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06章 兄弟阋于墙(第五章)

第306章 兄弟阋于墙(第五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次日中午,蒋雨霖在总经理办公室内收拾东西。

    父亲的话是不会更改的,自己必须离开镇海,去国外避避风头。

    刘莺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他看的出来,蒋雨霖现在心情很差,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这时,蒋雨霖从抽屉里翻出一张光盘,他随即想起来,这不是拍着弟弟把柄的那张光盘么。

    蒋雨霖微微皱眉,看来可真是流年不利,不仅自己被人算计,老二还被人要挟。这事要是被老爹知道,估计不给气死,也得差不多。

    “铃铃铃……”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蒋雨霖立刻接听,说道:“喂。”

    电话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老板,事情已经查出来了。”

    “什么人做的?”蒋雨霖的声音立刻冷了下来。

    “是马鸣风收买记者将新闻爆出来的。但是网上的视频,我查不出来是谁上去的……”男人小心地说道。

    “什么!”蒋雨霖听了这话,眼睛都红了。

    既然马鸣风收买记者爆料新闻,那网上的视频肯定也是马鸣风他们的。

    马鸣风代表的是谁,自然是马鸣雪和二弟蒋雨震了。

    “混蛋!”蒋雨霖大骂一句,一把就将手里的电话砸了出去。

    刘莺吓得打了个哆嗦,都不敢去问是怎么回事。她从来没见过蒋雨霖这么大的火儿。

    蒋雨霖瞪着眼珠子,猛地看到刚刚放到一边的光盘,他直接将光盘捏到手里,咬着牙说道:“老二啊老二,没想到你们竟然派人跟踪我!可是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我的手里也有你的把柄。是你先不讲兄弟情面的,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蒋大公子当天晚上就登上了前往英吉利的飞机。可在第二天早上,镇海市再次迸出一条轰动的新闻。

    “蒋家二公子蒋雨震取向怪异,男女通吃!”“惊!蒋家二公子竟有如此爱好!”“ord哥!蒋家大公子刚爆xx,蒋家二公子又出奇异癖好!”“混乱的豪门生活,难道就是这样!蒋宪彰一世风流,蒋家子弟青出于蓝!”……

    蒋家别墅。

    蒋宪彰的房间内,眼下好似病房,摆满了各种医疗设备,还有四个穿白大褂的大夫。

    老爷子现在躺在床上,双眸紧闭,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今天早上一看到报纸,蒋宪彰就背过气了。纯是被气的。

    此刻在病床旁,还站着蒋雨震、蒋雨霆、马鸣雪、马鸣风、平叔、海叔几个人。

    众人眼巴巴地看着床上的蒋宪彰,只怕也是各怀心思。

    终于,蒋宪彰缓缓地睁开眼睛。

    “爸,您醒了。”“爸,您醒了。”“宪彰……”“姐夫!”……

    蒋宪彰四下瞧了一眼,当他看到站在一边的蒋雨震时,竟然将手提了起来,哆哆嗦嗦地指着蒋雨震,“滚!”

    “爸……我那个……”

    蒋雨震赶紧解释,可不等他把话说完,蒋宪彰又咬牙切齿地叫道:“滚!马上给我滚!蒋家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光了!咳咳……咳咳……”

    说到此,他不由得剧烈的咳嗽起来。

    “父亲……”蒋雨霆一脸的关切,赶紧拿出手绢给父亲擦嘴。

    “父亲,我这是被人陷害的……”蒋雨震委屈地说道。

    蒋宪彰抓住蒋雨霆的手,另
永笙纪无弹窗
外一只手指着蒋雨震,咬着牙说道:“你好模好样的,就有人陷害你了!瞧瞧你这点出息,还能跟男人……咳咳……咳咳……滚!马上给我滚出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我……”蒋雨震也不知该说点什么好,毕竟自己的取向问题,被爆料出来了。

    和女人那个,可以称之为风流,和男人的话,那怎么说呀……

    “二哥,您少说一句吧,让父亲好好休息……”蒋雨霆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马鸣雪也知道不能让丈夫继续火,她无奈地看了儿子一眼,说道:“雨震,你先出去吧……最好……去避避风头……我这边已经找人公关了……”

    蒋雨震点了点头,又低着头看向父亲,说道:“爸,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他也不敢逗留,生怕再把父亲气个好歹,连忙出了房间。

    走出别墅,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蒋雨震立刻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电话一接通,他就咬着牙说道:“博锐,查到没有,是什么人干的?”

    “查到了……是、是……”电话里的男人吞吞吐吐。

    “快说!是谁!”蒋雨震喝道。

    “是蒋雨霖……”男人小心地说道。

    “是他!”蒋雨震听了这话,一双鹰眼差点瞪出来,猛地一把将手机狠狠地砸了出去,嘴里骂道:“王八蛋!咱们势不两立!”

    三天之后,蒋氏集团宣布,由三公子蒋雨霆出任天子广场总经理一职。另外,蒋氏集团决定上市。

    蒋家的热闹,自然和张禹不生什么关系。

    玉龙湖那边,在大彪哥的帮衬下,已然动工,走上正规。年关将至,张禹这天来到聂老爷子和禇老爷子家里串门,也算是暂时告别。屯子里有讲究,腊月二十三之前必须要到家。

    在褚爷爷家里吃了午饭,还陪着两位老爷子下了会象棋,快四点的时候才离开。两位老爷子当然不舍,叮嘱张禹回来之后,一定要过来吃饭,好好聚聚。因为仓促,倒是没准备什么东西让张禹带回家,但是两位老爷子都给儿子打了电话,让儿子多准备点年货,明天给张禹送去,让他给父母带去。

    张禹不敢走正门,担心遇到牛艳玲,再惹出麻烦,所以绕路前往侧门。

    快到侧门的时候,一辆悍驴从外面开了进来。张禹一看到这车,就打了个哆嗦,不正是鲍佳音的车么。

    不过张禹旋即松了口气,看到鲍佳音没啥事,不是她妈就好。

    “刹”地一声,悍驴车在张禹面前停下,紧跟着,就见副驾驶车窗放下,从里面探出个脑袋,“这不是小张吗?”

    张禹一瞧,是鲍佳音的老爹鲍诚文,张禹赶紧打招呼,“叔叔。”

    “小张,是不是佳音告诉你,我今天回来,你专程在这等着呀。”鲍诚文一脸和蔼,微笑着说道。

    “啊……啊。”张禹都好哭了,无奈地点了下头,就是不想碰到,怎么这么巧呀。

    “赶紧上车,到家里坐。”鲍诚文热情地说道。

    “那……好……”张禹结结巴巴,只好上车,心中不住叫苦。

    才一坐下,就见坐在驾驶位上的鲍佳音已经转过头来,向他露出要吃人一般的目光。

    张禹一脸无辜,心说,我也不想的。

    因为鲍诚文在车上,俩人谁也不敢乱说话,车子很快就开到鲍诚文家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