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43章 我就知道

第243章 我就知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张禹来说,这次和华雨浓的分别,恐怕就是永别。

    华雨浓是张禹的第一个女人,让他就这么割舍,似乎真的很难。但张禹知道,两个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同样也不可能在一起。

    张禹帮过华雨浓,也救过华雨浓。华雨浓对他的回报,或许就是华雨浓自己。可是华雨浓不需要这么做,那天晚上,张禹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真情。

    “呵……”张禹苦笑一声,终于还是感情战胜了理智,或许也是因为那一分的好奇心。

    他转过身子,大声叫道:“喂!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想牵扯到这样的事情里了!”

    背对着他的华雨浓,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嘴角轻轻上翘。从她的表情上看,仿佛是在说,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好啊!”华雨浓转过身子,脸上的浅笑已然不见,她大声说道:“你放心好了,只要这一次你帮我找到地方,咱们从今以后就各不相欠,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我也只是尽力而为,这上面的暗语,我只能看懂一句半,最后半句,我也看不明白,只能尽力而为!你们需要尽快给我提供一个风水罗盘,另外还要送沈爷爷去医院!”张禹正色地说道。

    “罗盘好说……”华雨浓说着,看向沈煜。

    老人家在这里被折磨多时,一直苦苦支撑,刚刚在见到华雨浓的时候,来了一点精神头,不过现在,已然萎靡不振。

    可若说沈煜送去医院,后果可大可小,天晓得会惹出什么样的事情。

    沈煜自己似乎也知道这个道理,他强打精神,说道:“小张,不用送我去医院,我没事!这件事,一直是我父亲的遗恨,江湖上早有光明山的传言,我父亲曾不止几十次前往光明山寻找,但都没有找到半点线索。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父亲的遗愿完成,想来他老人家也能含笑九泉!”

    华雨浓马上说道:“来人,扶着他,好好照顾。车上不是还有营养液和吃的么。”

    “是,小姐。”当下就有汉子答应,上前扶住沈煜。

    就这样,一行人离开院子。

    华雨浓他们的车停在距离这里能有三四百米的地方,上车之后,是直奔光明镇。

    华美人这次并没有招呼张禹跟她一辆车,张禹是和沈煜、裴剑寒、铁头几个人乘坐面包车。车上有营养液和一些实物,对于沈煜来说,主要还是太饿、太渴导致虚脱。吃喝之后,张禹给他按摩睡下,估计起来的时候,身体就能恢复很多。

    想找罗盘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们在路上留意着有没有相馆,或者是周易馆。还真别说,真遇到一家测字、算命的店面,只是已经关门。

    有汉子上前砸门,店主被砸了出来,他们扔下一万块钱,抢走了罗盘。

    来到光明山脚下,华雨浓没有让全部的人下车,留下几个人把车开到隐秘的地方,作为接应。沈煜现在睡着了,还没醒来,也就留在车上。

    张禹明白,华雨浓的身份没有半点虚假。以沈煜的为人,恐怕即便真的被华雨浓给杀了,也会引颈就戮。所以,他没有多说。

    其实这次上山,对于张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生死难卜的事
重生黑暗年代无弹窗
情。但他相信华雨浓。

    现在已经是拂晓,华雨浓说道:“咱们该怎么走。”

    张禹看了看罗盘上的指针,又回忆了一下上面的暗语,说道:“我先前也说过,我也没有把握找到,因为我只能看懂前面一句半的暗语,最后半句还看不明白。最重要的是,咱们必须要先找到起点。”

    “能看懂多少就看懂多少,一步一步的找。这个起点,我觉得有可能是报恩寺。咱们就把那里当作起点!”华雨浓平淡地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华雨浓让铁头带路,一行人直奔报恩寺。

    到了地方张禹托着罗盘,嘴里嘀咕起来,“乾三连西北开天……”

    说完,他找到了乾位,是在右手斜侧方的位置,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众人在他的后面跟着,谁也没有出声。

    走出了一段路程,张禹停下脚步,又念起了第二句暗语,“坎中北六遇真仙……”

    现在坎位是在往回走的方向,这一下,让不少人都有点纳闷,怎么还往回走呀。

    华雨浓也是不解地说道:“张禹,这是来时的方向呀……”

    “第一句暗语是正八卦,第二句暗语是反八卦,就是这个方向没错。”张禹自顾自地说着,向后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转身沿着向上的山路走去。

    见他改变的方向,不是直接回到起点,华雨浓才算松了口气。

    往上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张禹终于停下脚步。

    “坤下断四南无风……”他托着罗盘,找到了坤位,按照暗语的解释朝前走去。

    这次走得更远,竟然直接翻过了山顶,来到了山背后。

    走到这里,张禹再次停下脚步。

    他举目四望,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怎么样了?”一旁的华雨浓问道。

    “前面的一句半暗语就是到这里,最后半句,我还没想明白。”张禹说道。

    跟着他嘀咕起来最后半句暗语,“蛟龙出水海中间……蛟龙出水海中间……”

    “你懂不懂呀,这带我们走到哪来了?”随在旁边的白天放这时冒出来一句。

    他的声音刚落,就听“啪”地一声脆响,白天放的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耳光。

    打的他人不是别人,正是华雨浓。

    “你哪来那么多话,他不懂,难道你懂?别打扰他的思路!”华雨浓冷冷地说道。

    “我……”白天放登时一急,怎么说一句话,还挨了个嘴巴子。可他随即看到华雨浓瞪起的眼珠子,只好乖乖地低下头,不敢再吭声。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张禹始终没有想出来最后那句暗语的意思。

    汉子们的精气神,因为苦等,已然消磨了很多。但是他们不敢有半句废话,白天放都吃了一耳光,他们若是敢有怨言,只怕后果更惨。

    日头越升越高,到了中午的时候,已然是旭日当空。

    站在这个位置,张禹觉得有点晃眼,下意识手搭凉棚。也就在这一刻,他忽然看到,在迎面叠峦的山坡上,有一道刺眼的光亮。

    “蛟龙出水海中间……我明白了!就在那里!”张禹指向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