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26章 突兀

第226章 突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会是那个人吗?”张禹心里嘀咕,对方确实戴着面具,而且胳膊上挂着绷带,身材上看起来,好像也差不太多。

    这时,潘云低声说道:“看那些人像是走私的,咱俩去把他们给截下来。”

    说完,她就从腰间掏出手枪,瞧那意思,这就想上去了。

    张禹赶紧小声说道:“就咱俩?”

    “是呀,怎么了?你不会不敢吧。”潘云低声说道。

    “确实有点不敢。”张禹点头。

    “你上次独闯龙潭都敢,这次怎么胆子还变小了。”潘云微微皱眉。

    上次和这次不同呀,葛大全那伙人也就是一伙普通的匪徒,总共就一把枪,其他的都用刀。可是前面的那伙人,如果和墓穴里遇到的是同一伙的,那肯定有枪,而且还不止一把,绝对的悍匪。光凭他们两个,这么上去,还不得被打成筛子。

    张禹为难地说道:“他们可能有枪。”

    这话果然奏效,一听说对方有枪,潘云也为难起来。

    要知道,警察抓人也是有程序的,而且不能随便开枪,开枪之前必须得鸣枪示警。如果对方没枪,就是一伙普通的走私犯,那自然好办。可若如张禹所说,俩人就这么过去,危险就大了。

    张禹见潘云皱眉,下面的人已经开始分工明确的干活,将箱子搬到船上。货车那里本有六个,眼下船上又下来了六个,一共十二个。

    要是让他们把东西运走,那自己就白跟踪了。张禹隐隐觉得,他们现在搬上船的东西,可能很重要。

    “得想个什么办法呢?”张禹心中嘀咕。

    在两个人想办法的时候,船上下来的六个人已经分别搬着箱子朝船上走去。两两一组,抬着一个箱子,第一组的两个人先上了船,把东西送进船舱。

    过了大概能有一分钟,不等两个人出来,第二组的两个人也上船进到船舱。跟着又是第三组的两个人进去,可是这两个人刚进到船舱没两秒钟,一声惨叫突然划破夜空。

    “啊......”

    这声音很大,张禹和潘云都听到了,莫说是前面箱货车旁的六个人。

    负责搬箱子的人马上停下手来,那个胳膊上有伤的面具人更是用另一只手摸向腰间,旋即拽出一把枪来。

    其他的五个人见他掏枪,也都将枪掏了出来。

    “怎么回事?”面具人率先喊了一嗓子,船上没有半点回应。

    “上面出什么事了?”“刘八!你们倒是说句话呀?”......船下的人跟着大声吆喝,可是船上仍然没有动静。

    “过去瞧瞧。”面具人看了身边的人一眼。

    边上的汉子又招呼了一个同伴,两个人举着枪,小心翼翼地朝船上走去。

    来到船下的时候,那汉子又喊了一声,“刘八!刘八!人呢,说话呀!”

    船上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刚刚上船的人,就好似突然人间蒸了一样。

    两个人扭头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后面的面具人,“头儿,里面没动静!”

    “进去看看,注意安全!”面具人大声说道。

    两个汉子答应一声,顺着桥板上了船。船不大,上了甲板,旁边就是船舱。舱门是开着的,那汉子站到门口,二话不说,就先朝里面崩了两枪。

    “砰!”“砰!”

    里面仍然没有其他
明朝老司机笔趣阁
的动静,开枪的汉子率先走了进去,另一个汉子举着枪在后面作为掩护。

    “啊!”一声惨叫,站在外面的汉子猛地仰天摔倒在地。

    “谁!”

    “砰!”

    船舱内响起进去那汉子的声音,还有一声枪响,随后就再也没了声音。

    船上恢复宁静,只能听到轻微的海浪声,“哗啦,哗啦......”

    “大飞!二飞!怎么回事?”面具人急切地喊道。

    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货车旁的三个汉子,似乎有点紧张,攥着枪的手都在颤抖。

    这突兀起来的变故,谁也没有想到。同伴就这么死了,可他们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躲在树后的张禹和潘云也都看到了这一切,二人比下面的人还要纳闷呢,船舱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进去的人怎么都死了。

    眼下对面就剩下四个人了,二人的胆气倒是壮了一些,也更加有把握了。对于潘云来说,这些人既然非法携带枪支,那自己已经不用鸣枪示警了。

    她低声说道:“咱俩摸过去。”

    张禹也有这个想法,点了点头。不过与此同时,张禹的心中还冒出一个这样的念头,“船内的人会是谁,会不会跟她有关......”

    此刻车旁的一个汉子看向面具人,“头儿,怎么办?”

    面具人紧紧地盯着岸边的船,半晌都没有出声,应该是在想办法来应对眼前的意外。

    又过了一小会,他才朗声说道:“请问船上是哪里来的朋友,如果是看中了什么物件,尽管开口就是,用不着大动干戈吧!”

    他本来想试探一下,可惜的是,船上仍然没有回应。

    面具人耐着性子又道:“既然你藏头露尾,想来也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杀了我们的人,后果如何,你是清楚的!刚刚送上船上的东西,我们也不要了,留着给你买棺材。”

    说到此,他扭头看向身边的汉子,又道:“把搬下来的箱子放回车上,咱们走。”

    现在身边的人不多,敌暗我明,看来他也是不敢硬刚,决定先走人。

    有两个汉子负责将搬下来的箱子抬上车,另外一个汉子则是举着枪,和面具人一起盯着船,以免船上的人突然下来偷袭。

    张禹和潘云已经摸过来了,他俩躲在斜侧方比较暗的位置。因为面具人几个的注意力都在船上,谁也没有现他俩。

    两个人没有出声,只是用眼神交流。潘云的眼睛朝车的方向眨了眨,像是在说现在要不要上去把这四个人给搞定。

    自己手里有枪,而且张禹的功夫也好,两个人一起突然动手的话,想要把这四个人解决,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禹则是轻轻摇头,看了看那艘船。

    他是在告诉潘云,还是先不要动手的好,咱们在暗处,如果暴露的话,就会让船上的人有所准备。张禹隐隐觉得,船上的人应该不会轻易的让这四个人离开。

    或许,面具人的做法,也只是在为逼船上的人现身也说不定。

    潘云很聪明,似乎是看明白了张禹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再动。

    二人的目光来回闪动,看一眼海边的船,又看一眼那辆货车。两个汉子的动作很快,还剩最后一个箱子,就要都装进货车了。

    也就在这档口,船上亮着的灯突然“刷”地一下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