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41章 流泪的牛

第141章 流泪的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方彤见状,自知不能认怂,她狠狠地一咬牙,叫道:“行!你当我怕了你!赌就赌,要是我输了,以后见到你,我就喊你大姐!可你别忘了,要是你输了,可得当众给他洗脚!”

    “没问题!”萧洁洁自信地说道。

    “赶紧开始吧!”“还等什么呀!”“比完之后还得给蒋大哥过生日呢!”“今天生日前的活动挺有趣呀!”......

    众人又鼓噪起来,骑牛对骑马,这可真是从来没见过。

    其中有一个叫李俊森的小子大声喊了起来,“别光他们赌,咱们也赌一下怎么样?押萧洁洁赢的十赔一,押方彤赢的一赔十!有没有下注的!”

    这小子家里也有钱,而且喜欢热闹,有这种比赛,玩一把也不错。

    “行呀,我赌三万洁洁赢!”一个女生马上凑趣。

    “别光说不练,掏钱掏钱!”李俊森又喊道。

    “成!”那女生立刻从包里掏出三十张千元大钞。

    其他的人也都想凑个热闹,谁也不差那几个钱,就是个支持问题。

    而且很显然,萧洁洁那边是赢定了,十赔一虽然少了点,奈何胜率摆在那里。基本上属于稳赚不赔。

    萧洁洁自然也不客气,说道:“小李子,有没有限注呀?”

    平时关系都不错,李俊森的绰号就是小李子。见萧洁洁这么问,李俊森赶紧说道:“大姐,当然限注了,你这要是压多了,我也赔不起呀。我手头就一百万,大伙悠着点压,两边最多差一百万。”

    “那我押三十万自己赢!”萧洁洁马上打开包,签了一张三十万的现金支票。

    方彤见萧洁洁押三十万,当即说道:“我也下三十万!买我赢!”

    说完,她也打开包。不过她家教比较严,没有支票本,倒是有现金,正好三叠千元大钞。

    “彤姐......你押这么多,我恐怕赔不起呀。”李俊森赶紧说道。

    张禹是一赔十,押三十万如果赢了就是三百万,虽然明摆着张禹是输定了,可有言在先,限注一百万。

    萧洁洁倒是哈哈一笑,说道:“小李子你不要怕,押方彤那边的,有多少吃多少。你的钱要是不够赔的,到时候全算我的。姐姐我今天帮你赚一笔!”

    “那我就谢谢大姐了!”李俊森笑呵呵地答应,收了方彤的三十万。

    他倒是挺专业,但凡下注的,都给写个条子。

    站在蒋雨霖身边的华雨浓一直在冷眼旁观,对于这种事,她全当看热闹了。可她意外的现,张禹的脸上带着一抹自信,丝毫没有半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这让她觉得很是有趣,一个人能在明知道比赛中保持这种心态,实在是难得。

    很快,众人都已经下注完毕。押张禹赢的人很少,就是方彤和两个要好的朋友。那两个女生也就是押了一万,算是给方彤捧场了,其他的赌注则是一边倒的押汪中书赢。

    “还有没有下注的了!”李俊森大喊了一嗓子。

    蒋雨霖是无奈的直摇头,这帮活宝真是让人受不了。不过,倒是也挺有趣。

    “我赌
重生之帝国大亨帖吧
他赢!”这时,华雨浓突然来了一句,她的手指向张禹。

    “雅尼拉,你......”蒋雨霖不解地看向华雨浓。心中暗说,这帮人瞎胡闹,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呀。

    “大家这么高兴,我也凑个热闹呗。”说完,华雨浓向后面的跟班一招收,说道:“拿十万块钱给他。”

    跟班马上从包里掏出一叠钞票,过去递给李俊森。

    李俊森皱了皱眉,看向蒋雨霖。

    蒋雨霖哈哈一笑,说道:“就是个游戏,你既然坐庄,那就先收下吧。”

    当然,这种热闹,他是不会凑的。

    随后众人前往牛棚,赛马对大伙来说不新鲜,所以汪中书选马的事儿,等会再说,大伙都想看看,张禹会选一头什么样的牛。

    跑马场的占地面积很大,除了赛马,还能打高尔夫球,在后面的区域是一个斗牛场,其实也不光是斗牛,有的时候还有斗狗什么的。这种比赛,势必都是要涉及到赌钱的,蒋家也是这里最大的庄家。

    在赛马场和斗牛场之间的区域是马棚和牛棚、狗舍,别看都在一个区域,其实相隔着一段距离,中间还有墙壁阻隔。

    他们来到牛棚的所在,这里一共养着三十多头牛,每头牛都有一间独立的牛舍,也是担心牛和牛之间打起来。

    除了野牛之外,一般的牛都比较温顺,这里大多是水牛,体格一个比一个壮实。

    在前面的牛栏前,停着一辆卡车,众人往那边走,跟着便听到牛栏内响起一个人的叫骂声,“快点出去!装什么死!”

    “啪!”“啪!”“啪!”……接着又是一连串的鞭打声。

    张禹、蒋雨霖等人很快走到这个牛栏前,见里面正有四个人围着一头不是很壮的水牛。两个人用绳子拴住牛角,使劲往外拉,还有一个拿着皮鞭抽打牛屁股。

    水牛似乎不想出去,可架不住鞭打与疼痛,只能慢慢地走出牛栏。张禹看着水牛,突然现,这水牛的眼眶之中淌出眼泪。

    张禹知道,牛是轻易不流眼泪的,只有在将死之时放会落泪,难道说这头牛不想出来是自知将死。张禹好奇地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不仅仅是他,其实的人也都不解。

    蒋雨霖虽是少东家,却也不经常来,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他指向站在卡车上的汉子,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蒋先生……”那汉子是负责管理牛棚的,他赶紧说道:“我们是要把这头牛送去屠宰。”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送去宰了?”蒋雨霖问道。

    “您可能不知道,斗牛场这边有规矩,但凡连输五次的牛,那就要送去屠宰。”汉子说道。

    “哦,我知道了。”蒋雨霖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众人现在也都明白,原来这头牛要被送去杀掉。对于一头牛,他们是怜悯之心的,输了就死,也很正常。

    被拽出来的这头牛,体格并没有先前见到的那几头壮实,跟那些牛斗,肯定是要失败的。

    然而张禹看着那牛落泪,心中不禁有了恻隐之心,他连忙说道:“等等!我要这头牛了!”