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87章 小拇指

第187章 小拇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咔。”正在华雨浓羞臊的时候,门突然打开,女司机从外面走了进来。

    华雨浓一愣,不是已经让她去休息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什么事?”华雨浓问道。

    女司机走到床边,轻声说道:“小姐,铁头听说您醒了,想要见您,说是有很重要的事儿。”

    “我知道了。”华雨浓马上起来,拽了件睡衣穿到身上,她下意识地看了眼睡在地毯上的张禹,这家伙睡的倒也死,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由此也能看出,确实是太累了。华雨浓的俏脸又是微微一红,嘴脸浅浅一笑。

    二人走出房门,铁头站在外面,门的两侧还有两个汉子守着。华雨浓轻轻摆手,两个保镖很是知趣的退下。

    她缓缓地走到走廊的窗口,铁头和女司机跟在后面。站在窗前,华雨浓看了眼外面的风景,这才用不大的声音问道:“铁头,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前天晚上我和张禹带人重新去光明山的时候,墓穴竟然被人挖开了。我们在里面遇到了伏击,开始还以为是盗墓的,后来我现那些人的手上都戴着黑色的手套,我又查看了他们的胳膊,进而现在他们的手臂上都有小拇指的标记。”铁头也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哦?”华雨浓的脸色微微色变,“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因为事态紧急,当时您又在昏迷,我只能擅自打电话把此事汇报给老板了。”铁头低声说道。

    “你做的没错。”华雨浓微微点头,又道:“我父亲怎么说?”

    “老板让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铁头郑重地说道。

    “可是小姐体内的煞气还没有完全祛除。”女司机赶紧说道。

    华雨浓琢磨了片刻,说道:“我知道了。这样吧,铁头你现在带人马上离开,阿妙一个人留在这里保护我就好。”

    “这......”铁头和女司机立刻急道。

    华雨浓举起一根手指,轻轻摇晃两下,说道:“我相信那些人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咱们,大队人马走了,他们更加不会注意到这里。留阿妙一个人在这里就足够了。”

    “那、那好吧。”铁头只能点头答应。

    “你们这就出,阿妙这两天也辛苦了,好好睡一觉,我们明天早上出。”华雨浓吩咐道。

    “好。”阿妙点头。

    分派妥当,铁头带人离开,女司机到一上楼的小客厅休息。

    华雨浓重新回到房间,见张禹还没醒来,她又躺回床上。现在的她,还是很疲倦的,可能是昏睡的时间太长,加上铁头又告诉了她一个这样的消息,让华雨浓真的睡不着。

    她在心中嘀咕,“怎么会突然碰到那些人,是巧合,还是被他们给现了......”

    过了能有一个小时,床下躺着的张禹睁开了眼睛,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现房间内的女司机不见了。下意识地朝床上一眼,华雨浓的身上穿着衣服,人正靠在床头望着他。

    “你醒了。”张禹马上打招呼。

    “醒了,谢谢你。”华雨浓温柔地一笑。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朋友。”张禹客气地说道。

    “我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听说你在
乡村如此多妖最新章节
这里守了我两天。”华雨浓又是柔声问道。

    “体表的煞气已经全被祛除,体内还有一些,只要再有一两天,基本上就差不多了。”张禹说道。

    “幸亏有你。你现在饿不饿,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吃的。”华雨浓说着,看向一边放着的牛排。

    张禹这两天来都是吃牛排,他现这些人还真是从外国的,好像不会做中餐。

    他现在不饿,笑着说道:“我不饿,先去上趟卫生间,然后再继续给你治疗。”

    “嗯。”华雨浓轻轻点头。

    卧室内就有卫生间,张禹方便了一下,简单的洗漱,然后回到床边。

    看着穿着睡衣的华雨浓,此刻的华美人没有梳妆,脸上带着憔悴与倦色,棕红色的秀杂乱地洒在肩上,给人一种慵懒的妩媚。

    “这个......”看着华美人,张禹露出了腼腆之色。

    “怎么了?”华雨浓轻声问道。

    “那个......治疗得......”张禹做了一个脱衣服的姿势,脸上有点红。

    这两天虽然一直看着华雨浓的,可是那时候的华雨浓是昏迷着的,而且体表黑。但现在,华雨浓已经醒了,对当事人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让张禹有点尴尬。

    华雨浓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她妩媚一笑,说道:“不就是脱衣服么,你又不是没看过......”

    说完,还白了张禹一眼。

    她的嘴性感,水蓝色的眼睛更是美不可言,和东方女人相比,作为混血儿的她,更多了一种韵味。

    张禹看在眼里,不由得心神一荡,不知为何,心开始怦怦乱跳。

    华雨浓轻轻抬起手来,动作很慢,却很诱人,一点点地将自己的睡衣脱掉,丢到一边。

    “好了,可以来给我治疗了。前两天昏迷,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出手的,今天可要好好瞧瞧。”华雨浓嫣然一笑。

    “那个......你......还得......”张禹垂下头。

    “还......”华雨浓的俏脸登时火烫,她知道张禹这是还要让她脱的意思。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醒的时候,可是全身一丝不挂。估计确实是如此。

    如果只是穿着内衣在张禹的面前,她还能好一些,可是在有知觉的情况下,全部暴露在张禹面前,也着实让人羞臊难当。

    但很快,华雨浓就是洒脱一笑,故意撅嘴说道:“反正都已经让你看光了,脱就脱呗,便宜你了。”

    说完,她抬手去解上面的文胸。

    张禹连忙转身,不敢去看。

    见张禹这般害怕,华雨浓不由得“噗哧”一笑,故意调笑道:“瞧你......又不是没看过,装什么蒜呀?”

    “那、那、那是当时形势所迫......”张禹不好意思地说道。

    “现在就不是了?”华雨浓笑道。

    “现在......你趴着就好......我就看不到前面了......”张禹难为情地说道。

    “我知道了。”华雨浓又是一笑。

    很快就将身上的那点防线全部解除,然后趴到床上,瞅了张禹一眼,说道:“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