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97章 四十年老中医

第297章 四十年老中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一夜,方彤的房间内,一直充斥着这种哼哼唧唧的声音。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特别的悦耳,只怕是个男人听到,就有可能把持不住。

    也就是因为声音不大,所以也没有惊扰到家里。

    天亮了,和煦地阳光透光窗帘,让房间里变的光亮起来。

    方彤仍是闭目而睡,她的嘴里依然在哼哼唧唧。突然间,她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

    此刻,只见她的下巴高高扬起,一双白嫩的小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几秒钟后,才为之一松。整个晚上,这一幕生了几次,只怕连方彤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这一次,没过一会,方彤就幽幽地睁开眼睛。

    “天亮了……”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随即感觉,身子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今天怎么这么累呀,一点力气也没有……昨晚……”方彤在心里继续嘀咕,旋即想到昨晚做的那个怪梦。

    这个梦特别的长,连她自己都说不明到底有多长。

    “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真是羞死人了…….”方彤瞬间感觉到双颊火烫,她这是没照镜子,如果能看到自己现在的脸,她会现,自己此刻是有多么的迷人。

    方彤现在不想起来,身上好似被掏空,可是很快她又现,自己两腿之间,湿漉漉、粘乎乎的。

    “这是怎么回事呀?”方彤将身上的四季被拉开,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她睡觉的时候,身上啥也没穿,下面只有一条乳白色的小裤裤。这一瞧可不要紧,小裤裤湿透了大半,就连床上都湿了一片。

    “这、这……我、我……”方彤大吃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

    虽然未经认识,但是小丫头对这方面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不解的是,为什么会这样。

    “丢死人了……要是被我妈现……这可怎么办呀……”方彤可怜巴巴的,双手捂在脸上,清楚地感觉到脸上的火辣。

    “做梦怎么还会这样……一定是想张禹想的有点多……可是我没想过这个呀……只是想跟他在一起……”她扁着小嘴,楚楚可怜地嘀咕起来。

    “这事不能让人知道……今天绝不能让人进我房间……”

    想到这里,方彤强撑着身子下床。她最先将窗户打开,让外面的风吹到床上,想让床上湿漉漉的位置赶紧干了。跟着跑进房内的卫生间,处理湿了大半的小裤裤,以免被现。

    再说张禹,这一票买卖赚了二百五十万,说实在话,赚的是有点少。出的力比上次在天子广场多多了,收入才是蒋家给的四分之一。

    奈何买主和买主不一样,这个店铺想兑一千万,那是开玩笑。

    好在这里还有额外的收获,那就是自己领悟了乾坤九变。

    在床上躺了几天,彻底的恢复之后,张禹就没闲着,一直都在研究阵法。

    他现,自己先前进入了一个无趣,那就是着急研究大小正反四象,反而忽略了单纯的阵法。

    用大小正反四象布阵,何等的伤脑筋,这算是返璞归真么,显然不是。

    而自己布置的那个大四象阵,相对而言可要简单多了,起到的效果,却是令人无法想像的。如果说什么叫返璞归真,这个应该才叫真正的返璞归真。

    随便一个大四象阵,就能镇压陷龙之地的霉运。

  
网游之倒行逆施sodu
当然,张禹也清楚,要是没有那把金钱剑,光靠大四象阵,估计也是白费。不过现在,如果让他不用金钱剑布阵,而是按照乾坤九变来布阵,张禹认为也是有些把握的。

    只是这个乾坤九变实在太难了,在一个四象阵中,要演绎出九种变化来,还得一点点钻研,好在脑子中有了雏形。张禹也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大道,自己真正要研究的方向。

    一晃数日,天气转寒,对于张禹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生。谁也不能天天大起大落,这样的话,岂不是得累死。张禹乐得清闲,基本上就是家里、中介、香海花园三个地方溜达。

    相比于他的悠闲,方彤就惨了点。一连十几天都在做同一个梦,每天早上起来,小裤裤和床单都是湿的。

    她自己不好意思说,可是气色却越来越差,身子飘,走路都不稳。睡觉的时间是越来越长,基本上八点钟就能睡着,一觉睡到白天十点多。

    早上起来,方彤下楼到餐厅吃早饭,说是早饭,其实都是午饭了。

    王小琳正在餐厅吃饭,一见无精打采,面容憔悴的出来,便没好气地说道:“晚上是不是由捧着手机玩了一宿呀,瞧你这个样子,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总是一玩玩一宿,对身体不好。”

    “我没玩手机……”方彤委屈地低头说道。

    “没玩手机能这样呀?”王小琳明显不信。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睡的挺早,可起来之后就觉得乏,身上一点劲也没有……”方彤苦着脸说道。

    做那种梦的事儿,她当然不敢跟老妈说。

    毕竟是亲闺女呀,王小琳一听这话,赶紧关心地说道:“不会是生病了吧,先吃饭,吃完饭妈带你去医院瞧瞧。”

    “不用你带我去……”方彤有难言之隐,自然也不敢让母亲带自己去医院。

    “看你现在这个样,怪心疼人的。我不带你去,谁带你去呀。”王小琳心疼地说道。

    “我又不是小孩了……我找聂倩陪我去……”方彤扁着嘴说道。

    “你还不是小孩呀,那倩丫头陪你去也行。不过你开车的时候留点神,现有什么问题,赶紧告诉妈。”王小琳也知道女儿有点小任性,找聂倩一起去,倒也可以。

    吃了午饭,方彤稍微来了点精神,给聂倩打了电话,约好见面地点,她去接聂倩。见面之后,又一起去了医院。

    自己就是没精神头,琢磨了一下,还是决定挂中医,找老中医帮忙看看。

    老中医先是看了看她的气色,跟着给她一号脉,片刻之后就道:“你最近是不是夫妻生活比较频繁?”

    闻听此言,方彤的俏脸登时通红,要知道,边上还有个聂倩呢。

    她急忙说道:“怎么可能?我还没结婚呢!”

    “那是不是和男朋友……”老中医看来也是为老司机。

    “没有的事,我根本就没男朋友……”方彤又是急切地说道。

    “那不可能呀,我可是四十年的老中医,号脉绝不可能有错。你现在的症状明显是纵yu过度,没有节制,导致的yin精丧失严重。你现在皮肤没有弹性,出现浅浅的黄褐斑,脸色青青白白,寒气过重。双眼不仅无神,而且带水,下眼睑肿,这些都是纵yu过度的表现。尤其是你现下宫寒严重,要是不赶紧控制,例假的时候,可是很危险的。”老中医言辞凿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