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44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344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罗海不知道该怎么办?

    罗母更是着急,因为祸是她惹的。情急之下,她赶紧上去抱住赵局长的胳膊,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赵局长呀……都是我不好,不该瞎咧咧……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们家吧……我再也不敢了……”

    她的脸皮也厚,直接就哭上了。

    罗海也赶紧过去,苦着脸说道:“赵局……我……您对我们家大恩大德……都怪我……您别跟我计较好不好……”

    看到这一幕,周围这么多人,登时就有点懵,这大过年的是干啥呀?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当日罗母可是当众说赵局长过不了春节,那嚣张的样子,仿佛老娘天下第一。

    现在人家赵局长没事,看来罗家是要倒霉,要不然的话,以罗家人的行事作风,哪能跑到张家来拜年,这明显是服软了。

    见到了赵局长,就差给跪下了。

    想到罗家平日里的嘴脸,也没人同情他们,都在看热闹。

    赵局长是直皱眉,连忙说道:“你们别这样、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赵局长,我就是嘴欠,这个嘴该挨揍呀……”罗母说着,抬手就给自己好几个嘴巴,打的是啪啪作响。

    她眼泪是哗哗的淌,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您就饶了我们家吧……别拆我们家房子……”

    这倒好,把担心的那点事全都给说出来了。

    高建武两口子在不远处看着,也不敢过来说话。高建武心中暗说,你们家就得瑟吧,真是活该,什么话都敢当众说么。

    罗海的父亲倒是不能像媳妇那样,他一眼看到了张禹和张老爷子,急忙过去拉住张老爷子的胳膊,苦哈哈地说道:“大伯,以前都是我们家不对,您老人家千万别放在心里。那个啥……还有小禹呀……你帮忙跟赵局长说说呗,别难为我们家了……”

    张禹心说,你们家这是自作自受,先前得意的时候忘了。他也不出声,可张老爷子这把岁数了,心肠也软,让罗父这么一闹,不禁有点为难。

    特别是这大年初一,整这么一出来,算什么呀?让不让人过年了?

    老爷子只能看向张禹,说道:“小禹啊……这、这……”

    罗父也看向张禹,一脸悲痛地说道:“小禹……你就原谅我们家吧……我们家以后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

    张禹无奈地说道:“人家赵局长大人大量,怎么可能因为小事跟你们一般计较,你们多余了。该干啥就干啥去吧。”

    “你跟赵局长说一声……要不然,我给你跪下了……”罗父生怕解决不了儿子的问题,作势就要给张禹跪一下。

    张家的人赶紧扶住他,张禹的老爹说道:“小禹,你去赵局长说一声,咱们还得过年呢……”

    可不是么,这大过年的,让不让人过年了。张禹皱着眉来到赵局长身边,此刻的罗母已经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看那意思,也要给赵局长磕一个。罗海更是可怜巴巴地站在边上。

    赵局长更是头疼,见张禹过来,就说道:“算了算了……你们赶紧回家吧……我也没跟你们计较什么,这样算什么……罗海,你赶紧带你父母回去……”

    有了这话,已经算是赵局长答应下来,不一般计较
抗日之特种战将小说5200
了。

    真要是把人家给惹恼了,当场走了,以后估计更得难堪。罗海只能连连道谢,将东西留下,把父母拉走。这一场闹剧,才算结束。

    杨家的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杨家的老二、老三还有杨颖的姐姐都看着杨猛两口子,像是在说,这就是罗胖子家,啥熊样呀?都快给张家跪下了。

    杨猛两口子更觉得难为情呀,当初怎么就有眼不识泰山呢?

    大牛屯就这么大,亲眼目睹罗家丢人现眼的人可不少,不用半天的功夫,这件事就传遍了整个大牛屯。

    张家也实在也摆不下那么多桌子,招待这么多人。不少人在罗海一家走后,也先后告辞离开。

    家里终于消停下来,渐渐开始谈笑风生,做长辈的也开始红包了。

    赵局长的爱人没少带钱,挨个的给红包,张杨两家也是,特别还给赵淼了不少红包。

    这里得到红包最多的,应该就是赵淼和方彤了。张禹以前也是有压岁钱的,但是不多,也就是自家人给点,没想到这一次,收获也是颇丰,杨家和来串门子的,都给他红包。就连杨颖,也给张禹、方彤包了红包,这让张禹颇为不得劲。

    杨颖却只是朝他甜甜一笑,来了句,“傻样。”

    距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唠嗑的时候,赵局长拽了一下张禹的衣袖,张禹马上会意,料想是有什么事,就和赵局长出了屋子,来到前院。

    赵局长见四下无人,笑呵呵地说道:“老弟,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呀?”张禹好奇地问道。

    “那个啥,其实我也挺喜欢风水、周易这些的,还自己研究过。我家里的风水就是我自己布置的,现在感觉,肯定是不行。所以我寻思着,你能不能收我为徒。”赵局长有点难为情地说道。

    他什么岁数,张禹什么岁数,他提出向张禹拜师,绝对是勇气可嘉。

    可以说,这几天来赵局长就在家里合计这事,最后才下定决心拜师。

    “啊?”张禹不由得大吃一惊,赶紧说道:“这、这......这哪成呀?”

    自己比赵局长的姑娘大不了几岁,还收赵局长为师,开玩笑呢?

    “我是真心拜师......老弟,你就收我为徒吧......要是拜师有什么讲究,我可以施大礼......”赵局长真切地说道。

    “不是这么回事......老哥......这不然这样,咱们切磋切磋,交流一下,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拜师,我小小年纪,实在受不起。”张禹见对方这么认真,也有点着急。

    他都这么说了,赵局长一琢磨也是,点头说道:“那也成,你指点指点我,我一定虚心学习。”

    张禹其实也没有什么收徒弟的打算,更别说收这么大一个徒弟。

    但是张禹考虑的也多,自己还要去镇海,家里这边,如果有赵局长撑着,那一切就好办多了。起码在屯子里,没有人再敢瞧不起老张家。

    张禹和赵局长约好,等到初四那天,张禹去他家里走一趟,算是回拜。顺便看看他们家的风水,再指点赵局长一二。

    这把赵局长高兴的不像样子,他是见识过张禹的本事,要真能学个皮毛,只怕也够自己受用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