹怎么可能帮她医治。

    再者说,张禹现在丹田内还隐隐作痛,没有痊愈,更没心情搭理她了。

    医疗人员的技术十分熟练,先给龙华蓉服用了效救心丸,然后给她顺气,让她慢慢苏醒,最后八个人一起用担架,才把龙华蓉给抬出去。

    这种事情,在龙门石市也不算稀奇,一个月下来,通常都有两三起这种突心脏病的事故。一刀穷、一刀富,太过刺激了,任谁也受不了。

    龙氏家族自然也损失的起这三个亿,只是落差太大,让人根本承受不来。

    龙华池购买的赌石,现在已经全都开出来了,绝对是折戟沉沙。自己好不容易在父亲和爷爷的力挺下,拿到一个关键的任务,想要好好的风光一把,以便日后在家族中提升地位。现在可好,赔了一大笔不说,差点又把龙华蓉给搭进去。

    他哪还有脸留在现场,随着医疗人员匆匆离开拍卖场。

    “先前神气大了,现在真是报应来了。”“可不是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看上午给他俩得瑟的。”“这就叫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吧。”“我看差不多,嚣张过了头,老天爷都看不顺眼。”......

    现场的众人一个个嘀咕起来,上午在赌石区那里,别家谁也开不出来好的翡翠,龙华蓉一挑一个准,那嚣张得意的样子,其实不少人都看不顺眼。

    现在报应来了,少不得也要有人幸灾乐祸。他们的声音不大,可走在后面的龙华池确是听的清清楚楚。

    这些话在他的耳朵里,别提有多刺耳。他狠狠地咬着牙,心中暗骂,你们这帮王八蛋,竟然敢说老子的风凉话,咱们走着瞧。

    跟着,他又恨恨地嘀咕起来,“什么大师呀,什么金貔吞财阵。简直是在坑老子!等老子这次回去,咱们好好说道说道!就是这个破玩意,让老子丢尽了脸!”

    在他走后,切石工作仍在继续,接下来的11号赌石是聂怀波拍下来的。这是一块大体积,高水头的豆种翡翠,色彩均匀,那叫一个漂亮。虽然没有玻璃种和冰种那么值钱,但也绝对是赌涨了,大赚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