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97章 谁说一定是它

第197章 谁说一定是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于张禹来说,所谓的瑕疵就是上面没有古老的气息。但这话他不能说,被方涛这么一逼问,张禹只能信口说道:“瑕疵在落款上。”

    “落款?哪有什么问题呀。”方涛不屑地说道。

    坐在方涛另一侧的一位老兄说道:“瞧瞧涨涨眼。”

    “好。”方涛把扇面递了过去,说道:“绝对是真迹。”

    那位老兄看了扇面之后,也判断不出来真假,但是点评了几句,画工不错,扇骨也像是明朝的东西。然后就把扇子传递下去。

    他这话说的,让方涛很是满意,得意地看向张禹,像是在说,你懂个屁呀。

    唐晋也很是高兴,虽然对方没明说扇子是不是唐寅的真迹,但从点评上来看,多半是认为扇面是出自唐寅之手。

    接下来的几个人,对于扇面的评价不一,有的认为是真迹,有的认为是赝品。现在扇子落入了隋家蟠的手里,桌旁众人的目光也都跟着集中在隋家蟠的身上。

    这位大行家的点评,基本上算是可以给这幅扇面定生死了。能让他走眼的东西,着实不多。

    隋家蟠正反看了一会,便淡淡地说道:“这幅扇面的做工确实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此话一出口,众人都是一惊,特别是唐晋和方涛,两个人的咯噔一下。“以假乱真”,那岂不就是说这幅画是赝品了。

    唐晋赶紧问道:“隋老,您说这幅画是以假乱真,那假在哪呀?”

    “是呀是呀,假在哪呀?我怎么没看出来。”方涛也跟着说道。

    “就在落款这里。”隋家蟠正色地说道。

    “落款!”方涛又是一惊,刚刚张禹也说落款那里有瑕疵。

    不过张禹那是胡说八道呀,根本就是蒙的。

    “唐子畏的画,大的画件是有落款的,小的画件,很少有落款,只有印章。特别是扇面,如果有落款,必是唐子畏的心爱作品。这幅扇面,下面提有落款,便是最大的瑕疵。不仅仅如此,扇骨也不是明代之物。当然,也不乏扇骨损坏,更换的现象,可作画人的笔力,和唐寅相比,略有欠缺。但想要凭此画以假乱真,还真就是很少有人能看出来。”隋家蟠做出点评,跟着递给了萧铭山。

    萧铭山的水平比方涛能强一些,可遇到如此的扇面,却也难以辨出真伪,只能从自己的直观角度点评一下,最后递给陈可夫。

    现在在场的人,十之就认定这幅扇面是假的了,因为隋家蟠走眼的可能性太低了。

    但扇面的主人还是希望能够有意外生,也许这次是走了眼。他把希望都寄托在陈可夫的身上。

    陈可夫的点评更为详尽,他的眼光比隋家蟠还要老辣,除了刚刚隋家蟠挑出来的瑕疵,他也挑出来其他的小瑕疵。那就是纸张做旧的手段,虽然高明,同样逃不出大行家的眼睛。

    他把扇子还给了唐晋,唐晋现在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花了一百五十万买了个假货,而且还是朋友转让给自己的。古玩字画行当是有规矩的,走了眼只能自认倒霉,货出不退。

    这时候,陈可夫看向张禹,说道:“贤侄,没想到你的眼光也不错呀,一眼就能看到落
异界那些事儿全文阅读
款上的瑕疵,看来没少得到沈老的点拨。不知道,你这次过来有没有带什么物件,让我们开开眼。”

    “我倒是带了一件,请诸位前辈帮忙涨涨眼。”张禹马上说道。

    见张禹这么说,方涛马上想到张禹能拿出来的东西,肯定是自己的建炎元宝。

    他没好气地说道:“不就是建炎元宝么,那绝对是真的,用不着拿出来显摆了!”

    建炎元宝可是他的心爱之物,就这么被张禹给骗跑了,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其他的人听了这话,心中暗说,这俩人挺熟的呀。连张禹有什么物件都知道。

    隋家蟠则是郑重地说道:“建炎元宝乃是五十名珍中的大珍,很是少见,即便是真品,给我们大伙开开眼也是好的。”

    “对对对,给我们开开眼也是好的。我也喜欢收藏古币,可也没见过真品的建炎元宝。”……旁边又有人说道。

    对于好的东西,大家伙还是要开开眼的。最为重要的是,见过了真品,再日后鉴定的时候,会有一个依照,不至于光凭经验。

    然而,张禹却看像是看sb一样看了眼方涛,说道:“谁说一定是建炎元宝的,我就没有别的呀。”

    “你还能拿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方涛更加不屑。

    “是一枚金印。”张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枚金印。他嘴里又道:“这是我年初在外地玩的时候,在古玩店遇到的,当时花了两百万买下,好像是南朝晋王李定国的金印。请诸位前辈帮我涨涨眼。”

    说完,他将金印双手递给陈可夫。

    这番说辞,都是沈煜教给他的。就说是从外地古玩行里买的,打死也不能承认是从土里出来的。

    晋王李定国的金印!

    听了这个名头,在场众人都是大惊。金印虽然递到了陈可夫的手中,其他的人的眼珠子却一直盯着这枚金印。

    “晋王李定国的金印……真的假的呀……”方涛又一次露出不屑地表情。

    玩古董的,大多都得懂历史,要不然的话,哪知道什么东西有价值呀。古往今来都是讲究名人效应的,只要是名人用过的,哪怕这东西再一般,价格也会很高。普通看不出主人的物价,那就会失去很多历史价值,东西再好,也很难比上名人用的物件。

    陈可夫将金印接过,只瞧了几眼,不由得脸色大变。

    金印这东西,先不谈真假,单是这一块大金砖,就价值不菲。字画、瓷器什么的,如果是假的,那就什么价值也没有。可这枚金印,就算没有历史价值,也最少能卖十几二十万。

    所以,一旦金印具备了历史价值,价格就更高了。大多数的金印都是名人所有,普通人用不起不说,就算是有钱人,也不敢随便刻制这种形状的金印。

    看着陈可夫变色的表情,众人跟着惊诧起来,这枚金印不会是真的吧?李定国的金印呀,那得价值多少钱?

    陈可夫看了好一会,似乎有些爱不释手的意思,半天之后,才压制着激动的心情将金印放下。

    他控制着情绪,用还算平和的语气说道:“这枚金印的真伪我先不说,请诸位行家里手也都帮着涨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