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17章 什么味道

第317章 什么味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就说么......”张禹说着,赶紧从被窝里出来,凑到方彤的身后,关切地说道:“你现在怎么样?”

    同时张禹也在纳闷,上次已经破了尚温的阵法,想来尚温必然会遭到反噬,现在到底什么样了,虽然不清楚,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这尚温的胆子未免也忒大了,明明知道他有破阵的法子,竟然还敢来这套,真是嫌命长呀。

    听到张禹来到身后,方彤又是芳心乱窜,她结结巴巴地说道:“现在......好些了......”

    “把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张禹关心地说道。

    “嗯......”方彤怯怯地应了一声,把手伸了过去。

    黑暗之中,张禹先摸到了方彤的手指,上面挺湿、挺黏的,他纳闷地问道:“哪来的水呀?”

    “呀!”方彤又是惊叫一声,慌忙把手缩回来,又羞又臊,又是紧张,看那样子,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被家长现了。

    “又怎么了?”张禹不解地问道。

    对于女人的事情,张禹知道的真不多,而且他压根就没往那个地方想。

    “我、我、我没事......不用把脉了......还是睡觉吧......”方彤羞怯地说道。

    “真的没事吗?”张禹多少有点不放心。

    “真没事......要是有事的话,我告诉你......”方彤都好急哭了。

    “那好吧......”眼瞧着方彤这个样子,张禹也不便强行给她把脉,只好说道:“你好好休息,要是感觉哪里不舒服,你就告诉我。”

    “嗯。”方彤扁着小嘴应着。

    张禹拿过方彤的被子给她盖上,这才回到自己的被窝,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丫头大老远地跟自己回到老家,可别出什么意外。

    于是,他便准备咬破手指,使用一下观气术,看看方彤的气运如何。

    然而,手指刚放到嘴边,便嗅到一股青青涩涩,略有一点香泽地味道。

    “什么味呀?”虽然张禹和华雨浓有过一夜风流,可他终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爱好。具体的技巧,也没学过,所以对这个并不太清楚。

    他跟着还是咬破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下,查看方彤头顶的气运。

    气运的颜色一切正常,只是象征着爱情运的正粉色比较旺盛,再无其他。

    “也没事呀,这丫头,晚上怎么这么怪。算了,先不去想了。”

    张禹索性也不去想了,转过身子,又开始睡觉。

    方彤蜷缩着身子,听了房间内的动静,感觉到张禹好像转身了,这才偷偷地扭头观瞧。

    她终于松了口气,心中暗说:今天可真是丢死人了,幸亏他不懂,不然的话,得把我当成什么样的人呀。

    头半夜,方彤压根就睡不着了,等到后半夜三点多钟,炕头不是那么热了,加上开了一天的车,也确实有点累,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张禹早上六点多钟就醒了,起来到院里方便,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妈从卧室里出来。

    “妈,早。”

    舒梅则是马上凑到儿子身边,低声说道:“臭小子,昨晚你们俩干什么了?”

    “什么也没干呀......”张禹莫名其妙。

    “哼......”老妈轻哼一声,斜了儿子一眼,就朝外面走去。

    瞧她的意思,仿佛是一切尽在掌握,你小子瞒也瞒不住。

    张禹更是纳闷,嘀咕起来,“啥意思呀。”

    他现在也不困,进屋去穿衣服,准备
太古龙象诀帖吧
做早饭。

    这功夫,母亲从院里回来,一头钻进了他的房间。方彤还在睡觉呢,睡在炕头,再加上昨晚的事,小脸红扑扑的。

    老妈立刻斜了儿子一眼,像是在说,你能瞒得过老娘。

    她跟着低声说道:“起那么早干什么呀?不能多陪人家一会。”

    “她睡她的,我做饭。”张禹说道。

    “用得着你做。”老妈白了儿子一眼,埋怨道:“你就一点不懂的心疼人呀,再躺一会,等丫头醒了,一起吃饭。”

    说完,她转身出了房间,顺手把门轻轻关上。

    张禹再次挠头,心中暗说,我又怎么了?心疼啥呀。

    他无可奈何,只能再上炕上躺着。

    方彤素来是晚睡晚起,昨晚睡的晚,起的肯定不能早了。快八点的时候,张禹听到对面屋的脚步声,跟着是老爹的声音,“小禹还没醒呀。”

    “你小点声。”老妈的声音随即响起,然后就听到老爹被重新推进房间的声音。

    张禹就算是六识再好,终究也不是顺风耳,那边的房门一关,他就什么也听不到了。估计也是老妈说话的声音特别小。

    一点也没错,对面屋里,老妈正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昨晚他俩累到了,让他俩多睡会。”

    “这小子......在家里就......也太不把咱俩放在眼里了......”老爹也是压低嗓子说道。

    “这事放什么眼里呀,昨晚要是开花结果,我十个月后就能抱上孙子了。”

    “也是哈。这事做的对,我也挺着急的。”

    “赶紧准备准备,那个鸡汤温着,等丫头醒了,先紧着她。”

    这两口子可好,连抱孙子的事儿都想到了。

    方彤是九点多钟醒的,穿好衣服,就准备先去上卫生间。一到堂屋,老妈就主动关心地问道:“丫头,睡的好么?”

    “嗯......”方彤轻轻应了一声,跟着想到昨晚的事儿,俏脸绯红,急匆匆地说道:“阿姨,我先上卫生间......”

    然后,就一股脑地跑了。

    看到方彤这般神情,老妈更是认定,昨天晚上张禹没干好事。

    吃早饭的时候,老妈那叫一个殷勤,专门给方彤盛了一碗鸡汤,鸡腿什么的都紧着方彤。

    张禹看到这一幕,心中暗说,谁是你亲儿子呀。

    按照原定计划,今天去张禹的爷爷家。

    老爷子家的房子很大,一共两个院,前院是木匠作坊,后院是住宅。

    张父一共兄弟三人,张华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老爷子是最小的儿子一起住,家里除了二儿子务农之外,张华和三弟都在木匠作坊里干活。

    现在屯子里都传遍了,张禹衣锦还乡,还带着漂亮的女朋友,开着奔驰车。

    老爷子和老伴那是高兴不已,长孙这是真出息了,大清早的就在门口等着。张禹他们一到,少不得一番热闹。

    张禹给爷爷、奶奶和二叔、三叔带了不少礼物,全家其乐融融,奶奶更是拉着方丫头的手不放。方彤更是主动请缨,跟着张母一起下厨房,得到家里的一片赞许。

    特别鸣谢:牛魔王的爸爸,纳南流云,吊儿郎当,核资tv,月生观澜,djboh,泪,叶不离,等待一个人,落尘大大的打赏,还有今天近3o张月票和3oo多张的推荐票。

    一看今天我的亲哥亲姐们的气势就不一样,很明显是圣诞啪啪过瘾了。老铁在此拜谢亲哥亲姐们的支持,一定会再接再厉。

    另外,本书的更新是每天零点准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