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98章 国宝

第198章 国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陈可夫没说金印是真是假,可谁都能从他的表情上面看出来端倪。陈可夫是何等人物,什么样的见识,什么样的古董没见过。此刻震惊于这么一件东西,可见这枚金印觉得是真的。

    晋王李定国的金印,什么样的历史价值呀?

    这枚金印,象征着一个时代,那是个天下大乱,改朝换代的重大历史时刻。同样也是见证了李定国的一生,从一个流寇孩童,成长为一个旷世名将。

    方涛则是愕然,不会是真的吧?

    陈可夫将金印递给旁边的萧铭山,萧铭山早就有点等不及了。接过之后,是仔细观瞧。

    对于古玩这种东西,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有的人喜欢字画,有的人喜欢瓷器,有的人喜欢钱币,有的人就喜欢这种金印。

    这种喜好,也代表着一个人的性格,特别是这种武将的金印,给人一种生杀予夺的霸气。

    萧铭山现在也是爱不释手,他从陈可夫的表情上就看出来是真的了。他现在甚至可以联想到当年李定国的峥嵘岁月。

    他也激动起来,手都在微微颤抖,忍不住看向张禹,心中纳闷,这小子是从哪弄来的,我怎么就遇不到这种好东西呢。

    看萧铭山一直不放手,旁边的隋家蟠不禁有点着急了,他忍不住说道:“萧兄,这枚金印可否给我涨涨眼。”

    “好好好……”萧铭山这才意识到失态,忙将金印递给了隋家蟠。

    隋家蟠接过金印一瞧,脸上也随即为之动容。像他这种大行家,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金印是真的。但他很快又现,这金印不像是张禹说的那样,是年初买的,应该刚出土不久。

    如隋家蟠这种大收藏家,少不得也买过这种从土里出来的东西。一来价格便宜,二来东西保真。

    这枚金印是李定国的王印无疑,绝对是国宝级别的。隋家蟠打量了张禹几眼,张禹行头光鲜,人现在也很帅气,只是脸上还带着稚气。

    他的眼中闪现出一丝贪婪,心中琢磨起来,如何能将这枚金印弄到手。不愧是老江湖,很快想出了主意,在这种场合,他有点不太方便开口,琢磨着,等赏宝会结束,只需要连哄带吓,不怕不能从张禹的手里弄到这枚金印。到时候,顶多给个三五百万意思一下也就好了。

    拿定主意,他象征性地点评了几句,只说东西像是真的,其他的一概没提。

    金印传给旁边的人,每个人逐个鉴赏,这种大人物的金印,还是刚出土的,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拿在手里,都隐隐让人有种压迫的感觉,特别的紧张和兴奋。

    他们都做了简单的点评,认为是真的。现在金印来到了方涛的手里,方涛不懂,但他从几位行家的眼中也看出来了,这金印是真的。

    这样一枚金印,价值得多少钱呀。方涛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张禹,就那穷酸样,能买的起吗?估计身上的那套阿玛尼,也是用从老子这里坑来的钱买的吧。穿成这样来装蒜呀!

    方涛不爽,当下阴阳怪气地说道:“就凭你,还能捡到这样的宝贝,谁信
一品神王吧
呀。这东西该不会是你偷坟掘墓弄出来的吧。”

    其实这里面,不仅仅是隋家蟠一个人看出来东西是刚刚从土里出来的,另外还有人也看出来了,只是没吭声。毕竟这里有规矩,而且以前也有人拿过刚从土里出来的东西进行鉴定。所以大伙只看真伪,不问来路。

    现在方涛提起这个,不免有人皱眉。特别是隋家蟠更为皱眉,他还准备等结束之后找张禹谈这事呢,顺便连哄带吓把东西弄到手。结果方涛竟然现在给挑明了。

    “你可别胡说八道!”张禹马上板起了脸,正色地说道。

    沈老爷子说过,打死都不能承认东西是哪来的。

    “胡说八道,你算是什么东西,我难道还不清楚么。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家伙,你的真面目,我今晚见了彤彤,马上给你公布出去!”方涛瞪向张禹。

    “这位是方先生吧……”蓦地里,张禹身边的鲍佳音开口说道:“你拍的电影和电视剧,我也看过。你说张禹坑蒙拐骗,偷坟掘墓,可有什么证据?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特别是你这种名人。忘了自我介绍,我不仅仅是张禹的女朋友,还是东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说真的,我真的不介意跟你这种名人打官司,就算败诉,我也喜欢。”

    鲍佳音知道自己的使命,也听张禹说过,金印的来路不明。现在很明白,看这些人的表情,金印绝对很值钱,要想将这东西卖上大价钱,就绝不能承认东西的来路不正。

    所以,她直接表明身份,还反而用方涛自己的身份将了方涛一军。

    这话果然管用,加上方涛也听二叔说过这里的规矩,如果再说什么,那就只剩下丢人了。张禹就是一个光脚的,可他是穿鞋的。他不爽地将金印递给旁边的唐晋,不再出声。

    唐晋接过金印,也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看陈可夫表情,这东西肯定是真的,自己自从玩收藏以来,可交了不少学费,好不容易弄了一个唐伯虎的扇面,结果还是赝品。钱花了不少,自己的收藏室里,大半都是假的。

    现在突然看到这件这样的好东西,唐晋看向张禹,笑呵呵地说道:“小兄弟,不知道你有没有割爱转让的念头。”

    在赏宝会上经常有这种事情生,彼此互相交流,同样可以购买、互换,获得自己喜好的古玩字画。

    张禹过来就是为了卖金印的,现在有人提起来,正合了自己的心意。

    但他故意皱眉说道:“这枚金印其实我是很喜欢的,只是最近手头有点紧,如果有合适的价钱,我也不介意将他传让。”

    这一问一答,差点没把隋家蟠给气死。刚刚方涛就恶心了他一把,非得提这个茬,引出了鲍佳音来。这也就罢了,现在唐晋还提出想买,张禹还表态要卖,要是真在这里交易了,自己再想得到这枚金印,那就不可能了。

    他心中着急,却也不能当场点明。刚刚方涛都吃了一个钉子了,而自己又是常在这里混,不能不守规矩呀。

    唐晋见张禹说可以转让,马上看向陈可夫,说道:“陈老,能给估个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