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40章 黑影再现

第240章 黑影再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谁!”

    坐在桌子上的汉子惊呼一声,扭头朝后看去。

    可头只转了一半,就见一块砖头飞了过来,“砰”地一声,正中太阳穴。汉子“嘎”地一声,从桌子上跌了下去。

    “小张……”沈煜立时认出冲进来的这个黑影,他的声音中有些颤抖,显然是极为激动。

    此刻的张禹,左手还抓着一块砖头。

    房间内一共四个汉子,张禹琢磨着,自己赤手空拳想要把四个汉子一并全都干掉,明显不准成。好在地上别的不多,就是砖头瓦块多,他从地上抄了两块砖头冲了进来,仗着神行马甲的度,转眼间就冲到汉子们的身后,朝那三个汉子的后脑分别来了一下,最后还飞了一砖头。

    他下手着实不轻,有个汉子都翻白眼了。但是张禹管不了那么多,他低声说道:“老爷子,别出声,我带你走。”

    说完,张禹就跑到老爷子的身边,准备将绳子解开。可惜是死结,竟然解不开,他随即在一个汉子汉子的身上翻找,搜出来一把匕。

    “谁!”“什么人的叫声!”“老柄,出什么事了!”“说话!”……也就在这节骨眼上,院子里突然响起了叫喊声。显然是刚刚那汉子的惊呼声太大,而院子里又太静,一下子其他的人听到。

    张禹快割断了老爷子身上的身子,把人背到身上。沈煜的份量不轻,起码能有一百五十斤。张禹当下催动神行马甲,准备直接蹿出车间,一口气冲出去。

    不曾想,脚步声距离这边越来越近,原本漆黑的院子里也变的光亮起来,好些个手电朝这边照来。

    他们的喊声并没有得到车间内同伴的回应,自然都要冲着这边来。而且听声音,人数似乎还不少。

    “小张,你快跑,不用管我……”老爷子也现不对,连忙急切地说道。

    这帮人都是有枪的,张禹清楚,要是这么跳出去,估计就得挨枪子。

    他急忙咬破手指,在掌心快写了个“雷”字,跟着一砖头将棚顶吊着的灯泡打碎。

    “刷”地一下,车间内变的漆黑一片,张禹背着沈煜来到墙边躲好,只要对方冲进来,自己就趁机冲出去。实在不行,再打出一道掌心雷,估计也能起到震慑作用,给自己的逃跑创造机会。

    “出事了!”“大家小心!”……

    外面的人见车间内的光亮突然消失,又开始吆喝起来,更加确定这里出了状况。一条条手电光束顺着窗户照射进来,车间内跟着亮了许多。

    张禹背着沈煜贴在墙边,大气都不敢喘,心也是怦怦乱跳。这种节骨眼上,说不紧张,那都是扯淡。

    “赶紧出来!我已经看到你了!再不出来,我就看枪了!”“快点出来!不出来开枪了!”……

    外面的人又喊了起来,听了他们的声音,张禹心中暗说,你们就吹牛x吧,糊弄小孩呢。

    “砰”地一声,车间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张禹立刻做好准备,只要有人冲进来,自己就翻窗跳出去。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响起惨叫之声,“啊!”“啊!”“啊!”……

    听到这个声音,张禹不由得一惊,心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刀镇星河笔趣阁
    “什么人?”“干掉他!”“啊!”“啊!”“砰!”“砰砰砰!”“砰砰砰……”……

    外面的叫喊声和惨叫声和枪声大作,原先顺着窗户射进来的手电光束已然不见。

    张禹没敢马上往外冲,以免中计,他偷偷地把脑袋凑到窗口,向外观看。

    这一瞧可好,就见前面不远处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具尸体。一个黑影手持长剑,好似屠夫一般,距离近的,被他一剑一个砍翻,距离远的,直接射出飞刀。

    看这黑影的招数,张禹不难认出,这人就是那天在海边沙滩上遇到的那位。

    张禹心中纳闷,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啊!”“啊!”

    又是两声惨叫,院子里跟着安静下来,所有的黑手套已经全被干掉。

    黑影站在车间外,没有进来,一双眸子扫了过来,正好和张禹的眸子相对。

    “怎么又是你!”黑影有点吃惊地说道。

    “是呀,我也觉得怎么这么巧。”张禹见就剩他一个,索性大大方方地说道。

    对方虽然飞刀厉害,但张禹自信,自己的雷法也不是吃素的。黑影的身手好,度快,可自己还有神行马甲,想要脱身的话,未必就是难事。

    “把人交给我,我饶你不死!”黑影直接说道。

    听得出来,他现在语气狂傲的很。当然,人家有狂傲的资本,上次让一只手都打成平手,这次伤势已好,再动起手来,他自认能轻松地解决张禹。能饶张禹一算,算是手下留情了。

    “你的口气很大么,想让我把人交给你,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张禹毫不示弱地说道。

    “这就是你逼我了!”黑影说着,将剑提了起来,抖了个剑花。

    不料,骑在张禹背上的沈煜突然叫道:“你这是青玄剑吗?”

    “嗯?”黑影一愣,随即笑道:“果然没错,看来你真是段克扬的后人!”

    闻听此言,张禹则是一愣,他去过沈煜父亲的坟,是叫沈克扬。但他随即想到,整个山上的坟,大多都是姓段的,沈克扬的坟是何等显眼。一瞬间,张禹就想明白了,沈煜的父亲根本就是姓段,埋在段家集分明就是落叶归根,只是仍然没敢用真姓。

    “你姓什么?”沈煜问道。

    “我姓裴,你既然认识青玄剑,应该也能猜出来我是谁吧。”黑影说道。

    “那你应该是裴忠的后人了。青玄剑是世子的佩剑,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沈煜好奇地问道。

    “没错,那是我爷爷,我叫裴剑寒。”黑影诚挚地说道:“这里有外人,那些往事不便为人知晓,你跟我走,咱们找个地方细说。”

    “这……”沈煜迟疑了一下。

    “你以为我会害你吗?”裴剑寒说道。

    “不是,只是时过境迁,我不想再继续卷进来,只想过普通的生活,了断残生。再者说,这些事情,本来就跟我无关,是老一辈的事情了。”沈煜感慨地说道。

    “难道你现在没有被卷进来么?”裴剑寒轻笑着说道。

    是呀,被人抓到这里,软硬兼施的逼供,难道还叫没被卷进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