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65章 我先走了

第265章 我先走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风无常形,水无常态,有盈有亏。繁华之地,亦有无人问津之所,并不稀奇。蒋大哥既然请我前来,我自然可以让此地起死回生。你们拭目以待就好。”张禹自信地说道。

    “乳臭未干,还敢大放厥词!我且问你,你的师父是谁呀?”屈畔见张禹还敢继续夸夸其谈,心中不禁有些恼怒。其实刚刚那句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就已经让人火大,只是因为场合,让他压了下来。

    眼下张禹显得很是自信,屈畔没见过他,更没听说这么一号,所以决定先探一下张禹的底。

    在镇海市这一行里面,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

    “家师名叫王伯通,是个卖棺材的!”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

    “哈哈哈哈……”屈畔马上出不以为然的笑声,王伯通这个名字,他根本没听说过。而且还是个卖棺材的,估计也就是哪个寿材店的。屈畔再不留情面,不屑地说道:“原来是寿材店出来的,小小年纪,也敢出来坑蒙拐骗,你这大师俩字,是谁封给你的?”

    马鸣雪跟着看向蒋雨霖,故作语重心长地说道:“雨霖呀,我看你这是遇人不淑,被人给骗了。看他小小年纪,又口不遮拦,想来就是市井上的混混。让他来看风水,岂不是浪费时间。还是赶紧把他打走,莫要再次丢人现眼了。”

    她这明摆着是在打蒋雨霖的脸,可表面上还装作挺关心蒋雨霖的。

    蒋雨霖自然明白,眼下已经骑虎难下,必须相信张禹。蒋雨霖淡淡一笑,说道:“雪姨,莫要看张大师年轻,但风水相面,寻龙点穴样样皆精。我看不如这样,请张大师布个风水阵瞧瞧,若是仍旧如此,我宁愿退位让贤。”

    他也是拼了,就是赌在张禹身上了,要是张禹不行没本事,自己就将天子广场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

    按照马鸣雪的意思,今天整这么大的阵仗,当天就得让蒋雨霖把位置让出来,可蒋雨霖都这么说了,要是再逼蒋雨霖,岂不是显得她这个后妈太不厚道。

    马鸣雪看向自己的弟弟马鸣风。

    马鸣风当即会意,转而看向蒋宪彰,笑着说道:“姐夫,我有两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蒋宪彰轻轻点头,示意他可以说。

    马鸣风跟着说道:“用不了两天就是年庆的日子,如果在早前,雨霖想要让这位张、张大师试试,倒是也无妨。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旦有失,年庆之日就有可能闹出笑话。谁也不想看到天子广场在年庆的时候还这么冷清吧。这位……呵呵……张大师……年纪轻轻,要是把宝押在他的身上,稍有不慎,笑话可就大了。”

    他在说“张大师”三个字时,总是有意的拿腔拿调。

    马鸣雪对弟弟的说辞很是满意,故意皱了皱眉,说道:“这话确实有道理,年庆之日迫在眉睫,光指望这位小大师,呵呵……”

    蒋宪彰一直都没说话,老爷子现在终于微微点头,说道:“雨霖,我不想年庆之日也是这般光景。你雪姨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

    “父亲说的是……”蒋雨霖点头应着。

    “广场这边,不如就让你二弟试试,回头我将别的生意交给你打理。”蒋宪彰又慈和地说道。

    “这……父亲……”蒋雨霖自然不服,可是父亲的话,他实在是不敢顶撞。

    马鸣雪心下高兴,马上说道:“雨霖,你父亲都这么说,那就这样吧,也给你二弟一个机会。不是说你的能力不行,实在是你的命格和这里的风水犯冲,也没别的意思。”

    抢了蒋雨霖的位置,总要说点好听的吧。

    蒋雨霖心下为难,一时间也不知该说点什么。不想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两个大师都是一
阴阳鬼咒无弹窗
面之词,到底谁的本事大,没比试过,谁能知道呀。我看莫不如让他俩比试比试,到时候一切不就见分晓了。”

    听了这话,众人一起扭头看去,说话之人坐在蒋雨霖这一侧,属于马鸣风上手的位置。没错,正是蒋家老三蒋雨霆。

    听他这说法,颇有点看眼不怕乱子大的意思。

    蒋雨霆是没妈的孩子,又没什么人撑腰,这里根本没他什么事,就是来看热闹。

    当然,别看蒋雨霆是个十足的小白脸,可他也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纨绔子弟。张禹的形象确实不靠谱,但大哥蒋雨霖是靠谱的。蒋雨霖为人随和,对这个三弟着实不错,两个人还同命相怜,都是没妈的孩子。

    蒋雨霆也知道,家里日后若是由马鸣雪说的算,大哥的日子会不好过,他这个老三就更不用说了,恐怕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看似无心,其实是故意帮蒋雨霖。哪怕能糊弄一下,帮蒋雨霖争取一点缓冲的时间也是好的。横竖和马鸣雪的关系也不怎么样,而大哥也不可能这次输了就倒台,自己的这个人情,大哥总得领吧。

    果然,蒋雨霖一听这话,心头就是一动,立刻说道:“三弟说的没错,张大师和屈大师都说自己有本事,不妨让他们比试一下,这样一来,到底听谁的,以后不也就有数了么。”

    马鸣雪眼瞧着老爷子都话了,蒋雨霖马上就要滚蛋,现在蒋雨霆来这么一出,把她气的够呛。这笔帐她是记下了,其实已经记下来好几笔了,只是都等着以后清算。

    她不便当着蒋宪彰的面对蒋雨霆作,只能看向张禹,不屑地说道:“一个黄毛小子,有什么资格跟屈大师比呀?”

    见对方的矛头指过来,不是乳臭未干,就是黄毛小子,尽是不屑。张禹的小暴脾气也被激起来了,他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说道:“我这次来,是蒋大哥请我帮着看这里的风水,可不是来听骂的。诸位不好意思,我先走了,不过你们记住了,下次找我帮忙,那就不是免费的了,我得收费!”

    说完,作势就要走。

    蒋雨霖哪能让他走了,忙起身将他拉住,“兄弟,你先别走,有话慢慢说。”

    蒋雨霖就指望张禹呢,要是让张禹走了,自己怎么办呀,还不得任人摆布,拱手将总经理的位置让出去。

    “蒋大哥,你放心好了,没有我出手,只怕也没几个人能化解天子广场的危局。”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他表现的倒是挺自信,但其实连他自己也没底,这种情况,他还从来没碰到过。

    “可是……”蒋雨霖着急呀,因为不是这么回事,如果自己把位置让出去了,再想弄回来,可不是张禹想的那么容易。人家已经点出来是命相不和,总经理的位置势必要让给弟弟蒋雨震。到时候,饶是那个屈大师就算真的不行,老爹也不可能让只当了两天总经理的弟弟下台。过家家呢,今天换你,明天换他,这样对弟弟的伤害太大了,就算赔钱硬挺着,也得让弟弟干上一年半载。亦或是再找高人前来。

    马鸣雪压根就没把张禹放在眼里,就算是真比试一下,她也相信屈大师一定能赢。现在张禹要走,更遂了她的意,她直接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看这黄毛小子就是说嘴,压根就不敢比,也别浪费时间了。眼下就是年庆了,这次年庆事关重大,岂能儿戏。天子广场又不是一家投资的,就算咱们家可以答应,几位投资的董事能答应么?”

    说着,故意看向另一侧萧铭山三人。在她看来,萧铭山肯定不能答应。

    不想,萧铭山却很合时宜地来了一句,“我觉得这个方法也不错。不妨就让他们比一比,也许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就是不知怎么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