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90章 离别

第190章 离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哎呀……哈哈……别别别……”

    华雨浓突然出手,让张禹是猝不及防,而且她出手也快,抓的是张禹最痒痒的地方。

    张禹最怕被搔痒,一下子就没了力气,身子跌倒在地。华雨浓也不住手,继续攻击,令张禹是笑个不停,连连躲闪。

    “别别……别闹了……哈哈……呀……”张禹嘴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

    “我就闹,谁让你刚刚欺负我……”华雨浓满脸笑容,现在的她,就好像是一个小女生一般,骑住张禹的腿,双手不停地搔张禹的膈肌窝。

    “哎呀……我投降……我最怕别人……哈哈……呀呀……服了……”

    张禹连连讨饶,可是根本没用,华雨浓开心地说道:“就不饶你,我还以为你是刀枪不入呢……原来怕这个……哈哈……真好玩……”

    “你、你……哈哈……我跟你说……哎呀……你再不住手……我就不客气了……”张禹手臂挣扎,可因为软肋被抓住,奇痒难当,有些使不上力气。特别是刚刚给华雨浓治疗两次,元气消耗也大。

    “吓唬谁呢……”华雨浓调笑着叫道:“有本事就来呀,谁怕谁……我看你怎么个不客气……哈哈,真好玩……”

    张禹被她抓的,已经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自己双臂使不上劲,可这么笑着,华雨浓又没有停手的意思,实在叫人受不了。

    “你、你……我真不客气了……哎呀……”

    “来呀,来呀,我看你怎么个不客气……”华雨浓高兴地喊道。

    张禹现在双腿被她骑在上面,根本挣扎不动,而双手使不上劲,无法扳开华雨浓的胳膊。情急之下,张禹也顾不得其他,伸手猛地抓下华雨浓的腋下。

    华雨浓没想到他突然抓过来,身子一缩,手上的动作为之一滞。张禹的手一下子抓住了华雨浓的腋下,华雨浓“哎呦”一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张禹抓住机会,手不停止,只抓的华雨浓是娇笑连连,身子不停地向后躲避。

    张禹的双腿很快失去束缚,他反客为主,猛地坐了起来,开始反攻。他的力气比华雨浓大,眼下占得先机,华雨浓哪能挡得住。

    “哎呦……哈哈……你、你……哈哈……停手……停手……我不玩了……我投降……不玩了……”

    华雨浓被张禹的一连串攻击,抓的是跌倒在地,嘴里连连求饶。

    张禹哪能便宜了她,也是少年心性,他嘴里得意地说道:“刚刚我说投降,谁叫你不答应的,这次想投降,没门!”

    “哎呀……哎呀……呵呵……哈哈……你……”华雨浓都好笑出眼泪了,双手开始乱抓。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用手抓住张禹的胳膊。张禹的手本来是攻击她的腋下,被她这一抓,一下子失去了放下,这次抓下去,竟然是软绵绵的一片。

    “刷!”

    时间瞬间静止。

    张禹意识到自己抓错地方了,脸上瞬间通红。华雨浓的俏脸也红了,如同熟透的水蜜桃。

    房间内笑声打算,剩下的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

    五秒钟之后,张禹也反应过来,赶紧把手收了回去,一脸歉意地说道:“对、对不起……”

    华雨浓扁着嘴,望着垂着头的张禹,见张禹慢慢向后退缩,她
武道重临吧
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扑,登时将张禹压到身下。那性感的嘴唇一下子就吻住了张禹厚实的嘴唇之上……

    此处省略25ooo字

    次日中午。

    温暖的阳光射入房间,映照在张禹的脸上和身上。

    他躺在床上,身上啥也没穿,脸色挂着疲倦之色。

    因为阳光太过浓烈的缘故,张禹有些吃不消,缓缓地睁开眼睛。

    随即,他就下意识地朝旁边看去,床上并没有其他人,只有他自己。

    “华……”张禹本想喊华小姐,却觉得好像有点不妥,但如何称呼,他现在还真就不太容易确定。

    “华姐姐!华姐姐!你在哪?”张禹只能想了这么一个称呼。

    房间内没有任何回答,张禹心中纳闷,坐起身子,“人哪去了?”

    他跟去找自己的衣服。很快现,就在床边,他抬手拿来过来,可随即看到,在衣服下面压着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

    张禹拿过信封,进而一瞧,再里面有一张纸。把信纸抽出来,展开一瞧,上面是用娟秀中夹带着硬朗的笔体写的一封信。

    “张禹,谢谢你。能认识你,真的是很高兴,你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也帮了我很多。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在一起,很多话也只是玩笑。现在我要走了,不知会不会是永别。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是忘掉吧,就当是做了一场梦。珍重!”

    信上没有落款,但是张禹知道,这应该是华雨浓亲笔所书。

    “她走了……”张禹喃喃自语,跟着穿上衣服,快地冲出房间,在走廊上大声喊了起来,“华……华小姐!华小姐!”

    房子很大,现在似乎很是空旷,竟然听到了隐隐的回声。

    “她真的走了……她、她要去哪……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张禹再次喃喃自语,脸上尽是茫然之色。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竟然有些失落。

    他提着信纸,低着头,缓缓地走回房间。

    房间内和昨晚一样凌乱,他跟着看到,在地毯上留有一抹殷红。

    刹那间,张禹的心头一颤,不由得回忆起昨晚生的一切。

    华雨浓的热情,让他根本无力抗拒,因为男人的自然反应,那最后的堡垒竟然很快被这个女人攻陷。

    这是张禹的第一次,他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感觉,这个感觉,让人几近疯狂。

    两个人很快就有些意乱情迷,简直是一可不收拾,直到天色白,精疲力竭的二人才偃旗息鼓,紧紧地抱在一处。

    只是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然不见了华雨浓。

    看着这一抹艳红,张禹的心中百感交集。

    他有点后悔,有点伤感,有点无所适从。

    这个女人接近他,无外乎是希望他帮忙,在墓穴里的时候,张禹甚至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可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张禹真的是很快乐。

    华雨浓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张禹不禁有些自责,“都怪我,要是昨晚把持住……她是不是就不会走了……都怪我不好……”

    他再次看向手中的信,忍不住一声惆怅。

    木立良久,张禹无奈地摇头,正如信上所言,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见到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