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24章 有些案子不能用常理推断

第224章 有些案子不能用常理推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鲍诚文当然不知道张禹心里想的什么,他将凤钗还给张禹,然后站了起来,“走,咱们出去下厨房吧。现在会做饭的年轻人也少,佳音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也是她的福气。”

    “好。”张禹连忙站起来。

    他心中暗说,我俩都没这个福气。

    出了书房,两个人一起进了厨房,一人做了一个菜,加上先前牛艳玲做好的,一共八菜一汤。

    张禹做的菜是家常刀鱼,味道很是不错,令牛艳玲称赞有加。瞧那意思,已然是认准了这个女婿。

    鲍佳音这顿饭吃的,别提有多无奈了,纯是硬着头皮咽下的。相较之下,张禹的胃口是真好,他也是真饿了,一顿吃了三碗饭。

    吃得多,牛艳玲还高兴,说这个孩子实惠,不见外。

    吃饱之后,张禹告辞,表示自己有事,现在就得走。鲍佳音也不用母亲吩咐,主动提出送张禹下楼。

    一出家门,鲍佳音就没好气地说道:“怎么回事呀,你没事老往我家出溜什么呀?”

    张禹委屈地说道:“我没往你家出溜,我往小区外面走,你妈正好从市里出来,把我叫住的。”

    “那你没事老往我们家小区跑什么劲呀?”鲍佳音仍是不满。

    “我上沈爷爷家有事,你们都住在一个小区,我总不能让人家搬家吧。”张禹摊开手说道。

    “行了行了,你就借口多。你上次赚了那么多钱,就不能买辆车,你在车里,谁还能看到你呀。”鲍佳音数落道。

    “就算买了车,我也不会开呀。”

    “不会开,还不能学。”

    “我现在哪有空学,事儿多着呢。”

    “就你借口多。”

    ……

    二人下楼这功夫,打了一路嘴官司。最后鲍佳音只能是气鼓鼓地望着张禹离开。

    知道了凤钗的来头,张禹现在还是没有确切的目标。但是怀疑对象还是有一个的,那就是自己看不透的陈光伟。

    出了小区,张禹掏出手机,拨了潘云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潘云的声音,“喂,你好。”

    “潘云呀,你现在有空吗?我找你有点事。”张禹说道。

    “什么事呀?”潘云好奇地问道。

    “这不是沈爷爷失踪了么,我寻思着帮忙找找。听说你们警察能够调查很多人的资料,我想找你帮我查个人。”张禹说道。

    “你说的是沈煜吧,这案子我们队里也在盯着呢。你想查谁,是不是有什么现?”潘云说道。

    “现……倒是不敢说,现在就是怀疑,具体是谁,咱们见面说吧。”张禹说道。

    “没有问题,你现在就来区分局吧,今天晚上正好我在队里值班。”潘云说道。

    刑警队素来是二十四小时待命,每天晚上都要留人值班。

    张禹搭车前往镇东区公安分局,到楼下的时候,又给潘云打了个电话,由潘云出来将他接上楼。

    进到潘云的办公室,张禹也没藏着掖着,两个人毕竟一起并肩奋斗。

    他从兜里将凤钗掏了出来,说道:“这是我和沈晴,还有队里的两个警察
斗鱼之顶级主播帖吧
一起去沈晴太爷爷分的时候现的。”

    潘云接过凤钗,仔细瞧了两眼,也没看出什么端倪。由此可见,她也不懂什么古董。潘云好奇地问道:“这个有什么特别吗?”

    “我找人打听过了,这个东西很值钱,而且还是前朝皇宫里的东西。沈老太爷的棺材里有被人翻过的痕迹,所以我觉得,是不是有人盗了墓……”

    张禹当下,就把他们前往鹤来山时生的一切讲述了一遍。

    其实这些事情,牛三江都已经汇报给白队了,只是他并不知道凤钗的事儿。

    潘云听了之后,说道:“这盗墓的人着实有些古怪。寻常盗墓的话,绝不会之后再把坟给砌好,生怕别人现,更加不会放条蛇在里面。所以,这里面应该有熟人作案的可能性,甚至那个人都知道你们要去,都知道开棺材的人极有可能是你。”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可实在想不通到底会是谁。”张禹说道。

    “对了,你在电话里跟我说,让我调查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呀?”潘云问道。

    “陈光伟,就是沈晴的未婚夫,听说是光明镇什么爱心小学的校长。”张禹说道。

    “光明小学,其实我们已经调查过沈煜身边的所有人了。能说说你为什么怀疑他吗?”潘云问道。

    “其实我也说不太清……”张禹说到此,猛地眼睛一亮,说道:“我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潘云问道。

    “就在沈爷爷失踪当天,我晚上去了她家。当时我跟沈晴提过,说沈爷爷扫墓回来就失踪,是不是有点巧合,有没有在那里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情,还想去墓地瞧瞧。因为扫墓和沈爷爷失踪的事儿太不挨边,所以就没有马上去成。提这个事儿的时候,陈光伟也在场。”张禹说道。

    “那你还记不记得他说了些什么?”潘云又问。

    “当时他的意思就是两件事根本不可能扯到一起,具体说的什么,我也记不清了。”张禹说道。

    “如果说,当天晚上他就叫人去把坟给重新修上,那在时间上是不是也差不多呀。”潘云说道。

    “大体上应该差不多。”张禹点头。

    “照这个说法,他倒是很值得怀疑。”潘云也是点头。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我实在想不明白,他在盗墓之后要绑架沈爷爷。如果他什么也不做,只怕没人会现盗墓的事儿。就算求财,沈家的东西不也早晚是他的么。”张禹说出这个疑惑。

    “按照常理分析,确实没有这种可能性。可有些案子,往往不能用常理去推断,特别是这种毫无头绪的案子,只要有丁点线索,就一定要追查下去。直到完全确定不是他做的为止。”潘云说道。

    “你是做这行的,那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张禹问道。

    潘云思量了一会,说道:“警方现在去抓陈光伟,那肯定是不行的。一来是没有证据,二来是一旦是他做的,还容易打草惊蛇。我觉得吧,咱们不如现在走去光明镇调查一下。”

    “现在?”

    “左右我手头也没其他的事儿,去转悠转悠也好。没有现的话就全当溜达了,万一要是有什么意外的收获,岂不是赚到了。”潘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