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89章 华美人二戏张禹

第189章 华美人二戏张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你真这么着急呀?”张禹还是有些窘迫。

    “废话!你快点吧!”华雨浓催促道。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是我纯心占你便宜。”张禹还是难为情。

    “便宜都让你沾光了,还差这一次呀!”华雨浓不满地说道。

    可不是么,自己的身子对张禹来说,恐怕根本没有秘密可言。昏迷的时候,估计哪都碰过了。

    “那、那不是救人么......”张禹嘀咕道。

    “你现在也是救我!快点动手!”华雨浓故意大声说道,以掩盖内心中的羞臊不安。

    “好!”张禹鼓足勇气,转回身子。

    眼前的华雨浓,实在太美了,简直就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张禹虽然先前也看过,可那个时候都是黑色的,而且当时也没动手按摩,只是开穴就成。

    但是这一次,需要将体内的煞气导到体表上来,必须要动手。

    他红着脸来到华雨浓的近前,拿出针来,开始给华雨浓开穴。

    刚刚华雨浓是趴着的,根本看不到。现在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张禹将银针一根根地插入她的身体里。

    华美人的心头乱颤,同样也是无比的惊奇,这可不是不看不知道呀,中医针灸竟然这么神奇。

    张禹从头到脚给她施针,停了五分钟,将针一根根的取下。这时候,张禹的脸又红了,他再次尴尬地说道:“我现在得给你......推拿了......”

    华雨浓也是紧张,刚刚就是故意压着心头的窘态,现在张禹真的要动手了,要是还能大大咧咧的,那她的心得有多大。

    迟疑了片刻,华雨浓咬了咬嘴唇,终于鼓足勇气说道:“你来吧!”

    “你让我来的哈......”张禹挠了挠头,跟着上床骑到华雨浓的双腿之上。

    他的双手放在华雨浓的锁骨位置,开始慢慢地推拿按摩。

    华雨浓的心在狂跳,恐怕这辈子都没跳过这么快,仿佛小心肝随时都能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张禹的按摩是真舒服,可是伴随着张禹的双手慢慢向下,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渐渐沦陷。

    渐渐,华雨浓已经几近疯狂,她开始后悔,自己似乎不应该这么做。

    这时候,张禹突然说道:“你能不能动静小一点呀?叫的人有点......”

    张禹红着脸,低着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做错事的大男孩呢。

    “你废话!”华雨浓红着脸,气鼓鼓地说道:“被你这么......谁能受得了......嗯......”

    “那我......”张禹停下手。

    他的手才一停止,华雨浓瞬间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嘴里又叫道:“你快点,我......不能半途而废......”

    张禹只好继续,双手所过之处,除了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感觉之外,还留下一层黑色。好不容易才把华雨浓正面推拿完毕。他如释重负,连忙取来火罐,快地扣到华雨浓的身上。

    华雨浓也长出了一口气,她双颊如霞,一双眸子不自觉地看着这个大男孩。在她的眼中,带着羞臊,带着感激、带着柔情......

    张禹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目光,吓了一跳,忙把头别到一边,认真地做自己的工作。

    火罐全部扣上,随着一丝
九星霸体诀笔趣阁
丝的黑雾被拔出来,华雨浓的肌肤渐渐恢复本色。

    擦掉上面黑色血,张禹重重地喘息一声,他现在已经很累,一屁股坐到地毯上,说道:“煞气已经全部祛除了,我想睡一觉。”

    华雨浓眼含秋波,看着地上的张禹。张禹此刻的脸色也很憔悴,今天两次给华雨浓祛除煞气,对他的消耗也是很大的。

    华雨浓不禁一阵心疼和内疚,迟疑一下,她故意探出身子,将脸面朝向地上的张禹,用调笑的语气说道:“喂,看你刚刚脸红的,是不是第一次碰女人呀?”

    “我......我......”张禹的脸不自觉地又红了起来。

    “你可真笨,又是处男,还没碰过女人,我跟你说,这在英吉利可是很丢人的。”华雨浓故意伸出手去,将张禹的脸上拧了下来,接着又道:“哎呦,脸这么烫呀......”

    没想到又被华雨浓调戏,张禹低着头,也不知道说点啥。而现在的华雨浓,身上的煞气全部清楚,精神头也特别的足。

    见张禹又害羞了,她觉得特别有意思,也不管自己没穿衣服,直接一翻身下了床,凑到张禹的身边,用肩膀撞了下张禹的胳膊,轻声说道:“你可真笨,用不用姐姐教教你。”

    “不用。”张禹连忙摇头。

    “你说说你,在别的事情上,也算挺精明的,怎么一见到女人就胆小呢......”华雨浓说着,用胳膊搂住了张禹的脖子,轻轻抓住张禹的耳垂,捏来捏去。

    “男女......那个......你把衣服穿上......”张禹红着脸说道。

    “还穿什么穿呀,该不该你碰的地方,不都让你碰了,现在还说这样的话,有没有点良心呀......”华雨浓故意白了张禹一眼。

    “那不是为了救你么,现在你都好了,不一样了。”张禹低声说道。

    “瞧你这意思,是不想认账呀。”华雨浓马上撅嘴说道。

    “认什么账呀?”张禹莫名其妙。

    “你说呢?我、我......我身上还有你没碰过的地方吗?”华雨浓故意瞪起星哞。

    “可我也不想的......”张禹委屈地说道。

    对于张禹现在的表现,华雨浓觉得特别有趣,印象中根本没遇到过像张禹这样的大男孩。她调笑道:“刚刚你占了我便宜,是不是得还回来呀?”

    “这个怎么还呀?”张禹不解。

    “你把衣服脱了,也让我看看你。”华雨浓说着,把粉颊凑到了张禹的耳边。

    “那怎么可以。”张禹急道。

    “怎么就不可以呀?”见张禹不答应,华雨浓干脆主动伸手,去脱张禹的衣服。

    张禹连忙反抗,当然他不可能伸手去打华雨浓,只是去抓华雨浓的手。不想,华雨浓的手劲也不小,好像应该是练过,两个人四只手纠缠在一起。

    但张禹力气终究还是要比华雨浓大,没一会就将华美人的双手全部擒住,让她挣脱不开。

    “你还动不动手?”张禹问道。

    华雨浓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故意地停了停胸脯,说道:“切,不动就不动,你把我手给放开。”

    看着那一对,张禹还是脸热,把头别到一边,松开了华雨浓的双手。

    可不想,刚一松开,华雨浓的双手就猛地袭向张禹的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