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22章 谁叫你来的

第222章 谁叫你来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到你正好。佳音她爹回来了,都告诉你了吧。”牛艳玲此刻已经提着东西来到张禹面前,一脸都是笑模样,就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样,越看越得劲。

    “告、告诉了……”张禹结结巴巴地说道。

    他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事,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应承。

    “她爹就回家住两天,明天又得出门,这两天我一直让她找你到家吃饭,她总说你有事没空,能有多大的事儿呀。”牛艳玲埋怨道。

    “阿姨……我那个……最近确实挺忙……”张禹只好帮着圆。

    “忙也不耽误吃口饭呀,在这正好碰上了,赶紧跟我到家吃饭去。”牛艳玲热情地说道。

    “我……那个不成呀……我有事……”张禹连忙说道。

    他现在是真有事呀。

    “就在旁边也不远,吃口饭也耽误不了什么,有这说话的功夫,都到家了。”牛艳玲也不听张禹解释这个,要不是手上拎着不少东西,都能当场把张禹拉走。

    饶是如此,她也猛地抬起胳膊,拦住张禹的腰,推张禹往家的方向走。可只推了一下,因为太过着急,手里的东西又有点沉,用力过猛,竟然抻了一下,疼得牛艳玲“哎呦”一声。

    “阿姨,你没事吧。”张禹赶紧关切地说道。

    牛艳玲手里的东西明显抓不住了,一下子落到地上,她皱着眉说道:“上了年纪,胳膊腿都不听使唤呀……”

    “我给你看看。”张禹扶住牛艳玲的胳膊。

    很快确诊,就是赶巧劲抻了一下,没什么大碍,擦点红花油什么的,按摩一下就能恢复。

    张禹说道:“不严重,揉揉就能好。”

    “揉也得到家在揉,那个啥,咱们赶紧回家吧。地上掉的东西你帮我提一下。”牛艳玲说道。

    “那……好……”张禹现在就算不想去牛艳玲家,赶上这种情况,总不能让牛艳玲自己回去吧。地上洒了那么多东西,牛艳玲自己肯定白扯。

    他倒是不差这一时半刻,因为找谁帮忙鉴定,他还没想出来呢。加上晚饭还没吃,正饿着呢。可是鲍佳音根本没跟他提过这个茬,两个人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其实根本不算。鲍佳音不想让他来,张禹本身也不想去。

    现在无可奈何,只能先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跟着从牛艳玲的另一只手里接过其他的东西,陪着牛艳玲往家里走。

    张禹的表现让牛艳玲很满意,虽然胳膊抻了一下,这个女婿倒是蛮有眼力价的。

    牛艳玲一边走一边看着张禹,越看越顺眼。

    很快就来到牛艳玲家,牛艳玲因为胳膊疼,没掏钥匙,直接用左手敲门。

    “当当当……”

    响了几声,里面响起鲍佳音的声音,“谁呀?”

    “我。”牛艳玲直接说道。

    家门跟着敞开,鲍佳音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短裤,一件黑色的紧身运动背心站在门内。

    这女人的身材真不是盖的,看起来胸脯不大,远没有夏月婵显得扎眼。可是现在再看,里面好像没有文胸什么的,胸前的一对着实不小,而且是真材实料。

    张禹看了,不禁纳闷呀。城里的女人可真怪,夏月婵的明明挺小,穿
仙界独尊全文阅读
衣服的时候,却显得挺大。鲍佳音的明明挺大,穿衣服的时候,却显得挺小。

    “佳音,你看谁来了。”牛艳玲见到女儿,马上笑着说道。

    “你怎么来了?”张禹站在牛艳玲后面的斜侧方,鲍佳音先前还没注意,听了母亲的话,立刻现张禹的存在,让她忍不住惊呼一声。

    “他来不是很正常吗?”听女儿这么说,牛艳玲不满地数落了一句。

    张禹则是苦着脸,拿出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来。好在这副表情牛艳玲无法看到。

    “没、没什么……”鲍佳音挤出一丝微笑,那笑都好跟哭差不多了。

    “你堵着门干什么呀,赶紧给小张拿拖鞋。”牛艳玲拿出家长的派头说道。

    “好好……”鲍佳音的连声答应。

    牛艳玲先换了鞋,通过玄关。鲍佳音不情不愿地给张禹扔了双脱鞋。

    见母亲进去了,她瞪着眼珠子看向张禹,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怎么回事,谁让你来的?”

    瞧她现在的模样,就跟要吃人一样。

    张禹苦哈哈的低声说道:“我也不想的,这不是往外走,遇到你妈了么……”

    “你现在赶紧找个由头走!”鲍佳音用恐吓的语气低声说道。

    “我也不想来呀,东西你拿着,我这就走。”张禹小声说着,将手里的大包小包递给鲍佳音。

    不想这时,牛艳玲见张禹没跟进来,又转身走回玄关,说道:“快进来呀。”

    “张禹说有急事,得赶紧走!”不等张禹说话,鲍佳音就抢着说道。

    “有什么天大的事呀……”牛艳玲几步走抢到女儿前面,伸手去抓张禹的胳膊。

    因为着急,又下意识地抬起右胳膊,疼得她又是“哎呦”一声。

    “没事吧。”……张禹和鲍佳音异口同声地叫道。

    “能没事么!”牛艳玲没好气地瞪向女儿,数落道:“你爹明天就走,让你叫小张来家吃饭,就天天没时间。这么多东西,就我一个人拎,你也不说下来帮帮忙。现在老娘的胳膊都抻了,还指望小张给我揉揉呢。总是有事,总是有事,你们年轻人一天哪来这么多事呀。”

    鲍佳音当场就被老妈说的没脾气了,她皱着眉看向张禹,说道:“那啥,你就等会去忙吧……先进来给我妈揉揉胳膊……”

    “好好……”张禹只等点头,这时候也不能再提走的茬了。

    他换了鞋,跟着牛艳玲通过玄关,来到大客厅。

    正好这时候,从客厅旁边的一个房间内走出一个五旬长者。

    长者穿着宽松的睡衣,一脸的慈和与斯文,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他一出来,就笑着说道:“老婆子,刚刚跟谁吵架呢……”

    “没什么,就说了咱宝贝闺女两句。不提她,赶紧看看,这就是佳音的小男朋友,挺好的吧。”牛艳玲满脸的笑容,跟刚刚数落鲍佳音时,简直判若两人。

    “叔叔好。”张禹知道,这应该就是鲍佳音的老爹,忙礼貌的打招呼。

    鲍佳音的父亲名叫鲍诚文,他点了点头,跟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过去坐。”

    三个人来到大沙那边就坐,鲍佳音现在也过来了,悻悻地坐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