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53章 不情之请

第253章 不情之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这四块石头布置的阵法作为参考,张禹对这归真四象盘的领悟是越来越多。他现在都已经顾不得其他了,有点废寝忘食的意思。

    自然,想吃东西也没有呀。

    至于说睡觉,那睡不睡也无所谓了,早晚都是个死。

    难得遇到一个能够消磨时间的东西,让人忘记许多事情,其实也算不错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小时,两小时,半天,一天,两天,张禹已经饿的是前心贴后背,不过依然在研究手里的归真四象盘。

    蓦地里,突然几道光束从上面照射下来,令旁边的井内光亮大作。紧接着,张禹就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张禹!张禹!你在这吗?”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张禹也记不得是谁,可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显然是认识的,搞不好还是来救自己的。

    张禹马上喊道:“我在这!”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激动,几乎是用吃奶得劲喊出来的。

    “你在这就好,我现在马上放绳子下来,你绑到腰上,我让人拉你上来!”上面的男人喊道。

    再次听到声音,张禹终于想了起来,说话之人好像是蒋雨霖。

    张禹跟着说道:“好!请问是蒋大哥吗?”

    “是我!”蒋雨霖答应。

    确定是蒋雨霖之后,张禹立刻明白了,蒋雨霖不可能知道自己在这,他之所以能找来,十有是华雨浓告诉他的。

    这功夫,一条不粗不细的绳子,贴边垂了下来。张禹揣好归真四象盘,绳子抓入手里,上面的蒋雨霖此刻又喊道:“绑好之后告诉我一声,我拉你上来。”

    “好!”张禹答应。

    绳子倒是结实,现在让张禹自己顺着绳子往上爬,估计是够呛,饿的是浑身没劲。

    他赶紧将绳子系好,双手拉住绳子,说道:“蒋大哥,好了。”

    声音落定,一股大力,将他慢慢地拉了上去。

    人一脱离枯井,张禹简直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他重重地呼吸了几口,外面的空气真的要比里面的好多了。

    蒋雨霖站在井边,另外还有十几个汉子。

    张禹感激地说道:“蒋大哥,谢谢你!”

    说完,他将腰上的绳子解开,长长地伸了个拦腰。

    蒋雨霖面容和蔼可亲,微笑着说道:“不必客气。对了,是不是饿了。”

    “确实。”张禹诚实地一笑。

    蒋雨霖轻轻一挥手,那些汉子们马上行动。不一会,就从外面搬进来一张矮桌,两个圆凳,八个菜摆到桌上,另外还有一瓶红酒。

    “老弟,请!”蒋雨霖朝张禹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禹都好饿死了,看到吃的,眼睛都放过。最要命的还是渴,红酒的塞子刚拔出来,张禹就接过瓶子,“咚咚咚咚……”

    一瓶酒就下去了。

    蒋雨霖准备的酒,那肯定是好酒,不过张禹也不认识上面的法文。虽然酒有点涩,但还是觉得不解渴。

    蒋雨霖这才反应过来,还没喝水呢,赶紧叫人拿水过来,由捎了瓶红酒。

    张禹把水喝足了,精神头也好了点,接下来就是开吃了。蒋雨霖似乎还想跟他喝上两杯,可见他跟饿死鬼投胎一样,还是等等吧。
重生之好好学习撩男神最新章节


    一挥手,示意手下的人先下去,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对面看张禹吃饭。张禹本来就能吃,更别说是这时候了,一顿风卷残云,桌上的盘子、碗就都见底了。

    吃饱喝足,张禹终于松了筷子。蒋雨霖微笑着说道:“吃饱了吗?”

    “饱了。”张禹尴尬一笑,桌上的东西全让自己一个人吃了。

    蒋雨霖托起高脚杯,脸上洋溢着微笑,这次没有说话。张禹也举起酒杯,二人碰了一杯,一起一饮而尽。

    干了杯中酒,蒋雨霖从兜里掏出来一个信封,说道:“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说你看完之后,就给烧了吧。”

    张禹知道蒋雨霖嘴里的“她”是谁,接过信封,封口是粘着的,撕开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一瞧,写的字并不多。

    “张禹,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实属无奈。沈煜和沈晴一切安好,不必挂念。此间之事,还请忘记,切莫传扬。珍重!”

    他见过华雨浓的字体,确定是华雨浓写的。按照华雨浓的意思,张禹掏出打火机将信纸点燃。

    纸转眼变为飞灰,飘扬而去,张禹看向蒋雨霖,好奇地问道:“不知道蒋大哥和她是什么关系?”

    蒋雨霖苦笑,说道:“可能是朋友吧,也可能是棋子……”

    从张禹第一次见到蒋雨霖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人家不是等闲之辈。要没有点本事,能让那些纨绔子弟们服服帖帖么。

    谁都看的出来,蒋雨霖先前肯定是想追求华雨浓的。可是现在,蒋雨霖应该是感觉到一些不对,所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张禹心中同样苦笑,自己在华雨浓的心目中又算是什么呢?

    棋子?还是其他?

    不过张禹已经不愿去想这些,这次的事情结束,自己或许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平凡一些,不要再这样大起大落了。

    张禹真挚地看向蒋雨霖,说道:“蒋大哥,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出声。”

    毕竟,华雨浓让蒋雨霖来救他,那也得人家蒋雨霖来呀,若是晚来,或是不愿来,后果怎么样,就没准了。所以这个人情,张禹必须得领。

    “兄弟你既然这么说,我还真有个不情之请。”蒋雨霖还真不客气,见张禹这么说,他马上就来了一句。

    “蒋大哥请讲。”张禹说道。

    嘴里这么说,张禹心中也是嘀咕,看来蒋雨霖真是不白来呀,估计来之前就琢磨好了吧。

    “我知道老弟精通相术、风水,所以我想请老弟帮忙看看风水。”蒋雨霖温和地说道。

    “没有问题,在什么地方?”张禹爽快地说道。

    “是天子广场……”蒋雨霖颇有点无奈地说道:“这个广场是我父亲和金都房地产的萧叔叔合伙投资一百五十亿建设而成,里面集餐饮、娱乐、市、商业等全方位项目。两年多前竣工,招商经营。原本一切都很不错,就在三个月前,我父亲将广场交给我全面负责,结果可好,没用上一个月,竟然成了死城。现在广场内一天下来都看不到几个人,搞的里面的商户们怨声载道。现在正值交租金的节骨眼上,他们一个个提出来要求降低租金,否则的话就全部撤走。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独当一面,可若是一上来就搞成这样,只怕难以和我父亲以及萧叔叔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