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42章 牛郎

第142章 牛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车上站着的汉子,还有牵牛的汉子都看向张禹。

    若不是张禹是跟蒋雨霖一起来的,估计他们就得问问张禹算老几了。

    说来也怪,那头正在落泪的水牛似乎听懂了张禹的话,竟转头看了过来。

    蒋雨霖说道:“你要它做什么?”

    “我不是骑牛比赛吗?咱们这次来目的就是选牛,我选它了!”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

    对于他来说,骑哪头牛都无所谓,既然能救下这头牛的性命,又何乐而不为。或许这也算是一段缘份。

    “选它比赛,没听到么,这头牛就是因为输的太多,才要被宰掉,你还敢选它,真是不怕输呀!”萧洁洁见张禹选了这头牛,马上嘲讽起来。

    她身边的汪中书笑道:“洁洁,他选哪头牛的结果不都一样?”

    “这倒也是,横竖都是输。”萧洁洁得意地撇了撇嘴。

    旁人也都认同汪中书的话,选哪头牛不一样,根本没有悬念。

    蒋雨霖同样也是这么认为,不过张禹既然选了这头牛,那现在就不能让人牵走了。他指了指牵牛的汉子,说道:“把牛牵过来给他。”

    牵牛的汉子没见过蒋雨霖,赶紧看向站在车上的人,车上的汉子立刻叫道:“蒋先生是老板的儿子,你看我干什么,还不照办!”

    下面的四个汉子哪敢怠慢,立刻把牛牵过去。说来也怪,先前这头水牛必须靠打才能往前走,现在可好,根本就不用打,几步就走了过来。

    汉子本打算把牛牵到蒋雨霖的面前,可是水牛却直接抢到了张禹的面前,用偌大的牛头去磨蹭张禹的胸口,就跟失散多年的狗狗突然遇到主人一般。

    张禹没想到这牛也通人性,伸手抚摸着它的牛头,这让水牛更加欢喜。

    众人都在纳闷,这种场面还真就没见过,难道这牛也知道张禹是它的救命恩人?

    萧洁洁露出一脸的不屑,说道:“牛也选好了,现在轮到我们选马了,等下去赛马场集合,我看你怎么死!”

    说完,她就朝马舍的方向走去。

    汪中书立刻跟上,其他的青年男女们对于牛实在是没啥兴趣,也都跟着走向马舍。蒋雨霖吩咐了车上的汉子两句,表示这件事就不用他操心了,该忙啥忙啥去吧。然后,他就带着华雨浓也朝马舍走去。

    华雨浓的眼睛始终没离开那头牛,似乎也是牛的灵性所吸引,哪怕是跟蒋雨霖走的时候,还多了牛两眼。

    很快,牛棚这边就剩下张禹、聂倩和方彤三个人了。别人去看选马,可她俩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尤其是方彤,心里最是焦急,刚刚人多,她不方便多说话,现在人都走了,她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呀?竟然擅作主张,骑牛哪能跑得过马,那不是纯等着输么!你倒是没什么,别人也不认识你,可是我以后还怎么混呀!”

    说到最后,她露出一脸的委屈。估计这场比赛结束之后,肯定要被圈里人嘲笑,说她是“sb”,要不然哪能找一个用牛和马赛跑的“大sb”。

    “输?你怎么知道一定就会输?”张禹正色地看向方彤。

    张禹严肃起来,脸上都带着自信,这倒是让方彤一愣。方彤随即扁着嘴说
天庭修理工吧
道:“牛怎么可能跑得过马,我就算没见过牛和马比赛,也知道这是常识呀。”

    聂倩则是笑嘻嘻地说道:“张禹,我也觉得不太靠谱,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呀。”

    张禹的本事,聂倩是知道的,但现在用牛和马赛马,她也觉得没有获胜的可能性。见张禹很是自信,所以认为张禹应该是有其他的办法。

    “你们等着瞧吧。”张禹说着,拍了拍牛头,跟着从自己腿上解下来绑着的甲马。

    见张禹的腿上绑着竹板,二女都有点懵,聂倩纳闷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呀?”

    “护腿。”张禹说道。

    “护腿!”……二女更是迷糊,没事绑什么护腿呀。再者说,还没见过竹板做成的护腿,你也不是踢足球的。

    张禹的双腿之上各绑着两副神行马甲,他解下来之后,分别给牛的四条腿绑上。这一幕,更加让二女目瞪口呆。

    他昨天晚上就画好了神行符,印在马甲之上,只要念动真言就能催动神行符,进而催动神行马甲。唯一的变数就是,张禹还没进行过试验,这是第一次用,也不知道是否管用,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绑好之后,张禹轻轻地拍了下牛背,没想到这牛还真知道张禹的心思,直接蹲了下来,露出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张禹轻巧地跨上牛背,嘴里说道:“咱们走。”

    还真别说,这牛可真听话,“哞”了一声,就慢悠悠地站起来朝前走去。

    “我靠!这牛真神了哈,还能听懂人话!”聂倩一下子来了兴趣,快步跟了上去。

    方彤见他俩都走了,也追了过去,嘴里却说,“就算再通人性,它也终究是牛。”

    “你看看你,还没比呢就哭丧个脸,也许就赢了呢。”聂倩嘴里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骑牛的张禹。

    张禹在牛背上悠然自得,就差戴上草帽,哼个小曲了。聂倩觉得有趣,叫道:“张禹哥哥,我还没骑过牛呢,让我上去感受一下呗。”

    “行,你上吧。”张禹直接说道。

    “喂喂喂......牛这么高,我怎么上呀,你不能让它蹲下。”聂倩说道。

    小丫头今天还穿的挺漂亮,一条牛仔短裤,上面是一件牛仔小马甲,如果平视还好说,现在张禹居高临下,只一低头,都能看到里面黑色的胸罩。她脚下穿的是蓝纹的小靴子,若是再戴上帽子,还真有点西部牛仔的味道。

    张禹哈哈一笑,说道:“把手给我。”

    他一弯腰,伸出手去。

    聂倩也是新时代的女生,没有半句二话,就把手伸给张禹。张禹只是一拽,就听“啊”地一声,聂倩就稳稳地坐到了牛背上。不过她不是骑在上面,而是双腿在一侧。

    现自己平稳坐下,聂倩马上来了精神,她坐在张禹的前面,拍了拍牛头,又摸了摸牛角,大水牛也没啥反应,就是慢慢地往前溜达。

    别看是坐在牛背上,但这是第一次乘坐,感觉就跟女吊丝第一次坐奔驰都差不多,无比的激动,无比的新奇。很快就开始手舞足蹈,两条腿乱蹬,特别兴奋。

    方彤见聂倩玩的过瘾,心中却是特别不爽,你们俩玩的倒是高兴了,横竖也没你们什么事,到时候丢人的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