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221章 你的嘴怎么了

第221章 你的嘴怎么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禹正盘膝坐着,心中琢磨是不是吃了这个蛇胆的缘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以后是不是就有了提升修为的途径。

    可转念一琢磨,这种毒蛇极为罕见,自己从来没见过,都不知道什么品种,哪能那么容易抓到。

    “嘤咛”一声。

    旁边躺着的沈晴慢慢睁开眼帘。

    屋里只是点着一个小灯泡,光线半明不暗,沈晴看到张禹正盘膝而坐,好奇地问道:“你干什么呢?”

    “你醒了,我就是坐会。你现在怎么样?”张禹温和地问道。

    “还好,咱们什么回来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沈晴说着,双手撑着,慢慢坐了起来。

    才一起来,她就感觉到下面啥也没穿,只有那条小裤裤。

    她赶紧抓紧被子,以免下面走光,低着头,表情有些尴尬,“我、我……我裤子呢……”

    “那个……我给你敷了药……不容易穿上……”张禹也有点尴尬地说道。

    沈晴感觉到大腿根旁边确实敷着药,心中跟着释然一些。自己被蛇咬了,那时那种情况,稍微耽搁,恐怕自己就必死无疑。张禹的做法虽然冒失,可也是为了救她。

    之后也必须要敷药,只是不知道张禹用的什么药,料想以张禹的手段,应该会药到病除。

    只是这点,估计也被张禹看到了,她又是害羞,又是感激,低声说道:“谢谢你。”

    “不必客气,也是我连累了你,要是我不开棺,要是我能及时现里面有蛇,你就不会受伤了。”张禹真挚地说着,跟着挪了一下,从床下的小板凳上抓起那碗给沈晴熬好的药,说道:“你把这碗药喝了,基本上就能排清体内的余毒了。”

    “谢谢。”沈晴双手接过药来,两口就给喝了。

    她把碗还给张禹,随即就见张禹的嘴唇有点不一样,像是挂着两条小香肠。她关心地问道:“你的嘴怎么了?”

    “就是肿了点,没什么大碍。”张禹洒脱地一笑,将碗放回凳子上。

    沈晴哪能猜不出来,张禹这肯定是因为给她吸取毒血,导致中毒造成的。她的心中又是一阵感动,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过多的道谢,似乎显得太为虚假。

    她不自觉地想到当时的那一幕,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张禹扒下她的裤子,在她的大腿根旁边为她吸取毒血。当时受惊过度,虽然也是害臊,可能多是惊慌害怕,跟着就昏迷了。

    现在想起来,不由得双颊火烫。

    张禹倒是跟没事人一样,现在真气提升,人也为之高兴。他哈哈一笑,说道:“你刚喝了药,继续睡一会吧。咱们明天还得上山。”

    说着,他就躺了下去。

    “明天还上山……”沈晴迟疑了一下,说道:“对了,今天我昏过去了,你在棺材里有没有什么现?”

    张禹本想告诉她,可转念说道:“什么也没现。”

    这倒不是张禹想骗她,而是因为张禹对陈光伟产生怀疑。现在没有证据,加上那四个问题也解释不通,说出来之后,沈晴也不会相信。这枝凤钗应该算是唯一的线索,沈晴知道之后,保不齐就会告诉陈光伟。所以,在张禹看来,查清真相之前,还是暂时不要泄露出去为好。

    张禹为人真诚不假,可他不缺心眼,特别是现在已经在镇海
全能控球前锋txt下载
市这种大染缸里泡了有段时间,更不会像刚刚从乡下出来时那般单纯。

    “没有现,那岂不是白忙活了……”沈晴有些失望,但随即说道:“不对呀,要是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里面会藏有一条毒蛇呢?”

    这女人也不笨,立刻想到了问题所在。

    “应该是先前挖坟的人知道咱们要来,所以事先做好的埋伏,等着咱们打开棺材。”张禹说道。

    “玛德,这些王八蛋!”沈晴忍不住爆了粗口。

    挖了自己太爷爷的坟不说,还往里面放蛇害人,简直是太过份了。

    第二天早上,张禹嘴上的黑肿已经消除了不少,估计再有一天就能彻底消除。

    沈晴腿上的药,也有张禹帮忙拆掉,顺便检查伤处。不过这一次,当然要有所准备,沈晴用被子压住关键部位,只把受伤的位置露给张禹。饶是如此,沈晴也羞红了脸。

    药被拆掉,露出里面的大白腿,淤黑已经彻底不见,两个人都算松了口气。这让沈晴也再次佩服起张禹的手段,未免太厉害了。

    当然,她是没看到张禹吃蛇胆,光以为是靠张禹的医术。如果全凭医术的话,估计她死不了,张禹就先挂了。

    上山给沈晴太爷爷的坟全部修好,张禹又简单的做了个法事,因为棺材里的不之客不在了,坟头风也小了一些,估计是惦念着那点陪葬的东西。等张禹做好法事,坟头风彻底不见。

    这次前来,对于旁人来说,或许就是白折腾一趟,沈晴还差点搭上性命。可对张禹来说,这次的收获不小,且不说在棺材里找到最后的线索,光凭真气的提升,也让他受益匪浅。

    他们连日赶回镇海市,到沈煜家时,已经是晚上。四人上楼,只有保姆在家,半路之上,沈晴其实给陈光伟打了电话,说自己晚上就回来。按理说,陈光伟应该在这等着,怎么人却不在。

    沈晴询问保姆,得知陈光伟本来是在这的,好像是傍晚时分接了个电话,说有点事先走了,等明天早上再来。

    不见陈光伟,沈晴多少有点失落,不在爷爷家里还好点,此刻在爷爷家,难免触景伤情,眼泪不自觉地淌了下来。

    张禹宽慰了她一会,因为心中惦念着凤钗,就先行告辞,托说自己太过疲倦,要回去休息。

    离开沈家,张禹琢磨了一下,需要找人帮忙鉴定,而且这人不仅水平要高,最重要的是靠得住。陈可夫的水平是没问题,可人心隔肚皮,是否靠得住那就难说了。了解沈煜的人,反而越靠不住。

    走到小区花坛的时候,旁边有一家小市,张禹倒是没在意,可这时他突然听到那边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小张!”

    张禹转头观瞧,见是牛艳玲站在小市门口打招呼,手里大包小包的拎着不少东西,跟着就朝他这边走来。张禹心说,怎么这么巧呀。

    但他还是马上微笑地说道:“牛阿姨。”

    特别鸣谢:靖哥,天荒废墟,吊儿郎当,让我爱你lfy,仙痴党,mmmmd,金银胖,恶小喵,绝情2oo3,纯洁小鸟大大们的打赏。话说我的哥们,看到这一天的推荐票和月票,都让人激动不已啊。

    今天8oo多推荐票,月票更是一天干了3o多张。按照这个效率,估计用不着几天,也能做到一天5o张月票了。到时候岂不是每天保底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