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50章 半块砖头

第150章 半块砖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小子!有点本事呀!”毒蛇狠狠地看着张禹,他的一双眸子就跟毒蛇没有什么区别,散出阴冷的光芒。毒蛇一边说,一边往前走,他舔了舔嘴唇,又接着说道:“你坏了我们的好事,打死我们大哥,今天晚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们死。”

    另外的四个汉子跟着他慢慢朝张禹逼近,他们攥着军刺,都是恶狠狠地瞪着张禹,就好像是要吃人一样。

    张禹也不出声,后背的伤如同钻心一般,左臂之上也在不停地流血,让他根本没有心思跟对方废话。

    正如毒蛇所言,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不过张禹还是有些无奈,这警察的度怎么跟电视里的警匪片一样,难道自己不打完,就一直不出现么。

    他也咬着牙,紧盯着对方。毒蛇给他四个汉子做了个手势,那四个汉子马上分开,呈弧形将张禹围住,然后又慢慢向前。

    一看这个架势,张禹明白了,对方这是要一鼓作气围上来将他砍死。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先制人。

    这帮人以毒蛇马是瞻,张禹也不等对方先出手,他猛地一咬牙,拔腿朝毒蛇冲了过去。

    “呀!”

    张禹大喝一声,手里的军刺刺向毒蛇,毒蛇没有想到,张禹还有种先动手。他也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加上自己这边人多势众,怎能怕了张禹。他提起军刺也迎了上去。

    四个汉子见张禹先动手,呼啸一声,一起朝张禹扑去。

    刚刚在房间里,张禹就算有功夫也施展不开,此刻在路天地里打,效果完全不同。

    双方要是都赤手空拳,估计几下子就能解决,用上兵器,多少却是要费点功夫。毕竟,硬挨一拳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若是硬挨一军刺,谁也受不了。更为重要的是,张禹身上有伤,每动一下,背上就是一阵剧痛,难免也要影响身手。

    即便是这样,张禹凭借着身上的功夫,也先后刺翻了两个。

    毒蛇见自己人先后倒下,而张禹竟是神勇非常,心中不禁有了几分怯意。他心中琢磨,要不要赶紧逃命。

    这一愣神,张禹突然一军刺朝他刺来。等毒蛇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噗”地一声,军刺透入毒蛇的左胸。毒蛇惨叫一声,但这家伙确实够狠,不愧是叫毒蛇。不等张禹将军刺拔出来,他猛地一抬手,将露出的刺刃抓在手中,嘴里叫道:“砍死他!”

    剩下的两个汉子提起军刺朝张禹的两肋扎去,张禹忙撒手放开军刺,身子向后急退。

    不曾想,在他后面不远躺着那个刚刚被张禹扫倒的家伙。这汉子已经缓了过来,只是见张禹神勇,一直装死没起来。现在他见有机可趁,抓起旁边的军刺,一骨碌爬了起来,朝张禹冲去,手中军刺直指张禹的背心。

    “死去吧!”

    张禹在他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动静,脚步一停,当对方靠近,身子向旁一让躲过军刺,左手探出抓住汉子的手腕,就要硬夺他手中的军刺。

    刚刚攻向张禹的两个汉子刺了个空,右边那个动作快,见同伴起来帮忙,几步抢了过去,手中军刺又刺向张禹。左边那个随后跟上,正面刺向张禹的胸口。

    三面受敌,张禹这次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极品斗尊最新章节
。谁料也不知从哪里突然飞过来半块砖头,“砰”地一声,正好砸在右边那汉子的头顶。

    汉子吃痛,动作难免一缓,正面冲过来的汉子也是一愣。张禹现在夺下军刺,向前一挥砍中迎面的汉子,右脚跟着将右边的汉子踹飞出去。最后反手一军刺将左边的汉子刺趴下。

    “呼……”

    一连串的动作,让张禹着实累得不轻,他重重地喘了两口气,转头四下望去。

    汉子们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而在矮墙后面,正有一个少女一脸担心地望着他。

    刚刚那半块砖头好像就是从这个方位丢过来的。

    “你怎么还没走?”张禹问道。

    “我、我……我现在这样子往哪走呀……”萧洁洁结结巴巴地说道。

    因为院里的汉子们都失去了战斗力,张禹放心地走到墙边,萧洁洁的脸上仍是带着紧张之色。当离近再瞧,这丫头下面只有一条白色内裤,身上的衬衫敞开着,露出里面的一对大白兔。

    这才是真材实料,要比夏月婵的靠谱多了。不过现在,张禹当然没心思去研究这个。

    “你没事吧?”二人突然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来。

    萧洁洁的脸一红,低声说道:“我还好,刚刚谢谢你……今天是我……不好……”

    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人道歉,说这话的时候,她有些难为情地垂下头。

    这一低头,随即看到自己露出的肌肤。她的双颊瞬间火热,急忙用双臂抱住胸前。

    张禹也有点尴尬,刚刚看了半天,他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等下警察就来了……要不然,你先穿我的……”

    说完,他转过身去,一边观察着对面,一边将裤子脱了下来。

    “你干什么?”萧洁洁双颊通红,羞臊地叫道。

    “一会你总不能这么见人吧,我是男的,里面穿的大裤衩子,没有事的……”张禹真挚地说道。

    一听到“大裤衩子”四个字,萧洁洁忍不住“噗哧”一下。她的心中又是一阵温暖,同样是男人,汪中书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却舍生忘死的救了她。不仅如此,还关怀备至,担心她的形象不雅,宁愿自己不穿裤子。

    张禹反手将裤子递给萧洁洁,没有回头去看,只是朴实地说道:“穿上吧。”

    “谢谢。”萧洁洁感激地说道。

    她接过之后,也不管张禹的裤子有多老土,快地穿上。就算再土,也比光着强。而且此刻,她也不觉得张禹土了。

    张禹跟着解开衬衫,慢慢地脱下,身子每动一下,他都觉得疼痛难当,忍不住闷哼一声。

    “你……是不是很疼呀?”萧洁洁关心地说道。

    “还好……”张禹说着,已经将衬衫脱下。

    他穿的是蓝色的衬衫,上面血糊糊的,里面是一件白背心,背心都已然被染成了红色。萧洁洁看在眼里,是触目惊心,不由得一阵心疼。

    “穿我的衬衫吧,不过也有些脏了……”张禹将衬衫递给萧洁洁。

    萧洁洁接过,触手黏糊糊,都是血。萧洁洁的眼泪忍不住淌出,哽咽地说道:“不脏……我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