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77章 悬空剑

第177章 悬空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个阵法可以算是阴宅风水阵,主要是用来脱死者亡魂的。”张禹答道。

    “就这么简单……”华雨浓明显有点不信,她接着说道:“如果是这样,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这是因为死者的执念太重,难以脱,所以阵法才会滋生出煞气,用来消磨死者的执念。另外,你看那把剑……”张禹指向悬空剑,“这把剑绝对不是凡品,如果我猜的不错,此剑应该是阵法的阵眼所在。凭借此剑,才能滋生出如此强大的煞气,想来也是布阵者故意为之,以免有人闯入阵中,破坏了阵法。有了这把剑,就能让进来的人有进无出。”

    由于九耀转阵属于阴宅风水阵的一种,所以老王头讲过。而且这种阵法不仅能做到脱死者,还能起到杀阵的效果,所以老王头进行了着重讲解。

    九耀分别为太阳、太阴、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罗候、计都。

    太阳乃金乌,在石室的布局之中,那把悬空剑上散出赤金色的气雾,也就是代表着太阳。

    左边第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身上散着白色的气雾,代表着太阴。太阴乃天之后,有盈亏之象。

    穿绿色罗裙的女人,身上散着绿色的气雾,代表着木星,又称之为岁星。吉则文星贵凶则灾吝。

    火红色代表着火星,应朱雀之位。深黑色代表着土星,为镇星,应勾陈之位。金黄色代表着金星,为太白,应白虎之位。水蓝色代表着水星,为晨星,应玄武之位。橙红色代表着罗候,罗候为天,又名龙头,乃火之余气,多凶为祸。土黄色代表着计都,为豹尾,乃土之余气,主孤寡。

    张禹说话的时候,是面朝墓室,背朝华雨浓。华雨浓在听张禹说了那句“执念太重”之时,不由得脸色一变。她的双拳紧紧攥在一起,脸上若有所思,等张禹把话说完,她迟疑了片刻,这才问道:“你能破掉这个阵法吗?”

    “通常破阵,无外乎是破掉阵眼。此阵的阵眼正是那把悬空剑,只要将他击落,阵法立破。”张禹说道。

    “那如何击落?”华雨浓问道。

    此剑悬在墓室的中央,剑旁边还有她的手下死在那里,让人进去进去把剑给摘下来,几乎没有可能。如果说用东西击中这把剑就行,那倒是并不困难,华雨浓最少几种方法做到。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开枪。

    但是华雨浓知道,肯定不能这么简单。

    “现在只能用我的金钱剑一试,不过也没有多少把握,可如果金钱剑不管用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咱们得马上离开,否则都得死。”张禹认真地说道。

    现在他能挡住悬空剑的煞气,全靠手中的金钱剑,如果金钱剑出手,不能打落悬空剑的话,就证明悬空剑上面的法力要在金钱剑之上。这样的话,继续留在这里,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华雨浓当然知道张禹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她点头说道:“那好,都听你的。要是不成的话,咱们就马上走。”

    “好。”张禹说完,向后推了一步。

    他把金钱剑举在面前,左手中指食指在剑身上划过,嘴里振振有词,“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已结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再造混元帖吧
体有金光覆映吾身……急急如律令!”

    金钱剑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法器,属于道家常用的法器,所以使用方法张禹也知道。只是以前用过桃木剑,还没用过金钱剑,今天是第一次尝试。

    这把金钱剑上的法力很强,张禹都没把握完全驾驭。在他念完真言之后,将金钱剑向前一指,金钱剑直接脱手而出,朝悬空剑射去。

    “当!”

    金钱剑瞬间撞在悬空剑之上,先是出一声金铁交鸣的脆响,跟着就见两把剑开始“嗡嗡”颤动。

    “啪!”

    张禹的金钱剑率先不动了,猛地向后弹了回来,摔落在地。

    看到这一幕,张禹大吃一惊,一弯腰捡起金钱剑,转身叫道:“快跑!”

    说完,拔腿就跑。

    金钱剑要是打不下来悬空剑,后果是相当严重,自己距离墓室那么近,最先倒霉的肯定是他,所以得赶紧跑。

    华雨浓等人见张禹这般喊,也是心头一紧,虽然华雨浓一心想要进到墓室,但小命为重,实在不行再另想办法。不过她没有马上拔腿就跑,而是在等张禹。铁头几个见她没动,也没有率先逃跑。

    可没等张禹跑上两步,他跟着便听到“铛啷啷”一声脆响在背后响起。

    张禹不解,转头瞧去,他还没看到墓室里的情景,就听华雨浓喊道:“剑掉了!”

    与此同时,张禹也看到了,原本悬在半空中的剑,此刻摔落在地。而墓室之内的流光溢彩,全部暗淡下来,正开始慢慢消散。

    不用说,肯定是阵法破了。

    张禹为之一喜,忍不住喊道:“阵破了!”

    “破了!”华雨浓也是大喜过望,几步冲到张禹身边。

    她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掉落的那把剑,跟着又道:“现在能进去吗?”

    “可以了。”张禹点头。

    华雨浓已经迫不及待,见张禹这般说,一个箭步就抢了进去。

    铁头几个见华雨浓进去,也都快步跟入。张禹也想看看,这个墓室内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在最后走了进去。

    此刻的华雨浓已经将地上的那把剑给捡了起来,她的手都在颤抖,显然是十分激动。

    “呛啷”一声,剑就被她拔了出来。

    剑一出鞘,张禹和铁头他们的目光就全被吸引过去,只见这把剑,光芒不显,朴实无华,剑身之上带有紫色的古朴花纹。这倒和它光鲜的剑鞘成为鲜明的对比。

    如此颜色的剑,倒是让人觉得稀奇。而华雨浓的脸上,却是露出惊讶之色,“咦?”

    瞧她的意思,仿佛是颇感意外。

    “怎么了?”张禹现她脸色不对,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华雨浓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脸色瞬间平复下来。

    她还剑于鞘,说道:“你们分头瞧瞧,看里面都有些什么。对了,不要乱碰什么东西。”

    “好。”汉子们点头,分头查看。

    其实也没啥可查的,墓室就这么大,一眼就能看个明白。几个汉子仍然分头朝周边散开,旋即就听铁头惊呼起来,“这、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