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80章 我的阵法被破了

第280章 我的阵法被破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宴会结束,有个小小的舞会,算是联谊。

    方彤和聂倩对这个没兴趣,就先走了。方涛倒是挺喜欢参与,正巧又遇到一个女粉丝,两个人一起跳舞去了。

    萧洁洁不喜欢跳舞,因为还要等父亲,就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这功夫,蒋雨霆凑合过来,邀请萧洁洁跳舞,作为男人,起码得主动点。

    不曾想,萧洁洁直接就是一句,“不会跳!”

    “我可以教你。”蒋雨霆笑呵呵地说道。

    “用不着,你忙你自己的去吧。”萧洁洁今天和方彤打了一天嘴架,张禹晚上又没来,让她心情很不好,说话的语气,自然也不能好到哪去。

    蒋雨霆没有办法,只好悻悻离去,见到大哥时候,露出一个求救的目光。

    蒋雨霖随即朝萧洁洁走了过去,在旁边坐下。

    萧洁洁见到是他,也没说什么。

    “今天怎么不开心呀?”蒋雨霖温柔地问道。

    “方彤这臭丫头,总是跟我作对,心情哪能好了。”萧洁洁扁着嘴说道。

    “你们俩就是年轻气盛,除了喜欢斗嘴之外,不也好朋友么。”蒋雨霖用开解的语气说道。

    “谁跟她是朋友呀……”萧洁洁扁嘴摇头。

    “别说这个了,说点别的。”蒋雨霖马上转移话题。

    “说什么呀?”萧洁洁明显没啥兴致。

    “你觉得我三弟怎么样?人也帅气,性格还好,很体贴人的。”蒋雨霖温和地说道。

    “他呀……还行吧……”萧洁洁仍然没啥兴致。

    “你说……找他这样个男朋友怎么样?这样的话,咱们两家不是更亲上加亲了。”蒋雨霖又是温和地说道。

    “我和他……拉倒吧!”萧洁洁这下反应过来,马上说道:“我可不喜欢小白脸!”

    “那以前那个汪中书……”

    “你别跟我提他,这个王八蛋,上次要是没有张禹,我就死了!小白脸就是靠不住!”萧洁洁恨恨地咬牙。

    “这个……不过我弟弟很有担当的……”蒋雨霖顺情说好话。

    “那我也不喜欢,别跟我提男朋友的事儿,谁跟我提,我跟谁急。”萧洁洁扁着嘴说道。

    蒋雨霖也碰了个钉子,可为了弟弟,没有办法,他刚有继续说两句,可随即现萧洁洁的脸色不对,脸上带着一丝委屈和忧伤。蒋雨霖何等聪明,旋即关切地说道:“洁洁,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萧洁洁扁着嘴轻轻点头,没有回答。

    “是谁呀?”蒋雨霖又问道。

    萧洁洁不吭声,仍是带着委屈。

    见她这般,蒋雨霖旋即想到今天两个丫头不停地斗嘴,为的却是张禹。蒋雨霖问道:“你不会是喜欢张禹吧?”

    萧洁洁没有出声,轻轻点了下头。

    看她的意思,显然是默认了。

    蒋雨霖一时间也有点懵,只能关切地说道:“可他是方彤的男朋友呀?”

    “哪又怎么了?方彤哪点比我强?”萧洁洁更是委屈了。

    “这不是强不强的问题呀,人家两个先认识的……”

    “我不管!不管、不管、不管……”萧洁洁说着,情绪突然变的很是激动,她猛地跳了起来,叫道:“我回家!”

    “那我送你出门……”蒋雨霖也是无奈了,对于这位大小姐,通常也只能哄着。

    送走的萧洁洁,蒋雨霖去找三弟,把这个没戏的消息告诉蒋雨霆。但是,他没有提萧洁洁喜欢张禹的事儿。

    在角落里的沙上,有四
双体txt下载
个人正愁眉苦脸。

    马鸣雪、蒋雨震、屈大师、马鸣风,四人这两天算是白忙活了,而且这个脸也丢的差不多了。眼下虽是舞会,可谁有心情跳舞呀。

    “蒋雨霖是从哪找来的那个小子,竟然本事那么大!”马鸣风愤愤地说道。

    说完,他有意无意地看了眼屈大师,像是在说,你这么大岁数真是白活了,连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比不上。

    屈大师也有点尴尬,为了自己的颜面,只能狡辩道:“这事不能怪我,其实咱们是中计了。”

    “中计了?这话怎么讲?”蒋雨震问道。

    “那小子的水平虽然不在我之下,却也不比我强……”

    屈大师的话刚说到这,马鸣雪就没好气地说道:“不比你强,怎么会这样?”

    “你听我说呀……”屈大师委屈地说道:“全是因为你们着急了,一上来就让我布阵,当天的效果怎么样,你们也不是没看到。可是呢,我的阵法也被那小子看到了,他偷偷地把我的阵法给破了,然后他那边后布了阵,今天自然起到了效果。而我的阵,因为被他破了,今天就失效了。”

    他都检查过自己的天地人三才聚财阵,根本没毛病。可是此时此刻,也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能说自己比不上张禹吧。

    “原来是这样?”马鸣雪恍然大悟,愤愤地说道:“这两个小子也太狡猾,太可恶了!”

    一旁的马鸣风也是痛心疾。倒是蒋雨震听了,马上眼睛一亮,说道:“大师,你说你的阵法被那小子给破了,那你有没有把握把他的阵法也给破了?”

    “当然有把握,不过得知道他的阵到底是哪里布置的,我看外面摆着的那些,就是掩人耳目,别处肯定另有机关。只要找到阵眼,我破他的阵法,易如反掌!”屈大师大咧咧地说道。

    “这就行,想要找到什么阵眼,我想并不困难。他们布阵,不可能不需要其他人手,只要打听一下就能查出来。”蒋雨震自信地说道:“既然今天蒋雨霖答应了那些业主,如果三天之内,南广场没有改观,就给他们降租金。咱们不如就把蒋雨霖的阵也给破了,到时候,看他怎么办!”

    “这个法子好呀!”马鸣雪的眼珠子也亮了起来,跟着看向屈大师,说道:“大师,这件事没问题吧?”

    “自然没问题。”屈大师拍着胸脯说道。

    这个场子,他必须要讨回来,要不然的话,日后还怎么混呀。屈畔也不是啥也不会,在他看来,只要找到阵眼,想破张禹的阵,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是蒋雨震却是若有所思地说道:“破了他的阵,肯定很快就会被现,他再重新给摆回去,那怎么办?总不能他天天摆阵,咱们天天破阵吧。”

    “二公子这就不懂了吧,通常一个风水师布置的高深阵法在被破掉之后,必然元气有损,很难在短时间内重新再摆一个。他就算想再摆一个,恐怕也得缓上一周。”屈大师自信地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他这个阵法,肯定是在北广场那边摆的,找人问问,看看是摆在什么地方,咱们现在就去给他破了!”蒋雨震马上来了精神头。

    “刘莺肯定知道。”马鸣风说道。

    “这浪蹄子肯定和蒋雨霖有一腿,问她等于白问。北广场的副总经理罗秋田估计能知道,蒋雨霖现在用的是他的办公室,我看还是找罗秋田吧。鸣风,你现在就去找他,给他点甜头,再许点好处,肯定能把风水阵的阵眼在哪问出来。”马鸣雪说道。

    “对,找他也成。我现在就去,刚刚还看到他了呢。”马鸣风站了起来,朝舞池那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