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73章 川流不息

第273章 川流不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这档口,房间内有几个人的电话先后响了起来。分别是娘娘腔、方涛、刘莺和蒋雨霖的。

    作为嘉宾,方涛和夏月婵原本应该去南边的会议室集合见面,结果他俩跑到这边来。作为邀请方,肯定要打电话问问,得知都在,也就放心。

    给蒋雨霖打电话,自然是通知一声,时间快到了,赶紧下楼集合。

    “咱们一起下去吧。”蒋雨霖微笑着说道。

    众人点头,全没意见,张禹则是说道:“你们先下去,我上天台瞧一眼。”

    他也是轻车熟路,很快跑到天台上。这里空荡荡的,和昨天来的时候一样,张禹用牙齿顶破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下。他这是想要看看,眼下这里有什么改变。

    只一瞧,天台上的气场简直是泾渭分明,两个极端。

    在自己这边,灰色的霉运已经消散了不少,估计再有一小会,就会全部消散不见。

    东南西北四方,各升腾起一团红色的气流,就好似气柱一般。气柱没有流失,而是慢慢向周边扩散,跟旁边的气柱连接到一起,形成一个椭圆形,不停地转动。

    张禹现在才算是真正地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在四象阵的研究方面有了重大突破。

    单凭眼下自己布置成功的四象阵,张禹可以肯定,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地形,都能够从容应对,扭转这里的气场。

    而南门那边现在变的和以前一样,灰蒙蒙的气团笼罩,财运正在一丝丝的飘走。

    原本张禹以为,这里的情况会是马鸣雪搞的鬼,意图借此逼走蒋雨霖。可瞧现在这个架势,似乎不太像。

    眼下都是针尖对麦芒的决战时刻,如果真是马鸣雪搞的鬼,不可能再留着这个来坑自己的儿子。必定要想办法将蒋雨震那边的阵法给撤掉。

    那不是马鸣雪搞的鬼,还会是谁呢?

    张禹不自觉地眺望远方,看着吉祥广场所在的位置。他隐隐意识到,问题是出自吉祥广场,吉祥广场的人到底和蒋家有什么恩怨,为何会出这种狠毒的招数,难道说,只是为了竞争?

    他现在也没闲工夫去想两家的过节,等回头问问蒋雨霖就好,就算是自己没本事破掉对方的那个奇怪的阵法,可自保还是没问题的。这也算是给蒋雨霖提个醒,有一个潜在的敌人。

    下了天台,来到电梯口。电梯已经停下,众人都在等着他,可能也是没事闲的,两个丫头竟然又斗起嘴来。

    “你别忘了刚刚说的话,现在要给张禹擦背了!”说话的自然是方彤。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就赢了!我看那个老头挺厉害的!”萧洁洁嘴硬地说道。

    “刚刚你又不是没看到,灯泡都在那颤呢,张禹肯定赢了!”方彤叫道。

    “哼!颤怎么了?那就说明赢了。等会咱们下去再说,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萧洁洁继续嘴硬。

    其实刚刚那一幕都给她震慑住了,她心里也知道张禹赢了,同样,她也希望张禹赢,因为张禹还代表着蒋雨霖呢。大家都是一起的。


韩娱之我的债主是明星小说5200


    恨只恨方彤挑事,让她没办法,只能对着干。你说这心理得多矛盾,多气苦呀!

    张禹进到电梯,电梯门关上,一直下到一楼。

    他们是从镇海老街上的门出来的,正好从对面,蒋宪彰、马鸣雪等一行人也都出来了。

    蒋宪彰那边的人多,还有不少到场的嘉宾。很多是里有名气的,此次专程来给天子广场捧场。当然,那肯定是收费的。

    街口的彩台上,已经开始有人唱歌跳舞,营造氛围。登台的无非是天子广场自家的女员工,还有一些从少年宫找来的孩子。这属于开场戏,主要是为了吸引人流,大菜在后面上。

    演艺圈的同行们,互相有说有笑,然而蒋家的阵营中,现在却是剑拔弩张。

    今天就是一场无形的决战,南北广场那边人多,将决定这里日后哪位公子来主持大局。

    不过在马鸣雪看来,自己应该是赢定了,就看张禹布置的那风水局,都已经被屈大师批的是体无完肤,胜负显而易见。

    女人在得意的时候,嘴上的话也多,她不敢当着老爷子的面说蒋雨霖,但她敢说张禹。

    马鸣雪得意地说道:“哎呦,这不是小张大师么......你这乌龟的什么风水局,摆的很有创意么......”

    张禹自知自己赢定了,面对对方的奚落,他呵呵地说道:“创意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已经足够赢了。”

    “真是大言不惭......呵呵......我还真想看看,你拿什么来赢呀......”马鸣雪不屑地说道。

    “你拭目以待就好。”张禹自信地笑道。

    他们一边说,一边往前走。二人的对话,蒋家的人和屈大师等人自然也都听在耳朵里。

    旁人谁也不出声,蒋宪彰却是微微皱眉。但也只是皱了一下,脸色倒是如常。老爷子随着年纪的增长,话越来越少,可家里的子弟对他却是越来越敬畏。

    很快,众人就走到彩台后面,对面现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看热闹的。

    蒋家更为关心的是两边广场的客流量。难免要四下观瞧,看进到哪边的人多。毕竟这种节目,也不是谁都喜欢看。

    当他们观察时候,意外生了。只见周边人流窜动,被吸引来的人是越来越多,而这些人流却都不约而同的进到北广场。

    进到北广场的大门,简直是可以用川流不息来形容。这么久的时间来,难得看到有这么多人进门。

    而南广场那边,那叫一个悲催,竟然连个进门的都没有。顾客的心理那就一个怪,见别人都往北广场里面钻,他们也都往里面挤。

    北广场内,现在更是热闹,昨天还无人问津的肯打鸡、麦打劳、必输客什么的,里面竟然都坐满了人。而且每个桌子上都摆着各种吃喝。

    各家专卖店,也都红火起来。

    “这件衣服不错。”“确实呀,以前怎么没注意啊。”“这件我试试。”“喂,那件我要了。”“能刷卡吗?”......

    蒋家也派人在里面盯着,不仅要看客流量,还得看看消费状况。见买东西的人也多,一个个都冲进来进行汇报。

    听到这些人的汇报,马鸣雪的脸很快就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