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49章 笨丫头

第149章 笨丫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葛大全已经被张禹打蒙了,见张禹直接点数,他惊慌失措,连忙喊道:“你们快退出去!快退出去!”

    众汉子见老大话,当下就要退出去,可看毒蛇却是一动不动,汉子们便都迟疑起来。

    “二!”张禹又喊了一声。

    这一次,毒蛇倒是退了一步,但是军刺仍在放在汪中书的肩膀上。汪中书是一动也不敢动,身子不住地抖。

    张禹见他退了一步,以为对方怕了,当即又道:“现在把人放了,都给我退出去!”

    “你别开枪,我这就放人……”毒蛇嘴里说着,突然抬起一脚,朝汪中书的背上踹去。

    他刚刚后退一步,正好留出来这么一个空间。汪中书哪里有准备,身子直接向前扑去。

    紧跟着,就听毒蛇喊道:“一起上!砍死他!”

    前面是汪中书,张禹也不能开枪打他,他一咬牙,决定先解决了葛大全。手指立刻扣动扳机,可意外生了,枪没响。

    汉子们一窝蜂的冲过来,葛大全感觉到张禹开枪,自以为死定了,可见张禹没扣动,心中大喜,马上扯起嗓子喊道:“他没开保险,给我砍死他!”

    张禹根本就没玩过枪,哪知道什么是保险呀,电视里都是直接就能射,也没说保险在哪。

    情急之下,他用枪柄狠狠地在葛大全的太阳穴上来了一下,把人打翻在地。是死是活已经轮不到他去管了。

    这档口,汪中书已经扑到面前,张禹抬手抓住他的胳膊,往后一甩,嘴里叫道:“快跑!”

    汪中书的反应极快,借力朝后跑去,张禹的身后还有萧洁洁呢,萧洁洁也知道不好,连忙往后跑。

    后面就是窗户,萧洁洁先一步来到窗口,窗台能有一米多高,可是萧洁洁从来也不锻炼,一时间竟翻不过去。汪中书转眼就到,见萧洁洁堵在窗前,他抬手一推,将正着急的萧洁洁推到一边,他跟着一压窗台,人就跃了出去。

    不愧是骑师,动作确实麻利,再往后是院墙,也就一米六左右的高度,他一借力就翻了过去,没了影子。

    屋里的张禹现在是倒了霉,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枪在手,不会用。

    而对面的人哪能给他机会研究,三把军刺劈头盖脸的砍了过来。

    这若是赤手空拳的打,张禹肯定不惧。即便是在空旷的地方,张禹也可以一战。奈何房间内面积有限,对方都拿着家伙,游动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逃出去。

    他向后倒退一步,转身就要跑,瞥眼间却看到萧洁洁重新回到窗前,笨笨卡卡的将腿往窗户上抬。

    这一幕差点没把张禹急死,旋即左右两侧又抢过来两个汉子,两把军刺同时赶到。现在想躲都来不及,他急忙抬起左臂,架住劈过来的军刺,左腿提起踹在那人的肋部。

    汉子痛呼一声,人直接抛飞出去。

    右边的军刺刺到,张禹的身子向后一收,勉强让过锋刃,他右手的枪柄砸出,正好砸在对方的肩膀上,那汉子吃痛,手里的军刺脱手落地。

    张禹本想捡起军刺,但哪里来得及。后面三把军刺已经
太古神王笔趣阁
刺来,“噗!”“噗!”“噗!”

    他后背剧痛,忙向前猛冲,皮肉与刺刃分开,背上鲜血飙射。张禹根本顾不上疼痛,几步冲到萧洁洁的身后,这丫头还没翻过去,张禹一台手将她掀了出去,身子随即向前一扑,抢出窗外。

    跟着便听“当”“当”“当”三声脆响,三把军刺全砍在窗台之上,若是张禹慢上半步,估计又得挨上三刀。

    张禹一翻身就跳了起来,再看萧洁洁,还没踉跄的起来。他一伸手抓住萧洁洁的手腕,拉着萧洁洁就跑。

    “砍死他!”“别让他跑了!”……

    汉子们一边大喊,一边翻窗跳出,还有从房门冲出去的,反正目标都是张禹。

    张禹跑得快,拉着萧洁洁直奔斜刺里的院墙。因为拆迁的原因,院墙高矮不一,张禹也知道高点的墙萧洁洁根本翻不过去,只能找矮的。

    前面就是一处一米来高的院墙,眼瞧着就来到墙前,不想萧洁洁却突然痛呼一声,人跟着跌倒在地。

    “啊……”

    张禹赶紧拉她,她疼的是呲牙咧嘴,“我、我脚崴了……”

    说这话的时候,萧洁洁的脸上尽是楚楚可怜,眸子中透着祈求之色。她知道,张禹只要抛弃她,现在就能跑掉,谁也拦不住,而她就死定了。后面已经两个汉子追过来,边上还有包抄的。

    “真笨呀!”张禹皱眉,嘴里骂了一句,但还是弯腰将她横抱起来。

    被张禹抱入怀中,萧洁洁感到一阵温暖。自己的正牌男朋友将她推开逃跑,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仇人”竟然舍生忘死的救她。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让她根本说不上来。

    张禹抱着她继续跑,萧洁洁就算不重,也有一百斤,张禹的度明显没有先前快。后面的汉子都是玩命的追,转眼就到。

    “他玛的!”

    一个汉子最先冲上来,手中的军刺狠命的砍向张禹。张禹听到他的脚步声,双臂猛地向前一送,将怀里的萧洁洁朝墙外抛去,嘴里喊道:“快跑!”

    说话的同时,张禹一哈腰,右脚向后踹去,来了个烈马扬蹄。

    “啊……”

    这一脚踹的实在太准,正好勾在汉子的裆部,汉子出杀猪般的嚎叫,身子瘫倒在地,双手紧紧地捂住要害。

    张禹这一顿,又有两个汉子冲了上来。张禹知道,自己要是现在翻墙出去,带着萧洁洁肯定跑不远,倒不如留下和对方周旋。

    他背上的衣服已然被鲜血浸透,但他一咬牙转过身子,面朝向冲过来的两个汉子,顺手将枪别入腰间。这枪自己不会用,但不能落入对方的手中。

    两个汉子见张禹不跑了,军刺直接刺了上去,张禹身子一矮,让过军刺,右腿扫出,一个汉子当场被扫翻在地。张禹顺势左脚撑地,身子又向前一扑,来到另一个汉子的腿前。他右手狠狠一抓,好一招猴子偷桃。

    “啊……”

    这汉子也跌倒在地,捂住裆部,疼的是死去活来。

    张禹就手捡起他的军刺,再次起身的时候,毒蛇带着剩下的四个汉子已经距离他不到五米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