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93章 金钱大四象

第293章 金钱大四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店铺里的铃声不住作响,从地表慢慢地升腾起灰蒙蒙的气流。

    四团正红色的气流现又有异类到来,主动迎了上去。

    但是很显然,红色的气流似乎根本不是灰色气流的对手,不住地节节败退。

    张禹转头看向阵眼的五个钉空,心头猛地一颤,忍不住大骂一句,“混蛋!这里竟然是陷龙之门!”

    正如尚温所料,以张禹的修为,不可能不知道陷龙之门。

    只是因为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破掉五柱朝断阵上面,虽然也想到了这里是陷龙之地,也做好了等破掉五柱朝断阵之后,重新改变这里气运。可他万万没想到,尚温竟然会把阵眼布置在陷龙之门上。

    眼下自己的归真四象阵明显敌不过陷龙之地中涌出来的霉运。他清楚的很,自己若是压不住这里的霉运的话,只怕自己从此得走一辈子背字。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铃声越响越大,越想越是急促。

    不难确定,自己布置的归真四象阵已经顶不住了。

    “我该怎么办?”张禹的脑子飞旋转,不停地琢磨办法。

    自己所学的风水阵布局一个个浮现在脑袋之中,他希望能有一个合适的布置,用来压制这里的霉运。

    学过的阵法虽多,但想要压制沉积多年的霉运,几乎没有可能。

    “铛啷啷”一声,挂在青龙符那边的铃铛突然掉了下来。

    张禹连忙看去,青龙位那里的红色气流越来越稀薄,眼瞧着就喷不出来了。

    “铛啷啷”“铛啷啷”“铛啷啷”

    紧接着,又是连续三声,另外三个方位挂着的铃铛,几乎是一起掉了下来。

    房间内升腾起来的灰色气流已然有半米过高,特别有四条灰色气流分头攻向四个方位。四串铃铛掉了,贴在墙上的四道符纸也在剧烈的颤抖,想来过不了多久,就要全部脱落。

    印在地上的阵眼,张禹已经看不清那里的血色,但他可以肯定,血色肯定也在消褪。

    “归真四象!现在只有靠四象阵了!”张禹意识到,指望别的阵法,肯定是白费了。

    唯一能够创造奇迹的,只有这个自己暂时还没有完全领悟的归真四象。

    他已经先后布置了两个归真四象阵,妙法各异,却异曲同工。但他知道,自己这两个都没有做到真正的返璞归真,和洞内的那个四象阵相比,还差得远。如果自己能拿出四块石头,就布置出那么玄妙的四象阵,自己才算真正做到返璞归真。

    以眼下的这点时间,去考虑返璞归真,根本来不及。现在还是考虑,怎样能布置出更为厉害的四象阵,来压制这里的霉运。

    “噗!”“噗!”“噗!”“噗!”

    四道符纸全都飘了起来,“哗”地一下,自燃了。

    “破了!被彻底破掉了!”张禹的眼珠子都瞪起来了,阵法一破,自己就要被霉运缠身。

    “拼了!拼了!我不管了,怎么厉害怎么来!大四象阵!”

    张禹咬了
盛唐风华txt下载
咬牙,当即从包里取出金钱剑来。这是自己最厉害的法器了,以前的他,只能勉强驾驭,真气提升之后,可以更胜几分。

    他马上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到剑上,口中振振有词,“四象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莹明元灵散开,流盼无穷降我光辉,上投朱景解滞豁怀!开!”

    随着这一声“开”,张禹将手中的金钱剑朝头顶丢去,金钱剑一脱手,立时在他的头顶散开,化作一百零八枚铜钱。

    “纯乾!”

    张禹说着,伸手指向左侧,九枚铜钱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一瞬间飞到左边的墙壁上。

    “纯阴!”张禹跟着指向右侧,又有九枚铜钱飞向右边的墙上。

    “变乾!”“变坤!”

    张禹又指向前方和后方,各有九枚铜钱钉到前后的墙壁之上。

    这还不算完,张禹跟着叫道:“青龙九旒!白虎六旒!朱雀七旒!玄武四旒!”

    “刷刷刷……”

    一枚枚的铜钱跟着飞向四方,九枚铜钱再次印到左边的墙壁上,六枚铜钱印到右侧,七枚铜钱印到前方,四枚铜钱印到后面。

    “木金火水,四宫二十八宿归位!”张禹大喝一声,伸手直指天篷。

    “刷刷刷……”“刷刷刷……”……

    二十八枚铜钱立刻四散开来,每个方位七枚,分别代表着角、亢、氐、房、心、尾、萁等二十八宿。

    “乾坤一十八变!阵成!”张禹最后手指头顶,在他的头顶上只剩下十八枚铜钱,这十八枚直接围成一个圆圈,印在顶篷之上。

    “呼!”“呼!”“呼!”“呼!”……

    一百零八枚铜钱之上,此刻不住地喷出红色的气流,顷刻间就跟房间内的灰色气团交织到一处,一时间是难分难解。

    然而,张禹的脸色,却是越来越惨白。

    这个阵法,纯是用法器组成,同样也需要用法力自行操控。张禹的真气就那么多,以他的修为操控这种阵法,简直是玩命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当初有人在凉亭上用这把金钱剑以天罡地煞布局,都能压制黑龙,由此可见这把剑是何等厉害。

    这里的霉运和黑龙身上的龙气,根本不值一提。此剑能有这么大的威力,需要的法力何等之多。

    如果说张禹有这金钱剑主人的修为,估计转瞬间就能压制住这里的霉运,甚至都用不着金钱剑。可是张禹现在还没这个本事。

    升腾起来的霉运,眼下慢慢消散,在张禹布阵的时候,都快有一米高了,现在被压的已经不到半米,仍在降低。

    过了不到半分钟,灰色的气流就被压倒张禹的脚背那么高。

    张禹的脸色更是惨白到极点,他感觉双腿软,不自觉地一屁股坐到地上。人才一坐下,篷顶、墙壁上的铜钱就开始“嗡嗡”作响,瞧那意思,是没有多少法力来支撑,随时随地都会掉落下来。

    此消彼长,刚刚被压制到脚背那么高的灰色气流,就好像伸了个懒腰,又开始向上升腾。

    “输了……我不会输了吧……”看到这一幕,张禹的眼中不由得露出绝望之色。自己丹田内还有多少真气,他比谁都要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