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99章 桃花劫

第299章 桃花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现在也没有把握直接就治好方彤的病,正常来说,以方彤的症状,应该是开一些祛寒补肾的药物。这也算是对症下药。

    可方彤小小年纪,看样子也不存在纵yu过度的可能性。上次见面的时候,什么问题都没有,突然这般,其中必有隐情。

    只是照方抓药,恐怕无济于事。治病必须要找到病根,所以张禹才要看看,方彤做梦时的症状。

    见张禹坚持,方彤也知道是为她好,于是轻轻点头,说道:“你看……倒是可以……可是……我不想让别人看到……”

    “这个没有问题。”张禹点头。

    “咱们别在这里,聂倩大嘴巴,也不能让聂爷爷知道。在我家也不成……”方彤扁着嘴说道。

    “那来我家。”张禹诚挚地说道。

    “这……也不行……你小阿姨在家……多丢人呀……要不然……咱们去酒店……”方彤垂着头说道。

    张禹一心只是给方彤治病,他也清楚这丫头害羞,担心被人看到丢人的情景。张禹点了点头,说道:“那也成。”

    确定之后,方彤给朋友打了个电话,告诉朋友,等下自己以你的名义,向老妈请假,就说咱们晚上在一起,其实我去别的地方玩。

    这种情况经常有,朋友之间,总是互相做幌子,欺骗家长。朋友自然没问题,表示可以帮着圆谎。

    方彤之所以不找聂倩,那是有道理的,聂倩的嘴巴不严,如果说是在聂爷爷家里住,更是不靠谱,很容易被揭穿。

    随后,两个人一起离开聂家,这把聂倩气的够呛,你们两个跑了,把我自己丢下,太不仗义了。不过她也看得出来,方彤现在是真有病,张禹应该是给她治病。

    出门上了车,方彤就给母亲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去了医院,检查没什么问题。正好今天朋友过生日,晚上一起去happy。

    女儿有时候也和朋友晚上出去玩,王小琳也没怀疑,关心了一番,叮嘱她别玩的太晚,注意安全,也就挂线。

    张禹和方彤找地方吃了饭,他也少不得给杨颖打个电话,通知一声。跟着两个人在喜来登酒店开了个套间住下。

    大酒店就是不一样,套间里有会客厅,装修的金碧辉煌,里面的卧室,却是温馨舒适,结奢华与享受为一体,让客人不会认为白花了钱。

    方彤晚上困的很快,不到八点,就有了睡意,无精打采的躺到了床上。

    她平常基本上算是果睡,因为张禹在,就没脱衣服,直接躺到床上。张禹主要为了观察她睡觉,坐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换作一般的人,边上坐着一个男人看她睡觉,她哪能那么快就睡着。可是方彤,闭上眼睛没一会就睡着了。

    这丫头脚上穿着雪白的袜子,腿上是一条白色的休闲裤,身上是一件黄色的针织衫,外套丢在一边。房间内开着空调,没盖被子,也不会觉得冷。

    很快,她就有了反应,嘴里开始出轻微的声音,“呃……呃……”

    张禹见她这般,看的是更加仔细。渐渐,方彤嘴里出的呻吟声大了一点,苍白的双颊之上泛起晕红。又过了一会,只见她的双手猛地抓住床单,下巴上翘,嘴里更是出难以抑制的透骨之声。

    “啊……”

    伴随着这
炼尽乾坤txt下载
个声音,方彤的胸口起伏很快,仿佛是经过了剧烈运动。她的双手终于慢慢放下,人算是恢复了正常。

    张禹也不是当初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大男孩了,经过和华雨浓的那一夜,张禹明白了很多男女之事。他知道方彤是怎么回事,只是想不到,梦境中生的事情,竟然会在方彤身上真切地表现出来。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而是在房外听着,只怕任谁都会认为,此刻的方彤正和哪个男人啪啪啪呢。

    “邪门了,这可真是怪了……”张禹心中诧异,嘴里嘀咕起来,“莫不是方彤被人下了蛊,亦或是下了降头什么的?”

    张禹曾经听师父说过,这个世上有正道,也有邪道。很多旁门左道拥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邪术。

    他隐隐意识到,方彤应该是被人下了某种邪术。可是方彤小小年纪,也没得罪过什么人,谁会用这种邪术对付她呢?这未免也太狠了吧,多大仇、多大怨?

    正琢磨的功夫,方彤的嘴里再次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张禹有些皱眉,看来脉象是一点没错,方彤确实是纵yu过度的表现。

    张禹很好奇,方彤现在的脉象会是什么的,他立刻来到床边,伸手抓住方彤的手腕,捏住脉门。

    “这……”张禹有一次皱眉,好家伙,方彤现在的脉象,根本不是熟睡之人的脉象。

    方彤的脉象十分亢奋,就跟正在运动的人差不多。而睡着的人,脉象会十分的平稳。另外,方彤的这种亢奋的脉搏中,却带着一股无力,仿佛已经到了衰竭的边缘。

    “这怎么办?”张禹也有点没了章法,若是让方彤一直这么下去,估计方彤过不了几天就得死。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不能让她这么下去。可这个病,该怎么治呢?”张禹无计可施,他只能用牙齿咬破手指,在眼前一划。

    其实说是咬破的,还不如说是用牙尖直接给顶破的。

    他跟着看向方彤头顶的气运,这一瞧可不要紧,又让张禹再次大吃一惊。

    人头顶的气运颜色大体上有五种。分别是紫色的官运,绿色的事业运,红色的财运,粉色的爱情运,以及白色的健康运。

    没有官命的人,头顶是没有紫色的,但其他的四种颜色都会有。当走霉运的时候会出现灰色,当极度悲催的时候,也就是面临厄运,会出现黑色的气流。

    眼下的方彤,头顶上现在只有两种气流。一种是亮粉色,一种是黑色。这两种气流时而分开,时而交织到一处,显得是那样的诡异。

    在气运中,粉色代表着爱情。但这里面也是有分差的,正粉色代表着美满的爱情,亮粉色则是代表着桃花运。

    当桃花运和厄运联系到一起的时候,会被称之为——桃花劫。

    “桃花劫……怎么会是桃花劫呢?”一想到桃花劫,张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还记得当初买神行甲马的时候,摊主胖子还兼职算卦、相面,当时就说方彤有桃花劫。

    可张禹根本就没看出来,认定胖子就是个骗子。而且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胖子说是不日将有,不日是什么意思呀?

    “蒙的吧……”

    张禹旋即将这茬抛到脑后,再次观察起方彤来。可就在这一刻,方彤的手猛地抓住了张禹的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