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300章 命悬一线

第300章 命悬一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啊……”

    房间内,张禹和方彤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唤了一嗓子。

    方彤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舒服,让人神往。可张禹的叫声,纯是疼的。

    好家伙,这丫头右手的指甲狠狠地扣在张禹的手背上,直接就给刺破了。

    等张禹回过神来,方彤的身子又是一软,手也无力地放下。张禹抬手一瞧,四个血口子,他心中暗说,这可真是浪费呀,有这血都够画张符的了。

    不过张禹马上意识到,不能让方彤再继续这样了,他必须把方彤叫醒,然后询问方彤,最近还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以及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方彤,醒醒。方彤,醒醒……”张禹连续招呼了几声,声音越来越大,可是睡梦中的方彤仿佛根本听不到。

    张禹伸手去拍方彤的肩膀,再次叫道:“醒醒,醒醒……”

    方彤仍然没有回应,嘴里又开始了先前的哼哼唧唧。

    一看来轻的不行,张禹便在方彤的胳膊上捏了一把。结果让张禹意想不到,方彤竟然没有感觉,还是没醒。

    张禹又加了点力道,现在这个手劲,换谁都得疼醒,可惜的是,方彤还是没醒,浑然不觉。

    “这……”张禹再一次傻了眼,要是这样下去,继续让她做这个梦,那可就糟了。

    迟疑一下,张禹上了床,将睡梦中的方彤搬了起来,将她的脑袋放到自己的腿上,张禹伸手开始在她的头部进行按摩。

    以张禹的手法,能把人给轻易的按睡着,同样也能把人给轻易的按醒。

    按了好一会,方彤还是没醒,反倒是嘴里沉吟的声音越的大了。

    被她叫唤的,张禹头的大了,自己的手段,在她的身上竟然是一点也不好使。

    张禹有心打盆凉水泼她身上,可又担心这丫头现在身子弱,当场醒了还好,万一还不醒,恐怕得病上加病。

    他渐渐意识到,方彤根本就不是睡着了。刚刚脉搏上显示的明白,不是睡觉的脉象,方彤现在应该是一种假死的状态,或者说是一种神游的状态。张禹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下床让方彤自己继续躺着,一切只能等方彤醒了再说。

    坐回椅子上,张禹闭目思考,研究着到底该怎么办?

    运气和煞气不同,如果方彤中的是煞气,张禹很容易就能给解决。现在方彤走的是桃花运,又是由桃花运带来了厄运。

    人的运气,可不是随便就能更改的,也不是随便就能招来的。特别是桃花运,这个纯粹是靠机缘的,虽然这个世上不乏给人招桃花的方法,但这些大多都是会反噬的。

    霉运有的时候可以用财运来化解,桃花运也能化解,但在不知道源头的情况下,胡乱化解,对人对己都是不利的。这种带有厄运的桃花劫,那就更难化解了。

    张禹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静静地等着。有心眯一觉,奈何方彤叫唤的声音,让人如何能够睡着,张禹的下面都不自觉地有了反应。无奈之下,他给自己按了按头,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醒来之后,天都亮了,房
晚清之乱臣贼子帖吧
间内仍然充斥着方彤的声音,显得有点无力。仗着大酒店的隔音好,这要是在隔音不好的地方,估计隔壁听到之后都得吓死,这男的得多厉害呀。

    十点的时候,方彤终于幽幽地睁开双眼,她的双眼无神,带着迷离。

    随即看到张禹正坐在旁边望着她,她的心中一阵紧张、一阵羞臊。

    “你醒了……”张禹关切地问道。

    “嗯……”方彤轻轻应了一声,跟着感觉到两腿间湿漉漉的,她也不知道下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慌忙咬牙坐了起来。随后就看到,白色休闲裤的裤裆那里都湿透了。

    “呀……”方彤吓了一跳,双颊火红,忙跳下床去,冲进卫生间。

    她的身上本就没有力气,虚脱的厉害,仓促进到卫生间,差点没摔个跟头,好在及时扶住洗面池,才算稳住身子。

    但她没有想到,紧张的心跳和急促的喘息还没有平复,小腹处就是一阵剧痛,疼得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啊!”

    外面的张禹其实早就看到她大腿根处的湿痕,这是女人的yin精,少流点没啥事,对身体有好处,促进新陈代谢。可若是天天这么流,人就完了。

    此刻突然听到方彤的痛呼声,他忙追了进来,只一瞧,方彤正双手捂着小腹,人跪坐在地上,脑门子上都疼出冷汗。

    张禹一步来到方彤的身边,弯腰去摸方彤的脉门,可没等他抓到方彤的手,就看到方彤那白色的裤裆处,现在全是血。

    “你来那个了?”张禹急切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提前了……疼……”方彤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这句话来,看她痛苦的表情,估计小腹处此刻疼到了极点。

    张禹清楚,这是女人yin精损耗过度,造成的宫寒,亲戚来的时候,份外疼痛。这还不算什么呢,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今天晚上方彤还做那个梦,身体还是那样的话,估计就得当场死掉。

    看着方彤痛楚,张禹赶紧将她横包起来,送到床上躺下。方彤双手死死地按在小腹上,疼的是咬牙切齿,估计牙都好咬碎了。

    张禹还想等她醒来,问问遇到了什么事,现在可好,啥也不用问了,赶紧给她止疼吧。

    “方彤……不好意思了……我得把你裤子脱了,为你止疼……”张禹有点尴尬地说道。

    “嗯……”方彤都好疼死了,她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现在也管不到那么多了。

    张禹伸手解开方彤的裤子,往下一拉,就看到里面的小裤裤。本是白色的小裤裤,眼下都染红了大半。

    他接着拉过一条薄被盖到方彤的身上,又将那最后的防御也给慢慢脱掉。他也不去看,只把双手伸进去,放在方彤的下腹上。

    左手三根手指,分别按住气海、关元、中极三个穴位,不停地按揉。右手的掌心揉动经络,并将掌心的热量传递到方彤的小腹之上。

    通常女人在这个时候,都喜欢小肚子上热乎一些,这样能够缓解疼痛。方彤的双手冰凉,又隔着裤子,按着也是白费,张禹的手一上去,连揉再按,很快就让方彤的疼痛缓解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