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84章 金印

第184章 金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王头曾经跟张禹说过,道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见到有被符纂封印瓶瓶罐罐,或者是棺材什么的,都不要去碰,绝不能将封印打开,不管这里面封得是什么。

    因为一旦解开封印,很有可能酿成大祸。

    眼下的这个棺材,还是用蓝色的符纂封着,其重要性可想而知。

    这要是换做以前,打死张禹,张禹都不会去碰。可是现在,自己中了煞气,而这个棺材明显是九耀转阵的阵眼所在,要是不给破掉,自己就死定了。

    打开棺材的后果是什么,张禹也不清楚,他迟疑了片刻,转头看向铁头,说道:“棺材里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或许会很危险。这样吧,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不如出去守着。如果听到我的叫声不对,那就赶紧跑。”

    如果打开棺材,里面再冒出什么来,以自己现在的功力,恐怕是顶不住的。留铁头在这里,不过是搭上一条性命罢了。

    “多谢!你小心一些!”铁头哪能听不出张禹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朝外面走去。

    铁头走出墓室,拐弯来到通道之内,朝前面那汉子走去。没走多远,就到了黑衣人尸体的所在,刚刚已经检查过一遍,人全都死了。可是这一次,他突然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所有的手上都带着黑色的手套。

    “咦?”铁头登时一惊,随即仔细观瞧,一点没错,八具尸体的双手之上,全都带着黑手套。

    如果有一两个人戴黑色的手套,这根本不算什么,可所有的人都戴,那就有问题了。

    “难道是他们?”铁头马上在一具尸体旁蹲下,他抓住尸体的左臂,将衣袖向上一褪,跟着就见在尸体的小臂之上赫然纹着一个握拳的手型。手型是这样的,小拇指伸直,另外四根手指握成拳头。

    看到这个,铁头脸色大变,他快地将尸体的衣袖拉下,跟着又来到旁边的一具尸体前,也是这般褪上衣袖。这具尸体的胳膊也是一样,上面纹着这个手型。

    铁头检查了所有的尸体,无一例外。

    这一刻,铁头的脸色彻底变了,变成了铁青色,还带着一抹恐惧。和先前枪战之时的狠辣完全判若两人。

    守在前面的汉子,已经现铁头出来,见铁头这般,不禁有些纳闷,等铁头忙活完,他才好奇地问道:“头儿,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铁头赶紧平复了心头紧张,快步走到汉子身边,静静地守候。

    再说张禹,此刻他正已经跳下坑去,站在那口棺材的旁边,并将上面的那点土全部划拉干净,只剩下那张蓝色的符纸。

    他在棺材铺跟王老头学艺,对于棺材是一点也不陌生。家里又是干木匠活的,所以他很快就能辨认出来,这应该是上好的楠木棺材。相较于楠木中最好的金丝楠木能稍微差一点,可在楠木中应该算是最好的了。

    听爷爷说过,在以前金丝楠木是皇家御用的东西,普通的老百姓,哪怕是当官的,都不能用金丝楠木。由此不难看出,死者的身份应该不低,不然
带着武功去异界txt下载
配不上这种上等的楠木棺材。

    当然,凭着贴在上面的蓝色符纸,也能确定这人不一般。符纸上的符文,张禹是认识的,这是镇魂符。通常把镇魂符贴在棺材上,那是要让亡魂魂飞魄散的意思。而墓室中摆着九耀转阵,确实脱死者的,简直是有点自相矛盾。

    又想让死者魂飞魄散,又摆阵让他脱,到底什么意思呀?

    张禹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原委,让死者魂飞魄散那是必须的,所谓的九耀转阵也不是想让你脱,而是死者的执念太重,哪怕是魂飞魄散,执念仍在。所以要用这个阵法再灭了死者的执念。这可真是太狠了。

    人都死了,得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能犯得上使用蓝色的镇魂符呀。甚至连那点执念都不放过。

    能有如此执念的人,绝不是一般的人物,张禹现在还真想看,棺材里装殓的人是谁。他咬了咬牙,抬手将蓝色的符纸扯了下去,同时下意识抬起右掌,以免生什么意外。自己的雷法也不是好惹的。

    然而,等了能有半分钟,棺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见没有意外生,张禹从包里掏出小型的扳手,将上面的钉子一个拔了下去,然后慢慢地挪动棺材盖。

    楠木要比金丝楠木轻很多,加上张禹的力气也不小,没一刻就将棺材盖给搬开一部分。

    他低头朝内观瞧,原本以为,这应该是尸体的头部所在,结果呈现在张禹眼中的确是一对脚骨。

    在风水上讲,这里是坐巳向亥,那就应该头朝东南,脚踏西北。可是棺材里这位,竟然是脚在东南。如此摆放,不仅仅自己遭殃,子孙后代也是永世不得翻身。简直是太狠了。

    这让张禹对棺材里这位更感好奇,他继续挪动棺材盖,等移动了大半,张禹终于可以看清里面的全貌。

    躺着的这位,只剩下一副枯骨,身上的衣服也腐烂的差不多了,但能大概看出来,应该是绫罗绸缎。这人没有什么陪葬的金银珠宝,只是在头顶的左侧摆放着一枚金印。

    在光线下,金印散着淡淡光芒,见尸体没有任何异常,张禹好奇地伸手将金印抓了出来。

    想来这东西是唯一能够判断死者身份的了。金印上面有字,张禹一瞧,随即傻了眼。印上的字都是反的不说,而且还是繁体,张禹的文化水平本就有限,根本就不认识。

    他可以断定,这件都是不是法器,在金印上面,似乎有一股气息,是古老的气息。

    “算了,先不研究这东西了,还是把阵破了要紧。华雨浓还等着我救命呢。”张禹将金印放进包里。

    因为棺材都打开了,死者也看到了,里面没有半点异常,显然使用蓝色符纂的那位高人只是针对死者,估计凭借着九耀转阵就能对付闯入者了,所以没有再设下其他的机关。

    这倒是让张禹的心放了下来。

    不难断定,这口棺材便是阵眼的所在,想要破阵应该不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棺材挪走,搬离这个墓穴。当然,也有别的办法破阵,但以张禹现在的状态,实在没法舍易求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