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75章 春江花夜月

第275章 春江花夜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台上的张禹,衣着倒是不寒酸,可是和出水芙蓉般的夏月婵站在一起,多少有点相形见绌。

    特别是听他说话,好像啥也不懂,台下一瞬间就开始口哨声四起。

    更是有那爱起哄的大声吆喝起来,“这是要跳舞吗?不会是小品吧!”“什么小品呀,我看是相声。”“拉倒吧,你们懂什么,这分明是二人转!”……

    台后站着的娘娘腔现在是直皱眉,他倒是见过张禹,但对张禹具体有什么本事也不清楚。只是见张禹会风水,可伴奏跟这个也不挨边呀。夏小姐这是干啥,不会砸自己的招牌吧。

    马鸣雪总算捡到了机会,故意说道:“这女人是谁请来的呀,这么不靠谱。好好的一台节目,可别被搞砸了。这样的话,可真成笑话了。”

    不少知道夏月婵名头的人,现在也都是纳闷,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夏月婵这是打算走喜剧路线?

    萧洁洁在后面看的是一头雾水,好奇地说道:“张禹会伴奏吗?”

    “肯定会的!”方彤马上说道。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张禹会不会,不管萧洁洁说什么,她总是要唱反调。

    “切,像你什么都知道似的……”萧洁洁摇头晃脑,不屑地说道。

    “我是他女朋友,我怎么就不知道呀。你要是不服,咱们接着打赌!”方彤牛气哄哄地说道。

    “这次我可不惧你!张禹那小子,看起来就五音不全,咱们赌就赌!”萧洁洁毫不示弱地说道。

    蒋雨霖再次头疼呀,这真是俩活宝,有完没完了。也不怕给家里丢人。

    “你还准备赌什么?”方彤问道。

    “我赌……”

    不等萧洁洁把话说完,台上突然响起了曲子吹奏的声音。

    这是从张禹的嘴里吹出来的,他拿着麦克风,不用任何乐器,就能出乐曲的声音。

    而台上的夏月婵,也已经开始轻摆舞姿,翩翩起舞。

    曲子一起来,台下众人明显楞了一下,跟着又听到起哄的声音,“还真会哈。”“不错呀,有点味道。”“主要还是跳得好。”“别吵吵,看美女。”……

    方彤见张禹真吹出曲子来了,当即得意洋洋地望着萧洁洁,“你赌什么呀?”

    “谁说跟你打赌了!切!”萧洁洁马上把头别到一边。就算这丫头性子冲,却也不至于傻到家,明知道是输,那还赌个屁,还嫌自己输的次数少啊。

    方彤见状,不由得又是得意地大笑起来。

    台上的张禹,慢慢地吹奏曲子,夏月婵伴曲起舞,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

    开始的时候,观众们多是沉迷于夏月婵的舞姿,可是渐渐的,却都被张禹吹奏的曲调所吸引、感染。

    不知不觉间,现场竟然变的鸦雀无声,好多的鸟儿竟然落到边上的枝头与龙门之上静静倾听,甚至还有不少鸟儿直接落到了彩台上。

    张禹吹奏的这曲子名江花月夜,这是一古典的抒情琵琶曲,由景、情、理依次展开,第一部分演绎着春江美景;第二部分是因江月而产生的感慨;第三部分则是烘托出思归游子的离愁别绪。

    先前众人
魔潮起时笔趣阁
似乎有身临其境之感,脑海中隐隐浮现出江月画面,情绪各一。可到最后,竟然有人开始不自觉的落泪。

    镇海市这种大都会,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这些离家游子们,想要了家乡,想到了家中的父母,以及在外打拼的辛酸。

    曲与舞,几乎感染了所有的人,哪怕是没被感染的,因为身边人的沉默、流泪,一时间也不出声音。

    张禹的吹奏和夏月婵的曼舞,好像是在慢无声息中结束的。两个人谢礼下台,台下的人竟然都没有反应。

    等到主持人上台,宣布二人的表演已经结束的时候,台下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震天价的掌声瞬间响起,周边停泊的鸟儿仿佛受到惊吓,纷纷展翅高飞。这一幕,无比的炫丽,无比的辉煌。

    “我想家了。”“我也想家了。”“也不知道我爸我妈现在现在身体怎么样?”“我晚上就给打电话。”“我打算这两天抽空回家看看,要不然,进去给老人买点东西。”……

    好多的外地人,现在都有了回家的想法,有的干脆也不看节目了,不是走进南门广场,就是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

    张禹和夏月婵从后面走下彩台,后面的不少人也是被掌声惊醒的,他们也都纷纷给二人鼓掌。

    或许在这之前,两个人的衣着并不协调,可是现在,在大家伙的眼里,二人简直就是琴瑟和鸣,天生的一对。

    方彤扁着小嘴,手捏在下巴上,嘴里喃喃地说道:“我是不是应该去学学跳舞。”

    “我也想去学跳舞。”萧洁洁也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别人家想干什么,你就想干什么?”一听到萧洁洁的声音,方彤马上撅嘴看了过去。

    “谁是学你呀!你怎么那么不要脸!”萧洁洁立刻予以还击。

    “你不要脸!”

    “你不要脸!”

    “就你!”

    “就你才是!”

    ……

    二女转眼就忘了刚刚学跳舞的事儿,又开始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唇枪舌剑。

    “有这么个表姐真丢人……”聂倩终于忍不住来了一句。

    “我怎么有这么个妹妹……”方涛也是无奈地摇头。

    蒋雨霖已经是一头黑线,他已经誓,再也不会把这两个活宝凑到一块,实在是受不了。

    张禹和夏月婵的表演,算是将今天庆典节目推向了最高峰。接下来的表演,观众们仿佛都没了兴致,不是去购物,就是指指点点。就如同刚刚品尝了世间最为美味的佳肴,一下子对其他的饭菜失去了兴趣。

    蒋宪彰现在也没了继续观看的打算,招呼家里人上楼开会。

    屈大师马上凑到马鸣雪的身边,低声说道:“我也跟着上去。”

    马鸣雪横了他一眼,说道:“你上去干啥呀,在下面等着吧。”

    说完,就再也不搭理屈大师了。屈大师讨了个没趣,在心里骂了一句,却也没有离开。

    蒋雨霖则是专门通知张禹,先在这里等着,要是觉得无聊,就去办公室坐着,等回来之后,咱们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