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29章 黑手套

第229章 黑手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沙滩上再次恢复了宁静,剩下的只是海浪的声音。

    张禹顾不得去查看尸体和车上的东西,快步朝潘云跑去。潘云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张禹忙捏住她的脉门,脉象有些乱,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由此张禹能够看出来,黑影踹在潘云身上的这一脚着实不轻,仗着潘云也练过功夫,身体不错,要不然的话,只怕伤势得更重,甚至丢掉性命。

    张禹轻轻地将潘云扶起来,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一只手在她的背上慢慢上下搓动,给潘云顺气。

    正常来说,手在前面顺气的效果要比在后面好一些,可潘云终究是女人。顺了一会,潘云的嘴里突然咳嗽起来,“咳咳咳……”

    “你醒了。”张禹关切地说道。

    “咳咳……”潘云又是咳嗽了两声,有些艰难地说道:“那家伙真厉害……现在怎么样了……”

    “让他跑了。”张禹有些无奈地说道。

    “你能平安无事,已经算是好的了,跑就跑了吧……”潘云断断续续地说道。

    张禹继续给她顺气,嘴里说道:“那家伙确实厉害,我明明看到你一枪打中了他,他竟然只是左边身子有些动不了,连血都没流。”

    他并不知道警察的第一枪都是橡胶子弹。

    潘云苦笑着说道:“我们警察的第一子弹都不是真子弹,只是没想到,他硬挨这一枪还能有还手之力。”

    她比张禹还无奈呢,这要是真子弹,对方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自己哪能被打晕过去。

    当然,即便她被打晕了,在真子弹的情况下,张禹绝对能把黑影给耗死,光流血都能流死对方。

    张禹终于释然,说道:“你现在能不能动,咱们过去瞧瞧。”

    “还好……就是胸口还有点闷,没什么大碍……”潘云说道。

    她胸口依然疼痛,可这里实在不方便让张禹看,估计也死不了,这点伤等回头再说吧。

    在张禹的搀扶下,潘云站了起来,一起缓慢地朝货车那边走去。

    货车的后车箱是敞开的,只剩下一箱货物在外面,其他的都在里面。瞧了一眼,车内还有差不多二十个箱子。

    张禹拿起地上的箱子,倒是不沉重,他跟着将上面的木头给拆开,往里一看,里面包的那叫一个严实。又是泡沫,又是海绵,最里面放着一串紫色的葡萄。

    这葡萄可不是吃的葡萄,是一串冰晶玛瑙葡萄。偌大的箱子里,就放着这么一个物件,可见其珍贵程度。张禹将葡萄拿了出来,手上就是一阵清凉的感觉,不仅仅如此,他还能感觉到一股古老的气息。

    这古老的气息并不是特别的浓郁,比不上金印上的气息,倒是和那枝凤钗上的气息差不多。

    张禹随即将凤钗掏了出来,进行比较,可不就是这样么。

    “张禹,你现了什么?”潘云问道。

    “我也不能确定,就是觉得这东西有可能是从沈晴太爷爷的坟里出来。不过……要想确定,也不是不行……”张禹现在想到了一个人。鲍佳音的老爹是考古的,既然能一眼看出来那凤钗是刚从土里出来的,想来也有可能看出来冰晶玛瑙葡萄是不是一起出来的。

  
玄女祭txt下载
  这样一串冰晶玛瑙葡萄,潘云自然能看出来其价值不菲。她跟着说道:“这样,我先给队里打个电话,让白队过来接应,咱们再看看,还有什么线索。”

    “好。”张禹点头。

    当下,二人分工。潘云给白队打了电话,张禹则是进到车箱里,又打开了几个箱子。

    里面都是一些珍奇的宝贝,有东珠朝珠,有翡翠、玉石雕刻的艺术品,价值如何,张禹不敢肯定,但所有的东西上面都带着那相同的古老气息。

    张禹渐渐可以确定,这些东西十有都是从沈煜父亲的坟里出来的。虽然只是猜测,没有十足的证据,可他现在,这次不会错。

    从车内出来,张禹的目光又凝聚在地上的尸体上。

    车旁有两具,都是被飞刀射杀,一个是正中胸口,一个是射在眉心上。由此也能看出来黑影的功夫何等之高。长剑加飞刀,张禹可以肯定,黑影当时若非左边身子使不上劲,自己得死上七八个来回。

    这两具尸体,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没戴面具,和普通人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张禹想起了黑影说的话,警方肯定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他心中好奇,警方怎么会知道呢?

    而且听黑影的意思,张禹和潘云能跟踪到此,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呀……”张禹心中嘀咕,打量着尸体,他突然现,尸体的手上都戴着手套。

    印象中,上次在墓穴里遇到的那伙人好像也戴着黑色的手套。

    “看来还真差不多是一伙人……”

    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跟着看向潘云,说道:“你能看出来这些人的来历吗?”

    潘云轻轻摇头,说道:“看不出,也没什么特别的。我觉得你好像比我清楚他们的底细。”

    张禹马上解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觉得他们很危险。把你打晕的那个人,他把我也当成警察了,他们你们警方肯定知道这伙人的来历。至于说,他们有什么特别的……我看他们都戴着黑手套。”

    “黑手套!”潘云一听这话,眼睛猛地一亮,急切地叫道:“你把他左臂上的衣袖撸起来。”

    “好。”张禹答应一声,按照潘云的意思,挽起一具尸体的衣袖。

    张禹跟着就看到,在那人的左臂上有一个黑色的纹身,纹的是一个握着拳头,只伸出一个小拇指的图案。

    “这是什么图案呀?”张禹好奇地看向潘云。

    此刻潘云的脸色微变,似乎带着一丝恐惧,她结结巴巴地说道:“没错、没错……我们警方确实知道……他们是黑手套的人……”

    “黑手套是什么呀?”张禹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黑手套其实也不是这个组织的名字,因为这个组织的人在行动之时都要戴上黑手套,所以我们警方就称呼他们为黑手套。而这个组织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们警方也不清楚,只是知道他们十分神秘,做事狠辣,每个人都堪称死士。警方曾经也抓到过黑手套的成员,但是无例外的全都自杀了。这个小拇指的标记,就是这个组织的特有标记,具体的我也只知道这些,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里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